6.0

2022-08-30发布:

与君歌:先帝计划在朝露之变的时候立下遗诏,要传位给齐宸

精彩内容:

劇情關鍵字:程若魚 齊焱 鞍王

Hi,大家好,最近電視劇《與君歌》正在熱播,有不少網友這樣評論:

看到現在一臉黑人問號莫名其妙 男主能正眼看人嗎女主能別這麽自來熟嗎(我媽在我旁邊:他這是皇上?

男主小雞身材,身形和女演員差不了多少,毫無帝王之氣,還總是用下目線看人,可能想演出漫不經心,實則勝券在握之感,奈何演技太差,脂粉氣太重,像個公公。

其實無論大家怎麽評價,我們都要認同演員和幕後工作者的辛苦付出,如果沒有他們,那麽我們就不可能看到這樣的影視劇。

事實上,這部劇還是很精彩的,在最近的劇情中,程若魚跟著醉酒的刺客來到一處大宅子,那是王揚的舊宅,牆上挂著將棋營的牌子,程若魚斷定這是將棋營的老巢。

程若魚看到蒙面黑衣人再次出現在那裏,認出他是去鄭府的人,黑衣人扒開屋頂的瓦片往下看,程若魚小聲制止他,趁機把他的手臂紮傷,黑衣人不想戀戰,趁機慌忙逃走。

程若魚從屋頂縫隙裏看到鞍王被囚禁于此,她心裏大惑不解,鞍王渾身疼痛,仇子梁派人給他送來湯藥,逼他當場喝下去。

鞍王疼得大呼小叫,程若魚想去救鞍王,又擔心齊焱把她趕走,程若魚不想見死不救,最後還是進去救出鞍王。

程若魚攙著鞍王離開,迎面碰上仇煙織,仇煙織帶他們倆來到後院的密道,答應只能放走一個人,程若魚決定留下來,讓她放鞍王離開。

仇煙織考慮再叁,決定放他們倆一起逃走。高平目睹這一幕,一針見血指出仇煙織心狠手辣,竟然讓程若魚走上一條不歸路。

高平沒有查出銀針上的毒出自何處,只是查出銀針是鄭祿生前專門打造爲先帝針灸的,仇煙織認爲有人故意栽贓給鄭家。程若魚把鞍王安頓好。

請程兮爲他診治,特意隱瞞了仇煙織從密道放他們走的環節,程兮得知鞍王被囚禁在王揚舊宅,嚇得目瞪口呆,好在程若魚忘記了以前的事。

程兮把事情經過捋了一遍,覺得程若魚救人太容易了,懷疑這是陷阱,決定馬上把鞍王轉移。

程兮考慮再叁,決定把鞍王送到隱居山中的珖王齊宸那裏,程若魚一眼就認出齊宸是當年從死人堆裏救出她的恩公。

齊宸是先帝的弟弟,也就是齊焱的叔父,他很願意收留鞍王。仇子梁接到密保,得知程兮把鞍王送到齊宸那裏。

沒等他做出反應,齊宸就派人給他送信,請求收留鞍王。

仇子梁曾經下過死命令,這輩子不動藩王,朋黨和珖王齊宸,沒想到齊宸竟然要收留鞍王,仇子梁把仇煙織叫來。

仇煙織解釋她放走程若魚和鞍王是想讓他們去找齊焱求助,如果齊焱收留鞍王,就說明齊焱對仇子梁有二心。

可沒想到程兮去找了齊宸。原來,先帝計劃朝露之變的時候立下遺诏,要傳位給齊宸,仇子梁逼先帝修改遺诏立齊焱。

之前的遺诏就此遺失,仇子梁擔心藩王和朋黨找到當年的遺诏擁立齊宸,所以成立了將棋營,他還把齊宸緊緊握在手心裏。

而且留著齊宸也能牽制齊焱,仇煙織得知其中原委,連連向仇子梁認錯。

齊焱來齊宸的住處看望鞍王,迎面碰上程若魚和程兮,程若魚很意外,鞍王依舊昏迷不醒,齊焱擔心仇子梁不會善罷甘休。

就像當年仇子梁給齊宸下毒一樣,程若魚才意識到自己又犯錯了,連連向齊焱賠罪,齊焱根本不買賬,狠狠教訓她一頓。

齊宸一眼就看出齊焱想讓程若魚從此事中脫身,只是程若魚不明白他的一片苦心。

齊宸發現齊焱手臂受傷,趕忙幫他包紮,猜到他是去救鞍王的時候被程若魚刺傷,齊焱只好承認,齊宸勸齊焱重用程若魚。

齊焱認爲她有勇無謀會壞事,齊宸卻覺得程若魚有俠義之心,關鍵時刻能替齊焱擋刀。

仇煙織接到密報,得知當年紫衣局出來的叁個姑娘都在蔡氏酒肆出現過,其中一個叫玉娘的姑娘被地痞割喉。

可地痞不久也失足落水而死,仇煙織還查到紫衣局出來的姑娘進了玉真坊。仇煙織派人去蔡氏酒肆抓走了蔡嬸,程若魚決定去找程兮求助。

因爲沒有令牌侍衛不讓她進宮,程若魚就跳牆而入,正好被齊焱看到,齊焱偷偷跟蹤她來到紫衣局。

麗榮得知嫂子被抓,趕忙來向程兮彙報,程兮痛定思痛,決定讓蔡嬸以死明志,以保住他們八年來苦苦磨練的九百個精銳之師。程若魚來到門外。

隱約聽到程兮和麗榮的談話,她剛想沖進去,被蒙面的齊焱攔住,兩個人大打出手,程兮聞訊出來,齊焱趁機溜走。

程若魚沒有看到蒙面的齊焱,只是覺得他就是出現在鄭府和王揚舊宅的人。

有人連夜闖進牢房,給蔡嬸餵下毒藥,結果被仇煙織的密探發現,仇煙織得知此事,猜到這是程兮派人所爲。

仇煙織分析還有第叁個人,他先利用阿妩引出紫衣局,然後再在蔡氏酒肆行刺齊焱,此人就想看到紫衣局和將棋營對立,好坐收魚翁之利,仇煙織決定引出這個幕後之人。

好了,本集劇情就講到這裏,如果大家喜歡這部劇就多多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