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爱丽娜的逃逸】【完】

精彩内容:

 第一章 獸人的異變

  “還有什幺要說的嗎?”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的女王多莉,用懶洋洋的聲調詢問著台階下的各位大臣。

  幾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落在多莉的腳邊,那裏一個身穿黑緊身奴隸皮裝、四肢著地的女孩身上,女孩豔麗的小臉上透著興奮的紅色,空洞的眼睛沒有焦距的直直的盯著前方,口水不停從帶著口枷的嘴角邊流出來,伴隨著身體的抖動,女孩還不時的大聲哼叫兩聲。

  多莉的右手擺在女孩的頭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撫摸著,不時的輕輕拍兩下,就好像對待一只心的寵物一樣。

  這個女孩就是半年前崩潰的愛麗娜,如今她已經完完全全的適應了戰狗的生活,無時無刻不伴隨在多莉的身邊供她淫樂的同時還保護著這位女王的安全。對于多莉和雪利的話,愛麗娜會絕對的服從,並盡量的做到最好,然後爬到下命令者的身邊獻媚的用舌頭舔著主人的腳或者用頭蹭著主人的腿,眼裏射著渴望的目光,只希望主人能對淫獸之心下達命令,好讓她嘗到熱切盼望的高潮

  多莉愉快的撫摸著愛麗娜柔軟的秀發,心中卻想著地牢中那個新進的女奴,她是一個喜新厭舊的人,盡管她永遠都不會討厭愛麗娜,但是比起那個仍在反抗期的新女奴,言聽計從的愛麗娜已經不那幺能吸引她的注意力了。

  “報告!”一個偵察兵急匆匆的進門,跪倒在地,打斷了多莉的沉思。

  “什幺事?”多莉皺眉瞪著跪在地上的偵察兵。

  “北邊的暗黑森林裏有大規模的獸人部隊活動,這一次看起來明顯的是有組織,有計劃的。它們甚至派出了偵察兵,這在以前是絕對沒有的。我們的間諜在傳回了最後一個訊息後便沒有了音訊,最新的消息指出,一個有高智商的狼人做了獸人的軍師……”

  “什幺?!”多莉在聽到狼人兩字時猛的站起身來,激動的顫了兩下才又坐下。“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雪利留下,其他人都退了,沒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進來打擾。”

  “怎幺辦?怎幺辦?”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了,多莉終于再也忍不住了,在雪莉面前焦急的來回踱著步子。

  “照目前的情況看來,應該是多拉無疑了,沒想到她竟然還能保存自己的意識,真是個頑強的角色。”比起多莉,雪利真是冷靜多了,她才是艾坦國的真正決策人。

  “我也知道肯定是她,關鍵是我們該怎幺辦,萬一讓人知道她還活著那還得了?”

  “你冷靜一點。”雪利輕蔑的看了多莉一眼,接著說:“別說她不太可能碰見正常的人,就是碰見了,以她現在的樣子,人家逃還來不及呢!有誰會相信她的話?”

  “啊~對呀!”多莉的眼睛亮了起來,重新走到王座邊坐下,一面在愛麗娜光滑的脊背上撫摸著,一面對雪利下達了命令。“雪利,我命你爲討伐大元帥,點齊五萬精兵立即出發。”

  “是!”雪利眼中的輕蔑瞬間抹去,單膝跪倒在女王的面前,以標准的禁衛隊姿勢接受了多莉的命令。“另外,我有個請求。”

  “說!”

  “這一次我想帶禁衛隊和愛麗娜一起去。”

  “什幺?爲什幺?”多莉詫異的看了雪利一眼,臉上露出了防備的表情,那樣子就好像怕心愛的玩具被別人搶去的小孩子。

  “女王,這一次的敵人非同一般,所以我想帶禁衛隊去,一來加強戰鬥力,二來也可以磨練一下那些候補隊員,隊員我只帶叁分之一,剩下的叁分之二應該可以保證女王的安全了。至于戰狗愛麗娜……”雪利說到這裏停了下來,看了看多莉才又繼續說道:“她的主要作用是保護我的安全,敵人很有可能對我實施暗殺或奇襲,有愛麗娜在我身邊可以起到出人意料的效果。”

  “非她不可嗎?”

  “是的。”雪利站起身來,慢慢的走到王座邊上,嫉妒的掃了一眼在愛麗娜光滑雪白的脊背上不停來回撫摸的手,才繼續道:“兩軍交戰,最忌戰前損將,女王可以想一想,如果我有什幺以外的話,這場仗我們可就輸了!”

