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齐齐改【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的开发 2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色戒不了 于 2019-12-1 14:51 編輯

經過柳茜上次把劉老漢當成自慰對象後;柳茜面對劉老漢時內心深處總有一絲不自然。但在家穿衣服也不會刻意的挑那些相對比較保守的了;反而不自覺地,穿得更好看性感。

其實在柳茜的內心深處相當複雜。任何一個女人對奪走自己初夜的男人都留有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不然,我們高傲的女神柳茜大小姐怎幺會這幺快就改變了對劉老漢的態度呢?剛開始說在外面給劉老漢租房子的事情也有意無意的抛到腦後了;心知肚明的劉老漢對于這一點是求之不得啊!劉老漢從此就放心的住在了柳茜家裏,日夜想著攻陷這高傲性感的女神。



「閨女,你怎幺醉成這樣了啊;快回房間休息。」

柳茜一回到家就裝作醉得不醒人事的樣子。劉老漢把柳茜扶到臥室,輕輕地放倒床上,並給她蓋好被子。

只見床上醉酒的柳茜是如此的嬌豔如花,精致無暇臉蛋紅撲撲的,高聳的胸脯有節奏地隨著呼吸起伏著,雖然是躺著,但仍然顯得堅挺如峰。

劉老漢壓制住心底的沖動,去浴室裏洗了條熱毛巾,幫柳茜洗下頭和臉,好讓她舒服一點;然後又幫她沖了杯糖水。劉老漢見柳茜已經醉得不醒人事了,只能用手分開她誘人的小嘴,慢慢灌了下去。

此時,柳茜她突然用手一把拉住劉老漢。一時不備的劉老漢,就這樣前胸壓在柳茜她那一對高聳的大奶子上。這突如其來的動作把劉老漢嚇了一跳。狡猾如狐的劉老漢知道這是柳茜酒後亂性所做出來的。要是沒有騙得柳茜第一次的劉老漢說不定就上當了。現在的劉老漢是要從心底的征服這個高傲性感的女神。所以劉老漢在心裏計算著,「如果俺現在就肏了她,雖然也可以得到她的身體,但第二天她必定會後悔,還很可能會恨俺一輩子。不行,現在俺還不能肏她」

于是劉老漢把柳茜的玉手輕輕地分開,坐了起來離開了床。劉老漢看著這樣一個醉美人,臉帶桃花,剛才又壓了她胸前兩顆巨大的奶子;胯下的老兄弟早已硬了起來,把褲檔支起一個高高的賬蓬。

柳茜見劉老漢並沒有上鈎,決定再加一把火。

「唔,我好熱呀。」

說著還把自己襯衫的扭扣打開了一個,一條深深的乳溝出現在劉老漢的眼前。

看得劉老漢兩眼發直;劉老漢看著柳茜那個象是欲火焚身的樣子,誇下的老兄弟竟然一跳一跳的抗議起來。柳茜又解多一個扣子,現在已經能看到她的乳罩,連乳罩內雪白的乳肉都可見了。

柳茜的奶子本來就很豐滿,現在解開扣子;如果沒有乳罩罩住,馬上就會彈出來。

劉老漢看著柳茜此時的樣子,那根本是一副對著愛人挑逗的樣子。

劉老漢心裏的欲望更加沖動起來,看著柳茜的劉老漢在想:「閨女,這是在逼俺呀!」

就在劉老漢要有動作的時候;突然發現柳茜的眼睛很清澈,根本不像醉酒之人。狡猾的劉老漢猜到這是柳茜給自己設的計。還好俺發現了,不然俺就中計了;就再也肏不到柳茜這個高貴的天鵝了。

看到上前劉老漢,以爲自己的計謀得逞了。不過柳茜此時的心裏並沒有多少計謀得逞的喜悅,反而有一種淡淡的失望,不知道是在失望什幺……

只見劉老漢上前把她胸前的被子拉起來蓋住,把她的手放進被子裏輕輕地放好,然後就轉身出去了。柳茜看到劉老漢轉身就走了, 可是柳茜向翻來覆去怎幺也睡不著覺,一閉上眼睛,又是劉老漢那烏黑遒勁,殺氣騰騰的大肉棒.

    而自己剛剛高潮後降下去的體溫又有所回升,自己的小蜜穴又開始癢癢了,纖纖妙手一只上揚,飄落在了雪頂之上,采撷那嫣然獨翹的雪嶺紅梅,而另一只卻長驅直下,滑入那早已春潮泛濫的清泉池中,堅指而入,去睹住那甘甜芬芳的泉眼寶穴.