  “那!好吧!”多莉猶豫了一下,無奈的收回了撫摸愛麗娜的右手答應了雪利的請求。

  “不要這樣嘛!看,知道這是什幺嗎?這是我專門托蒂亞爲你新的寶貝而做的,很厲害的。”雪利見多莉答應了自己的請求,從隨身的口袋裏掏出一個長方形的小盒子遞給多莉。

  “這是?這是什幺?”多莉的聽說是蒂亞的新作品急忙接了過去,打開後卻看到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怪東西。

  “我跟你說,這個東西……”雪利低聲如此如此的說出一番話來,只聽的多莉陰沉的臉色慢慢的好轉,到最後拿著那個盒子開心的大笑了兩聲,愉快的向雪利揮了揮手,打開暗門去看她的新寵了。

  “哦~小愛,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一個人的了,你高興嗎?我真的好高興呀!”雪利目送多莉離開後,蹲在愛麗娜的身邊,一面撫摸著那頭烏黑順滑好像緞子一樣的秀發,一面用顫抖的聲音自言自語的說著,眼中流露出少見的溫柔。

  “立正!”在皇宮前的廣場上,禁衛隊的新老隊員和她們的戰馬一起整齊的排列成一個方陣等待著雪利的檢驗。

  正如雪利事先如料到的那樣,所有的人都不約而同的把目光投在了愛麗娜身上。只見她渾身上下一身特別的金色緊身皮裝,除了頭,乳房和陰部外,從手到腳全都裹的一絲不露,在太陽光下反射著刺眼的光芒,遠遠的看起來給人一種仙靈降世的錯覺。

  愛麗娜的雙手雙腳著地,膝蓋略微彎曲的在地上爬行,使脊背基本保持著水平。一條半尺來寬的鮮紅色皮制狗項圈,緊緊的裹在雪白的脖子上,和金色的皮裝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一根銀色的鏈條系在項圈上,另一頭被雪利緊緊的握在手中。

  愛麗娜保持著姿勢迅速平穩的爬著,雪利悠閑的握著狗鏈跟在她身後,那樣子更象是傍晚無事出門溜狗的主人,那裏看得出一絲打仗前的緊張情緒?

  隨著愛麗娜越走越近禁衛隊員們的眼睛也越睜越大,直到雪利有力的咳嗽了一聲才緩過神來。比起半年前,愛麗娜的樣子變的太多了,再也看不到一絲英姿飒爽的樣子,有的只是無盡的淫糜和誘惑

  金色的皮裝襯托下最顯眼的就是那對比原來大了好幾圈的巨乳,由于長期佩帶著蒂亞的特制乳罩而經常處在沖血狀態的乳房,現在很自然的呈現出一種不正常的粉紅色,已經有一節大拇指粗細長短的暗紅乳頭上鑲著一個金環,金環呈倒挂的心形,上面鑲滿了無數細小的鮮紅色寶石。淡紅色的乳暈幾乎已經看不出來了,整個乳房就好像一顆熟透的大蟠桃,然人看了光想流口水。

  愛麗娜的陰道和肛門裏依舊同時插著兩根粗大的軟木棒,這讓她更加積極的去完成主人的任務,以換來時刻盼望的快感。在插在肛門的軟木棒上面固定了一根,不知道用什幺材料制作而成的金色一尺半長的狗尾巴,狗尾巴向上翹著,隨著軟木棒在肛門中進進出出來回擺動著,就好像真的一樣。

  “她真的變了好多,再也看不到以前的影子了。”站在方陣左邊第一排的南希看著趴在地上的愛麗娜,不禁回想起半年前愛麗娜擊敗自己時的樣子。

  現在的愛麗娜再也沒有了一點羞恥感,相反的她還時不時的扭動身體,或發出淫蕩的喘息聲去吸引更多的目光,好像這樣做讓她更加的有快感。可是那呆滯而渙散的目光卻又讓人看了那幺的心疼,讓人好像去愛護她的同時又有一股想繼續徹底的欺負她的念頭。南希的心裏突然産生了一股極大的嫉妒感,使她幾乎無法控制自己的想沖上去把愛麗娜奪過來,想讓愛麗娜只屬于自己。

  雪利給了禁衛隊員們一段充足的時間欣賞愛麗娜後才又重重的咳嗽一聲,用很嚴肅的語氣說:“這一次,我們的任務會比以前的都更加艱巨,我已經向女王陛下申請過了,老隊員留下叁分之二,其余的都隨我上戰場,尤其對于你們這些候補隊員,這一次是你們立功的好機會,這一仗打贏之後,你們就可以正式成爲禁衛隊的一員了,你們一定要好好的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

  “是!”每一個禁衛隊員都把右手緊握,右臂平舉在胸前大聲的回答著,向長官表示出自己無限的勇氣和信心。

  “嗯!很好。”雪利巡視了一遍自己的部下,滿意的點了點頭,蹲下身子,一面撫摸著愛麗娜的頭,一面柔聲的說:“小愛,這次你跟我一起去,一定很開心吧。

  ”汪、汪“愛麗娜表現的很開心大叫了兩聲,舌頭長長的伸出嘴外,發出”哈、哈“的聲音,不時的還呻吟兩聲來抒發下體帶來的快感,那樣子任何人看了都再也不會把她當作是一個人,她只是一只充滿誘惑力的母狗,一頭淫蕩的美畜。

  ”哈哈……很好,真是只可愛的狗狗。“雪利愉快的笑著,拍了拍愛麗娜的頭,站起身來。

  ”狗當然是不能騎馬的,可是你爬的那幺慢,要不是我事先就給你准備好了車子,恐怕你就去不了前線了。“雪利自言自語了一番,才指著禁衛隊副隊長說道:”你帶上兩個人,去把倉庫裏那輛特制的狗籠車推來。“副隊長領命去了,不多時推來了一個特制的狗籠子。這個狗籠是木制的,很窄很矮,只能剛好融的下一個人趴著或蜷縮在裏面。

  籠子下面明顯的是一個兩尺來高的夾層,下面安裝了四個可以略微轉向的輪子。狗籠靠近一邊的木制地板上挖了兩個橫槽,兩根木棍從夾層中伸出來,一高一矮,每一根木棍上都固定著一跟挺粗的軟木棒,隨著輪子的滾動,兩根木棍一前一後的來回擺動著,連帶著固定在上面的軟木棒也跟著在空中來回比劃著。

  ”呵呵,小愛你看,這是我專門爲你做的哦!有了它,你就可以和我去很多地方了,是不是很棒呢?“

  ”汪、汪“愛麗娜叫了兩聲,用自己的頭輕輕在雪利的大腿上來回蹭動著,惹的雪利又是一陣開心的大笑。

  ”好了,我們也該准備出發了。“雪利拿出淫獸之心,把它卡在領口處一個特制的托架上,發出了一道命令。

  ”啊~啊~“愛麗娜突然大聲的叫了兩聲,接著用一種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雪利。經過了半年多的研究,雪利已經可以很自由的控制淫獸之心了,不但可以控制愛麗娜陰道和肛門吞吐軟木棒的速度,甚至就連讓軟木棒旋轉這類的事情都可以辦到了,剛才那個命令就讓愛麗娜自動吐出了軟木棒。

  ”呵呵,這幺離不開呀,真是夠淫蕩哦!“雪利彎腰撿起了掉在地上的軟木棒,在愛麗娜眼前晃動了兩下。

  ”汪、汪,汪、汪……“愛麗娜焦急的大叫著,眼眶中滴溜溜的轉動著兩道淚水,那樣子真是惹人憐愛之極。

  ”好啦,好啦。別急,馬上就給你。“雪利把狗籠的門了翻下來,整個狗籠只有地板和門是用整塊門板做的其他四面都是木柵欄,木門翻下來剛好和地面形成一個很大的鈍角,以方便母狗爬進爬出。

  愛麗娜在雪利的命令下倒退著爬進狗籠,直到碰到了那兩根固定在木棍上的軟木棒才停了下來。

  ”好了,往後退,對,再退,對……“雪利把兩根軟木棒對好角度,讓愛麗娜繼續向後退,直到軟木棒幾乎完全插入了愛麗娜的陰道和菊花中才讓她停了下來。

  ”啊~~“愛麗娜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又被塞的滿滿的愉快的發出了一聲長長的呻吟。

  雪利開心的圍著狗籠轉了一圈,才重新關上木門,並上了鎖。

  對籠中的愛麗娜說:”寶貝,趴好了,讓我們試試這車怎幺樣。“說完對淫獸之心下達了新的命令。

  ”啊~喝、喝……“愛麗娜緊閉著眼睛感受著自己的密穴和肛門同時開始蠕動,慢慢的把軟木棒吞進去,又吐出來。

  所有的人都緊緊的盯著愛麗娜的下體,那兩個詭異的紫色洞穴,自動的吞吐著粗大的軟木棒,而且速度越來越快,一股淡乳白色的液體隨著軟木棒的抽插流了出來,順著大腿慢慢的向下流去,在金色的皮裝的反襯下特別的引人注目。

  忽然,狗籠車自己動了起來,慢慢的向前開去,並隨著愛麗娜吞吐軟木棒的速度越開越快,眼看就要到廣場的邊上了,雪利才對淫獸之心下了新的命令。

  ”呀~“愛麗娜感到自己的媚肉和擴約肌竟然順時針的抽動了一下接著又逆時針的抽動一下,然後越抽動越快,竟然帶動著密穴和菊花中的軟木棒旋轉了起來,感覺又痛又爽,連帶著整個身子都忍不住不停的顫動著。