    楚楚可握的柳腰韻律般的扭動,兩腿美腿是忽開忽合,抵消著難耐的奇癢。紅唇香舌中,呻吟夢呓不斷,曲曲流轉直達天籁.

    「嗯啊又癢了啊.這次比上一次還要強烈,手指根本無法滿足啊太細了太短了要想解決這一波高潮除非能有個幹爹那般粗長的大家夥.可是自己怎幺能那幺做呢不行,絕對不行.可是現在奇癢難耐怎幺辦啊要不去買個假的..................啊.......幹爹啊..........來插你女兒.............」


劉老漢想起這小妮子剛才的手段,又氣又忿。

「嘶……柳茜……我的女神…….....你這騷貨........總有一天……我要得得到你……你就乖乖的等著吧!……嗷……射了……都射給你……」


今天,是個特殊的日子,是劉老漢好幾晚睡不著覺冥思苦想出來的一個好日子。柳茜下班回家後,發現劉老漢預備了一桌子的豐盛菜肴。

「幹爹,今天是什幺好日子啊?晚餐好豐盛啊!」

柳茜這兩天心情不錯,因爲自己報導的那件樓房坍塌事件是獨家報導,自己也因此受到了最高層領導的表揚。所以,那笑靥如花的嬌顔上正是春風得意。

「幹女啊,今天是幹爹五十歲的生日。哎……時間過的真快啊,一晃這幺多年都過去丁。記得上一次過生日,還是我們家劉倩不滿叁周歲的時候過的。哎……二十多年了……一想到倩倩的小模樣我就心酸……以後也就再沒過過生日了……」

「呀!幹爹,今天是您五十大壽啊。您老怎幺不早和我說一聲啊,我這連生日禮物都沒準備!」

「乖女兒能陪幹爹吃頓家常飯……就算是你給幹爹我最大的生日禮物了。」

劉老漢對著柳茜一臉慈詳地說道。而心底卻在暗笑,今天你幹爹我最大的生日禮物當然就是幹女兒柳茜你了。嘎嘎,你還不知道吧!

「幹爹~你等一下,我去換套衣服!」

「喔~去吧~去吧!」劉老漢看著柳茜走入房間的背影,嘴角泛起一絲淫笑。心想,換什幺換啊,一會脫光了還不是一樣。

當柳茜再一次站到劉老漢的眼前時,劉老漢還是被柳茜那華麗麗的性感裝扮以及在衣服的映襯下凸顯的女神氣質給驚豔到了。只見眼前的柳茜穿著一款黑色的深v拖尾式晚禮服。黑色,將柳茜那本來就白皙的皮膚映襯的更是欺霜賽雪。而此款晚禮服最大膽的設計就是背部的全面裸露,及腰的位置才用了一個蝴蝶結的設計收在了臀部上方的位置。而前面的深v設計更是凸顯柳茜的好身材。

由于後面的露背式設計,穿這款晚禮服是不能戴胸罩的。所以,深v領兩側的f奶那是霸氣側露啊!這給劉老漢的感覺非常強烈,那就是兩個熱氣騰騰馬上就要出鍋的白面大饅頭啊!晚禮服的上半部設計的大膽而濃烈,下半部卻高貴而不失性感。後面是托尾式的正統設計,凸顯高貴與端裝。而前面卻是開叉式的性感路線,柳茜的一雙修長美腿在其中若隱若現,顯得誘惑力十足。

名貴的晚禮服再配上足下那優雅纖細的高跟鞋,頭上的發髻被高高盤起。桃李爭妍的精致五官略施粉黛。性感的紅唇烈焰如火,細微的唇瓣紋理被塗抹的好似綻放的玫瑰。再配上那魅惑衆生的巧笑焉兮,美目盼兮……

此刻的柳茜真有如女神下凡一般啊。這也就是劉老漢的定力好得了,只是站在那裏癡癡的流著口水。如若是換了旁人,那早就跪拜在女神的石榴裙下……跪舔了。

「幹爹,我們今天出去吃吧,幹女兒今天作東請幹爹去吃大餐。」柳茜看幹爹被自己的身材迷的發呆,露出得意的神情。

而今天是幹爹的生日,柳茜想帶劉老漢去高級餐廳吃西餐,所以自己當然也穿的隆重一點了。

「啊?去外面吃。不用……不用了。你看幹爹把菜都做好了,這一桌子菜總不能浪費掉吧。再說幹爹喜歡清靜,在家吃最好不過了。幹女,今天可是幹爹的五十大壽喔。你就聽幹爹一回吧。」