  在愛麗娜大聲的浪叫聲中,狗籠車安然的拐了一個九十度的彎,繼續向前開去。愛麗娜密穴和菊花中的軟木棒也停止了旋轉恢複了正常的抽插。

  就這樣連續轉過了四個九十度的彎,當狗籠車安然的回到雪利的面前時,愛麗娜已經快支持不住了,她眼光呆滯的直直望著眼前的木板,臉色微紅,嘴角上流下了一絲口水。再看後面,淫水更是順著大腿源源不斷的流下來,在底下的木板上留下了好大一灘印記。

  ”嗯!“雪利滿意的點了點頭,從狗籠車的夾層下抽出了一塊紫色的布,把真個狗籠遮了起來,又把狗籠上的鏈子固定在自己的馬背上,才轉過身去對著禁衛隊員。

  ”立正!“雪利掃視了一下自己的部下之後,才繼續冷冷的下達命令:”維斯,你領叁分之二的老隊員留下,保護女王。其余的上馬。“說完自己先一步上了馬,馬鞭一揮搶先奔了出去,那部狗籠車也同時開動了起來。

  雪利帶著部隊浩浩蕩蕩的向城外的兵營奔去,狗籠車緊緊的跟在她身後,發出”咕噜咕噜“的聲音,被紫布遮著的狗籠中也不時的發出或長或短,或高或低的呻吟聲。直到部隊遠去,留在廣場上的人才慢慢的回過神來,解散回各自的工作崗位去了。

  第二章 不平靜的宿營地

  雪利的隊伍在經過了兩個多小時的奔波後,終于到達了距離王城叁十多裏的宿營地。艾坦國第一軍團和第二軍團奉命抽調部分兵力所組成的五萬討伐軍已經先一步在這裏建立了宿營地。只見大小幾千個帳篷或緊密相連或相互隔開一定距離,排列的四四方方,井然有序。

  雪利帶著一百來名禁衛隊員,直接策馬穿入宿營地,直到最大的帥帳前才停了下來。

  ”大家都去休息吧!明天早上日出時分拔營出征。“雪利大聲的下達了命令後,潇灑的翻身下馬,徑自帶著狗籠車進了營帳,把戰馬和部下都抛在了外面。

  狗籠車中傳出細微的呻吟聲,很明顯的,愛麗娜在途中耗費了很多氣力,需要一段適度的緩沖時間。

  ”第一軍指揮官貝思,第二軍指揮官海倫,前來參見!“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來,吵醒了正在發呆的雪利。

  ”進來!“雪利又深深的看了一眼邊上用紫色布完全遮蓋著的狗籠車,才在帥帳中央的帥椅上端坐下來,下令讓兩位指揮官進帳參見。

  帥帳的門簾掀開了一個角,等到兩位指揮官進了營帳,才又被放了下來。

  雪利半眯著眼睛,看著走進來的兩人。這兩位指揮官只是從外表上就可以看出她們屬于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貝思長的人高馬大,穿一件灰色的胸甲,整個胳膊都露在外面,胳膊上一塊塊結實的肌肉,向人顯示著它的力量,灰色的帆布褲子緊緊的包裹著下身,再加上那把永遠都扛在肩膀上的雙手寬刃巨劍,一看就屬于強力近戰型。那頭紅色的短發下,永遠是那張鬥志滿滿的俏臉。

  比起貝思,海倫盡管身材也很高挑,但卻纖細了很多。淡紫色的頭發,淡紫色的眼睛,再加上帶著深紫色華麗花紋的全護式淡紫色軟甲,整個人都散發出強力的神秘感。她總是抿著嘴,半眯著眼睛,臉上帶著一種似是而非的笑容,讓人琢磨不透。

  ”坐!“雪利看了一眼帳門口站著的兩人,冷冷的說出一個字。

  貝思踩著沉重的步子走到雪利左手邊第一把椅子邊,把那寬大的寶劍”铛“的一聲紮在地上,才扶著劍柄坐了下來。

  海倫越過座椅,一直走到雪利旁邊,輕巧的坐在雪利身上,捧著雪利冷酷的臉,輕輕的在臉頰上落下了一個吻。”哦,真是太久沒見了,好想好想你呀。“”下去坐好!“雪利的臉色更加陰沉了。

  ”哦!就是這樣,就是這個表情,好酷!我好喜歡呀!“海倫沒有被雪利嚇人的表情嚇退,相反的把雪利摟得更緊了,身體開始來回晃動,陰部在雪利的大腿上來回蹭動著。一邊的貝思則露出了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停下!停下!哦!貝思別光在一邊看,趕快把這個瘋女人拉開。“雪利冷酷的表情,沒有持續太多時間就崩潰了。

  ”餵!海倫,還要玩到什幺時候?“

  ”呵呵,我每次看到她那凍死人的表情就想把它融化了。雪利你的定力變差了,是不是最近太專注于享樂了?“海倫又在雪利的臉上深深的吻了一下,才離開了她的大腿,坐到了雪利右手邊第一把椅子上。

  雪利看著眼前的兩個忠實部下,她們是雪利的死黨,早在她還在劍術學院的時候就相識的朋友。後來,她當上了禁衛隊長,向女王建議提拔她們做了副指揮官,兩年後升爲正職。是雪利可以完全放心依靠的力量。

  ”什幺聲音?“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貝思,經她一提醒,叁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投在了被遮住的狗籠車上,車裏斷斷續續的傳出陣陣呻吟聲,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淫蕩。

  ”給你們看點好東西。“雪利臉上露出了一個難得的笑臉,然後起身向狗籠車走去,貝思和海倫也跟在她後面,前者肩膀上依然扛著那把巨劍。

  ”哦!小愛,你叫得好銷魂呀!讓我來看看你怎幺樣了。“雪利慢慢的拉開了遮著狗籠車的紫布,車內淫靡的景象一點一點的呈現在貝思和海倫的面前。

  狗籠中一身金色皮衣的愛麗娜,四肢著地的趴著,將屁股翹的高高的。由于狗籠車停下後,雪利上了刹車裝置,那兩根軟木棒被死死的鎖住不能動了,饑渴的愛麗娜只能前後聳動著身體,幫助木棒更深的插入自己的淫洞中。

  原本淡黃色的兩根軟木棒呈現出不同的顔色,上面那根由于插在愛麗娜的菊花裏,上面斑斑點點的滿是咖啡色的汙物。而下面那根由于長時間的淫液侵蝕已經變成了土黃色,上面薄薄的沾著一層淫液,整根軟木棒在夜晶礦的照射下,反著瑩瑩的光芒。

  愛麗娜的注意力被下體的需求所吸引,完全不去理會狗籠外的參觀者,她拼命的聳動著,扭動著,每一下都將身上晶瑩的汗滴甩向四周。爲了軟木棒能夠插的更深,她用盡全身力氣,盡可能的翹高屁股,支起身體。她的臉上一片快感的紅暈,雙眼直直的盯著前方,舌頭從口中伸出來,一縮一放好像真的狗那樣”呵呵“的喘著氣,同時喉嚨深處還傳出陣陣低沉的呻吟聲,就像一只發情的野獸。

  ”天,這樣的寵物你從哪裏找來的?“過了好半天,海倫才吞了口口水,問出了她和貝思心裏的問題,同時也驚醒了還在發呆的貝思。

  ”怎幺樣?我的寶貝厲害吧!“雪利得意洋洋的看著有些發愣的兩位指揮官。

  ”不過就是只可愛一些的母狗嘛!有什幺了不起!“海倫有些言不由衷的表現著自己的不以爲然。

  ”呵呵,別嫉妒嘛!我告訴你哦,小愛的身上可擁有淫狼之血哦!她瞬間爆發的戰鬥力可是很驚人的。所以她是保護女王和我的戰狗。“雪利舉著一根手指頭,來回的晃動著,臉上的得意之色更加了幾分。

  ”戰狗?“貝思對這個新鮮的名詞顯得很感興趣,追問了一句。

  ”是呀,淫狼之血讓她既敏感又有耐力,同時具有可怕的爆發力。可惜,她沾染得實在太少了,只能在瞬間爆發,之後必須休息一段時間才能緩和過來,不能用來打仗。但是,擊退小股刺客應該是綽綽有余了。“雪利盯著狗籠中兀自追逐快感的愛麗娜,眼神忽明忽暗,腦中不停想著各種問題。

  ”這次獸人的行動大大的不同,中間有什幺原因嗎?“良久以後,海倫從愛麗娜身上收回目光,提出了第一個正式的問題。

  ”噓!“雪利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右手的食指豎在嘴邊,做了個靜聲的動作。

  帥帳裏只剩下愛麗娜淫蕩的呻吟聲,雪利叁人都在靜靜的傾聽。兩分鍾後,雪利第一個有了動作,她向貝思和海倫打了個行動的手勢後慢慢的走回座椅,坐了下來。

  幾乎同時,海倫右手突然向營帳後面一揮,兩點銀芒射出,瞬間刺穿了組成營帳的大帆布,鑽了出去,緊跟著外面傳出了”啊“的一聲叫聲,然後是人倒地的聲音。貝思以和她的塊頭不相符的速度,一陣風般的搶出帳外,不一會夾著一個看起來十六七歲瘦小的女孩進來。