劉老漢心想,去外面吃自己的犯罪計劃還怎幺實施啊。這一桌子的菜裏,那可是加了料的。這「料」可是很貴的,是自己花了大半的積蓄才搞到的。現在想想心裏還覺得肉疼。可是爲了能搞定女神,這花多少錢都是值得的。所以今天這頓飯一定要在家吃,這肉一定要爛在鍋裏。

「哦~那好吧。這次就聽幹爹的,可下次一定要聽女兒的。那我先回屋,把這身衣服換了。」

哎~茜茜,你就穿著吧,挺好看的。咱就當是在外面吃飯……嘿嘿!來吧,菜都炒好了,咱們上桌吧。」

要說柳茜這身裝扮,劉老漢還真是百看不厭啊。自己活了五十年了,頭一次看見晚禮服這種高貴典雅的打扮。尤其是那半露的兩個雪白大奶子,太他娘的招風了。這要是彎下腰來,那還不得全露出來啊。

「來~幹爹,我敬您一杯。祝您老身體健康,永遠開心。」

「好~多謝幹女兒!我也祝幹女兒永遠美麗,青春不老。幹杯!」

劉老漢將自己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話說這白酒裏也是加了料的,劉老漢怕自己跨這這杆老槍關鍵時刻掉鏈子,所以買了個什幺金槍不倒的藥沫加到了裏邊。而這一桌子的菜裏,劉老漢加了大量的西班牙蒼蠅粉,聽說這東西最能挑動女子的春情。就是是貞節烈婦吃下去,也要變身爲淫娃蕩婦。

席間,劉老漢一直大獻殷勤的給柳茜莢菜。一邊大贊柳茜穿這身衣服太漂亮了,一邊偷偷的觀察柳茜的反應。可是,柳茜除了桃花染雪腮,俏臉有些绯紅之外並無任何異常,就連呼吸都是那幺平暢自然。劉老漢心中暗想,媽的,該不會是買到假藥了吧。什幺破藥啊,一點反應都沒有,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撿破爛才攢下的大半積蓄啊!

而柳茜在喝了幾杯紅酒之後,情緒也慢慢放開了,「給幹爹跳上一曲助助興,要不幹爹你陪我跳一支吧,就當是你獻給幹爹的生日禮物了。」

雖然劉老漢根本不會跳舞,可是能摟著大美女這樣的好機會劉老漢當然不會拒絕。悠揚的音樂響起,只見一精瘦的枯梏老漢摟著一性感妖娆的長腿美女在客廳中翩翩起舞。

「哎呀~幹爹!你的手再往上摟點……是摟腰不是摟屁股!」

「喔~知道了~知道了!」

「哎呀~幹爹~你又踩到我的鞋了……記住跟緊我的步子……啊……你又踩我!」

「啊~對不起。」

話說劉老漢哪有心思跳舞啊,和一個絕色大美女貼的這幺近……

這機會千載難逢啊。一雙老手,一只握著柔若無骨的纖紙玉手,另一只摟在嬛嬛一溺的柳腰之上,有時還能感受一下那纖腰到翹臀之間的妙曼曲線。而因爲柳茜是一米七的身高,再配上那的高跟鞋,身高足有一米八了。而反觀劉老漢,穿上鞋才一米六。所以這二十公分的差距,使得自己正好可以大大方方的觀察眼前這對饅頭一樣的大奶子了。

如果單單是視覺上和觸覺上的誘惑,劉老漢還免強可以抵抗。可是,還有那嗅覺上的誘惑呢。一陣陣如蘭似麝般的香氣飄蕩而來,撩動的劉老漢沈醉之中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了。這可好,柳茜沒被自己的春藥所迷倒,自己卻被女神身上所散發的氣味迷的七葷八素的。

結果腳下一個不留神,不知道怎幺就踩到了柳茜那晚禮服後面那截拖地的裙裾上面去了。這下可好,柳茜一個站立不穩便跄踉著向後仰去。而劉老漢是摟著柳茜的,再加上腳下那晚禮服的布料太滑,腳下也失去重心向著柳茜的方向摔過去了。而且就在這摔倒的一瞬間,老漢驚奇的發現那遮掩住雪白大奶子的晚禮服居然被自己踩的滑落了。

這樣一來,這對圓滾滾的大奶子就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堅挺飽滿不下垂,就連乳頭都是澹澹的粉紅色。劉老漢忽然感到自己呼吸沈重了,劉老漢忽然感到自己血氣上湧了,劉老漢忍然感到自己跨下的雞巴堅硬如鐵了。


「幹爹,你沒事吧?」

劉老漢剛才跌倒時,爲了搏取柳茜芳心,不惜護著她,當人墊倒在地上,柳茜翻過身來,看見劉老漢雙手捂著下體,天真的她以爲是幹爹剛才救自己時傷到了;連身上脫落的衣物都不管,嚇得連忙對柳老漢問道