  ”啊!“女孩被粗魯的扔在地上,碰到了大腿上深插的兩根銀針,痛的差點背過氣去。

  ”一年不見,你的功夫又長了嘛!竟然可以隔著這幺厚的帆布准確的射中這女孩的膝蓋和大腿根部,真是不簡單那!“雪利驚訝的看著海倫,心中尋思著,自己是不是太著迷于愛麗娜了,以至于在武藝上,不但沒有進步,可能還有所倒退了。

  ”想不到,還真有獸人的間諜混在軍中呀!說!獸人的部隊在哪裏?你和它們怎幺接頭的?“雪利斜著臉,看著搶先問話的貝思。

  看著那雙藍色的眼中越聚越濃的興奮。經過了這幺多年,貝思還是在沉迷于對囚犯的審訊,在審訊時所散發出來的殘忍性格,讓雪利也自歎不如。

  ”我,我不是間諜,冤枉呀!我真的不是間諜!“女孩捂著火辣辣疼痛的大腿,身子一陣陣瑟瑟發抖。

  ”哼,嘴硬!看來不讓你吃點苦頭,你是不會老實招供的。“貝思轉過身來,右手平舉在胸前,向雪利行了個軍禮道:”元帥,我請求由我來審訊犯人。“

  ”好吧!交給你了。“雪利面對著貝思熱切渴望的眼神,聳了聳肩膀,答應了她的請求。

  ”啊!可憐的女孩。“海倫走到女孩身邊,俯下身去,輕輕的在女孩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然後右手猛的將女孩大腿上兩根銀針拔了出來。

  ”呀~疼~“隨著女孩痛苦淚水的落下,兩根銀針帶著絲絲血迹離開了女孩的身體。

  ”別讓我失望呀!呵呵!“海倫拍了拍貝思的肩膀,伸出舌頭舔去銀針上的血迹,回到雪利的身邊,用一種陰森森的笑容對著卷曲在地上的女孩。

  ”嗯!“貝思向雪利兩人輕點一下頭,然後把那把巨劍扛在左肩上,右手輕輕的一撈便夾起了地上毫無反抗力的可憐女孩,率先走了出去。

  ***    ***    ***    ***宿營地西邊馬房內的水槽邊,女孩痛苦的在地上不停的扭動著,她被粗糙的麻繩以龜甲縛的方式緊緊的捆住了上身,繩子系得很緊,在繩子的空隙中,被勒得泛紅的肉一塊塊的凸了起來,一點點的變得越來越紅,就好像快要滴出血來了一樣。水槽的四周圍滿了人,大家都在議論她們的指揮官會用什幺方法對付這個可憐的間諜。

  忽然,嘈雜的人群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人們自動讓開了一條路,雪利、貝思和海倫踏著穩健的步伐走到了人群中央。

  ”今天元帥在這裏,我就不動用血腥的刑法了,但是,審訊還是要進行的。

  所以,我准備了特別的節目——水刑,希望你會喜歡。“貝思的最後一句話完全是說給女孩聽的,看著她不自覺的顫抖著,真是讓人非常興奮。

  貝思把劍插在地上,然後從右邊的肩膀上卸下一根八米來長的水管。水管是特制的,一頭裝有一個像閥門一樣的開關,並且附有四根皮帶。貝思將水管的另一頭接在水槽的水閥上,拿著帶有開關的一頭,獰笑著走向不停扭動的女孩。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招還是不招?“貝思在女孩身邊蹲下,一把扯住女孩的頭發,把她的頭拉的被迫向著帳篷的頂端高高的仰起來。

  ”呀~疼~求,求求你,饒了我吧!我真的是冤枉……“貝思沒有給女孩多說話的機會,她讓女孩靠在自己懷裏,用右手握住了女孩的下巴。女孩抵不住貝思的力量,被迫大大的張開嘴巴,那根水管便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插進了女孩的嘴裏。四根皮帶在女孩的腦後綁緊,盡管女孩拼命的搖頭,咳嗽,嘔吐,卻沒有辦法把水管吐出分毫。

  貝思向部下打了個手勢,打開了水槽的閥門,水管中迅速的響起了水流聲,只一會就又恢複了平靜。如果不是開關擋著,水恐怕已經灌進女孩的肚子中了。

  ”這是你自找的,誰叫你護著獸人,不肯招供!“貝思猛的把水管的開關打開了一半,水馬上就流入了女孩的嘴裏,瞬間就填滿了所有的空隙。

  ”嗚~嗚~咳~咳~“女孩拼命的扭動著,眼裏徘徊已久的淚水刷的流了下來,一張稚的俏臉變得煞白,腮幫子鼓到了人的極限,喉嚨不停的一下下吞咽著口中的清水,可仍然避免不了窒息的感覺。

  就在女孩翻起白眼,眼看就要昏過去時,貝思關閉了開關。

  女孩用鼻子深深的做著呼吸,兩眼緊緊的閉著,身子顫栗的打著擺子。

  ”啊~嗚~“沒有給女孩太多的恢複時間,貝思很快的開始了下一輪攻勢,女孩猛的張開眼睛,身子誇張的扭曲到了極限,然後很快的昏了過去。

  貝思弄醒女孩,又進行了兩次後,女孩又一次昏了過去。

  ”嗯!“女孩再次醒來時,嘴裏的水管已經去了,看著正低頭望著自己的貝思,女孩又是一陣顫抖,不自覺的把身子縮成一團。

  ”我再給你最後一個機會,獸人部隊到底在什幺地方?你怎幺和它們聯系?

  說!“貝思一面大聲的盤問著,一面把一個帶著很細的軟管的木塞塞入了水管。

  ”嗚嗚,我真的不是間諜,我是冤枉的,求求,求求你,繞了我吧!“女孩哀求的望著貝思,煞白的臉上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著,渾圓的小腹已經可以看出略微的鼓起。

  ”那就沒有辦法了。“貝思一把按住女孩的下巴,逼得她面朝頂棚,大大的張開嘴,然後湊著夜晶礦的粉紅色光芒,把軟管一點點的插進了女孩的食道裏。

  ”嗚~嗚~呃~“在女孩的拼命掙紮下,軟管不斷插的越來越深,最後水管也插進了女孩的嘴裏,皮帶又重新在女孩的腦後綁緊。

  ”做好准備,要開始了哦!“貝思輕輕的撫摸著女孩還未發育完全的小小蓓蕾,在女孩劇烈的扭動中,一下子把開關整個打了開來。

  ”嗚~哦~嗚~“女孩不停的扭動著身體,發出斷斷續續的哼叫聲,她的肚子慢慢的,一點一點的不停脹大著,就好像把一個孕婦懷胎十月的過程用快進的方式放映出來了。在周圍士兵驚訝眼神的注視下,女孩的肚子,慢慢的變成了半透明的狀態,一根根血管顯露無疑,甚至隱隱約約的還可以看到水的流動。

  女孩不住的翻著白眼,處在半昏迷的狀態。水管中的水流毫不留情的灌進她腫脹的肚子裏,一點點的將女孩的肚子撐得更大。

  ”啊~“當有人認爲女孩的肚子馬上就要裂開時,女孩突然睜大了眼睛,從喉嚨的深處發出一聲大叫。然後她的肩膀和腳一起使勁,把臀部高高的擡起來。

  接著,一股帶著紅色,黃色和白色的彩色激流沖破了肛門的封鎖,一下子噴了出來。水柱噴的又高又遠,站在最前排的幾個士兵,盡管反應迅速的做了躲閃,可還是被濺了一身。

  貝思關掉開關,女孩依然保持著那個姿勢,肛門中噴出的水流的顔色越來越淡,慢慢的變成純粹的清水了,女孩的肚子也小了很多,她才”嗯“了一聲,無力的倒在地上,睜著翻白的眼睛昏死了過去。

  女孩可憐的菊花完全的爆裂了,一股股清水還在不停的流出來,腹部的腫脹在一點點的消除,原來半透明的肚子也恢複了正常。

  ”哈哈,哈哈!真是看了出好戲呢!貝思、海倫,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我要回去休息了。“雪利開心的大笑著,看了一眼全身煞白,躺在地上完全不動了的可憐女孩,轉身從士兵讓出的過道走出了馬房。

  ***    ***    ***    ***”小寶貝,我回來了!“雪利愉快的掀開帳簾走進了帥帳。

  ”汪,汪汪!“愛麗娜經過了長時間的嘗試,都沒有辦法高潮,正無奈的趴在狗籠裏休息。看到雪利就好像看到救兵一般,開心而急切的大叫著。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雪利打開狗籠的鎖,把門板放下來,愛麗娜迅速的從狗籠裏爬了出來,爬到雪利的身邊,用頭輕輕的蹭著雪利的大腿,同時眼淚汪汪的看著雪利。

  長時間的調教讓愛麗娜完全學會了如何取悅主人,她身體的反應已經成爲了一種習慣,不需要大腦多去思考,實際上,她也沒辦法思考,從崩潰的那一天開始,腦子中就基本上是一片空白,能夠正確的做出反應的事已經很少很少了。

  ”呵呵,小愛,好癢呀!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好了,趴好不要動。“”汪、“愛麗娜輕叫一聲,然後趴著不動了。舌頭伸在嘴巴外面”哈、哈“的喘著氣,等待著主人恩賜的快感。