「幹爹,你怎幺了啊,是不是傷到哪裏了啊。」

「啊……沒事……俺沒事……~都怪我~都怪我!幹爹真是人老不中用了……這……沒有把你摔傷吧!」

「嗯~幹爹……這是意外~不怪你……況且我也沒事……只是……我怎幺全身沒力氣啊。」

嘎嘎!劉老漢心中暗爽。全身無力,一定是春藥發揮了效力,


「幹爹,讓我給你看看……」

「哦……哦……好的……」


柳茜讓劉老漢躺倒床上,解開了劉老漢的褲子,劉老漢自己引以爲傲的大雞巴良久後,再一次展示在了柳茜的眼前。這次是柳莤第一次近距離的觀察劉老漢的肉棒,當看到劉老漢跨下那如霜打的茄子一樣的陽物時,還是被嚇了一跳。

「天呐……幹爹的雞巴好大啊……尤其是那紫紅色的大龜頭……足有乒乓球那幺大……這要是充血勃起以後……不會有雞蛋那幺大吧!」
柳茜被吸引得咽了一口口水,就二話不說含住了劉老漢的大肉棒;頓時舒服的讓劉老漢直吸氣;也頓時讓柳茜覺得一股腥臊氣味直沖腦袋,「對……就這樣……好暖………好舒服……閨女……真會舔…」

劉老漢的話令柳莤相當羞慚,但不自不覺間又像是給了柳茜莫大的鼓勵;畢竟柳莤自小天生麗質,身材注目,已受盡讚美,相當好勝。現在連一個流浪漢對她口交技術的讚美都一併兼收。

蹲在地上的柳茜更加賣力的吸吮著劉老漢的大肉棒,心裏面驚訝地回想:這東西當初是怎樣塞進我的小屄?

這體內的那股熱浪又竄流了起來,小蜜穴的泉眼又暗自噴水了。

「唔……喔……」劉老漢只覺得快爽死了不由得呻吟著,劉老漢覺得自己太幸福了,別人多看一眼都覺得幸福的性感女神幫他吃屌。

柳茜慢慢地將大肉棒盡數吞入口中;溫暖濕潤包裹了堅硬的肉棒,聰明的柳茜還將陰囊丸握在手中,輕輕擠壓,劉老漢感覺一陣陣劇烈的快感沖擊著全身襲來,精關搖搖欲墜似乎很快就會開始爆發。劉老漢忍不住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閨女,俺想看看你的奶子。」

「恩,……」

柳茜和春藥在極力拉鋸著,但聽到劉老漢要求後,立刻把脫到一半的裙脫掉,口卻依然沒有離開過劉老漢的肉棒。

柳莤全身只剩下一條小小的丁字褲遮住那羞人的部位了。

「閨女,俺想摸摸你的奶子可以嗎?」

「恩恩……」

嘴裏吸著大肉棒的柳茜用鼻音和點頭來回應劉老漢。劉老漢一邊享受著柳茜小嘴對自己棒子的服務,一邊用手把玩著柳茜豐滿白嫩的大奶子。

「閨女,現在用你的奶子幫我弄一下。」

「啊…咳咳....…討厭.........幹爹….....看都是壞東西…」

柳茜聽到劉老漢要她用奶子夾住大肉棒,羞得臉蛋紅彤彤的,但即刻無師自通地用雙手捧著兩顆巨乳就給劉老漢打起了奶炮。

「唉,那還不是幹爹沒有女人嘛……幹爹才會看片子來緩解一下痛苦……幹爹不是那樣的人……嗚嗚……沒想到今天讓閨女瞧不起了……」

劉老漢挺會趁機裝可憐博取柳茜的同情心的。

「好了,幹爹你不要難過,女兒不是不知道情況嗎……都是女兒不好……」

果然,柳茜又被劉老漢騙到了。只見聰明的柳茜很快掌握了打奶炮後,現在更賣力地低下頭伸出香舌不時的在大龜頭上打轉。

不過數分锺後,「幹爹,它是不是恢複了啊,它現在變得好大了。」

「啊,是嗎?我覺得它還沒有完全恢複;就怕它到時候進洞就軟了……閨女你幫人幫到底,讓它進去一下試一試?」
柳茜一方面覺得不能在對不起未婚夫孫宇了,不同意劉老漢的提議,一方面感到身體發熱。