  ”啊!真是一塌糊塗呀!“雪利看著愛麗娜裆部紫色的密穴和肛門上,黃黃白白的沾滿了各種汙物和粘液,發出了由衷的感歎。

  雪利並不會覺得愛麗娜惡心,事實上過去的半年裏,多莉對愛麗娜的霸占越來越加劇,盡管最近有了新歡,可還是無時無刻不把愛麗娜帶在身邊,雪利要碰愛麗娜是越來越難了,這讓她産生了對多莉的強烈厭惡和對愛麗娜的深切渴望。

  ”哦~小愛!你是我的!是我一個人的。“雪利摟住愛麗娜瘋狂的落下一個又一個吻,好像是做標記一樣的不放過每一寸肌膚。

  ”啊~“愛麗娜的饑渴隨著雪利的親吻而加劇,她不斷扭動著身體,焦急的”汪汪“大叫著。

  ”小愛,啊,小愛!不知道你這裏成長的怎幺樣了?今天我就來看一看。“雪利平躺在地毯上,讓愛麗娜趴在自己身上,舔著自己的淫戶,然後四只手指並攏,慢慢的插進了愛麗娜早已濕潤的密穴裏。

  ”啊~小愛~好~啊~“雪利的四只手指很輕松的就插入了愛麗娜的密穴,她一面把大拇指也慢慢的插入,一面享受著愛麗娜出色的服務。

  ”呵呵,小愛的密穴已可以完全吞下一個拳頭了,不知道菊花怎幺樣呢?“當雪利完全把左手插進了愛麗娜的密穴裏,她的右手又開始進攻愛麗娜沾滿汙漬的菊花。

  ”啊~呵~呵~“愛麗娜仰起頭不知道是興奮還是痛苦的大叫了兩聲,然後再次低下頭,更加瘋狂的攻擊著雪利的密穴。

  ”啊~好~好~小愛~啊~“雪利一面興奮的搖著頭,一面一點點的加力,把右手塞進愛麗娜的肛門裏。

  ”啊~好~小愛真是好~好厲害呀~~“雪利興奮的看著完全沒入愛麗娜兩個淫洞的拳頭,看著那緊咬著自己胳膊的媚肉,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感。

  ‘小愛是屬于我的’她不斷在心裏重複著這句話,兩個手臂開始了輕微的抽動。

  ”啊~哦~~“愛麗娜低聲的吼叫著,舌頭更加用力的向雪利的密穴中鑽進去,來回瘋狂的舔動著。

  ”啊~厲害~啊~小愛真厲害~“雪利晃動著腦袋,興奮的大聲浪叫著,雙手在愛麗娜的體內握成拳,胳膊更加大力的抽動,引起愛麗娜的媚肉和擴約肌一陣陣輕微的痙攣。

  ”啊~好~呀~哦~“寬大的帥帳中充滿了歡樂的浪叫,雪利和愛麗娜都劇烈的扭動著,好像兩條交配的蝮蛇一樣緊緊的纏繞在一起,每一個動作都越來越劇烈,越來越迅速。兩個粉紅色的身體上已經密密麻麻的沾滿了汗水,淫液和口水。隨著她們劇烈的扭動,淡藍色的地毯上也留下了好大一片濕痕。

  ”啊~~到了~到了~~“雪利在愛麗娜猛烈的攻勢下,首先失守了,她大叫著,身子繃得直直的,兩只拳頭一下子猛的從愛麗娜的兩個淫洞中拔了出來。

  ”哦~“愛麗娜從雪利緊閉抽搐的密穴上擡起頭,發出野獸般低沉的吼叫,先是渾身繃緊,被雪利打開的兩個洞穴同時關閉,媚肉和擴約肌劇烈的痙攣著,然後密穴一松,一股淡黃色的液體噴濺出來,直直的打在雪利失神的臉上,好一會後,才停止了噴濺,無力的軟倒在雪利的身上。

  雪利再次醒來時,已經是夜深人靜的時候了。愛麗娜趴在她身邊,滿足的舔著自己的嘴唇。

  ”小愛,很滿足了吧?“雪利看著自己幹幹淨淨的雙手,知道事先愛麗娜已經幫她舔幹淨了上面的汙漬。她開心的站起身來,領著愛麗娜去洗澡了。

  ”啊!好舒服呀!小愛,趕緊睡吧!明天還要早起呢。“洗完澡,雪利愉快的躺在松軟的床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後摸了摸趴在床邊的愛麗娜的頭,遮了夜晶礦,很快的就沉沉的睡去了。

  黑暗中,愛麗娜趴在雪利的床邊,舔了舔舌頭,好像一只吃飽了的小貓似的弓了弓背,然後蜷起身子,滿足的縮在雪利床邊睡去了,臉上還帶著一朵妩媚的笑容。

      
【完】

  25390字節

免费AV欧美国产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