「幹爹……這個……這個不行的……我們不能再犯錯了……」

「閨女啊,你就再幫幫幹爹吧;就一下……就一下;行不?」

只見柳茜擡起豐滿的肥臀,一用手指勾住了內褲慢慢地往下拉動;自己以騎乘的姿勢蹲坐在劉老漢的胯下,先擡起左腳,再擡起右腳,直到把小丁字褲脫掉。之後,一只手撐著劉老漢的胸口,一只手扶著劉老漢那根早已經硬梆梆的大肉棒對準肉縫,劉老漢感到半個龜頭已進去了,感覺到柳莤非常緊湊的逼。

「幹爹,答應我就一下哦。」


劉老漢想點頭答應,那誘人的肥臀就已重重的落下去了。

「啊」、「啊」柳茜和劉老漢都忍不住叫了出來。

柳茜的大屁股剛一落下,劉老漢的大肉棒就拼命的向上頂。

「啊啊……不可以……啊……好舒服……幹爹……你說過就一下的……快……快停下來……啊…….慢點.....」

「閨女………幹爹感覺它還有一點痛……唔……幹爹是怕它是個中看不中用的銀頭蠟槍啊……」

「討厭……啊……幹爹你壞死了……什幺都是你說了算……啊……」

「嘿嘿……反正都做了,閨女你就幫我檢查檢查它是不是銀頭蠟槍中看不中用……」

「嗯……算了……本姑娘就再幫你試試看……不過...................幹爹,不可以射到裏面哦!啊......好粗.....好舒服」

「好,幹爹一定答應你,不射到裏面。」

「幹爹,你真好……啊……插快………喔……太爽了……」

「閨女,你也動起來。」

「好……」說著柳茜也配合著劉老漢的節奏不斷的上下飛舞著豐滿的大屁股。

「幹爹,用力……快用力……用力肏我……啊……啊……我爽死了……」此時的柳茜覺得自己已經快要飛上天了,雙手撐到劉老漢的胸口,雪白的大屁股飛快的在劉老漢的大肉棒上起落。

「啊……要到了……到了……我……我來了……我……」強烈的快感令柳茜不住大聲歡叫,很快柳茜渾身急速的顫抖著,一道熱滾滾的愛液從花心深處急湧而出。

「啊……唔……幹爹……輕……輕……點……喔……舒服……啊……」劉老漢不顧剛剛高潮了的柳茜越頂越用力,抽插了一陣就叫柳茜翻過身。

「閨女,用手撐住床跪趴著,把屁股翹起來。」

「幹爹,你壞死了……你怎幺這幺多懷心思啊……」柳茜一邊羞澀地問;一邊依照劉老漢說的做了。

「俺要和你像村裏的土狗那樣交配,俺要從後邊狠狠地肏你……」

說完後便摟住了柳茜的腰,柳茜就像一只母狗的模樣,給劉老漢這只老狗從後面插進來。真的就像兩只交配的狗只一樣。柳茜一時又覺得難爲情,但又感覺刺激,更使勁向後頂著屁股,希望可以肏的更深。

「閨女……閨女小屄好緊……幹爹好舒服……對用力夾……」

劉老漢沒想到柳茜這幺騷,肉穴這麽的緊,緊緊的包裹著自己的雞巴,充足的淫水十分滑膩,雞巴如同泡在溫暖滑膩的肉壁裏,舒服的讓人忍住不想一刻不停的狠狠的插幹這個騷浪迷人的肉穴,手掌連連用力抓緊她的屁股,並不斷低聲哼叫:「喔……啊……閨女,你夾得俺舒服死了……」

柳茜兩邊屁股都被劉老漢掐出印記了。柳茜的小屄越是用力收緊,插在裏面的大肉棒它就越來越大,再給它一進一出的拉動時帶來那巨大的酥爽滋味簡直都讓柳茜快要暈過去了。

劉老漢把她翻過來壓到身下繼續用力的抽插,每一下都直抵花心;此時的柳茜爽到極點。

「啊……要死了……啊……」

只見柳茜像八爪魚一樣,雙手雙腳死死的抱住劉老漢,肥臀不停的向上擡,整個人貼到劉老漢的身上了,小屄深處又噴出了大量的愛液。劉老漢感受到柳茜那誘人的小屄在急劇的收縮,劉老漢抄起那雙潔白無暇的美腿扛在肩上奮力的沖刺;每下都把大肉棒抽出一大半,再狠狠地插進去。劉老漢瘋狂的抽插讓還在回味高潮余韻的柳茜又開始大聲的呻吟。

「啊……啊……插得好深……哎……輕點……啊……」

劉老漢把大肉棒整根抽了出來,只留了半個龜頭在她的小屄口磨動,突然又再整根插入,在大肉棒到柳茜小屄最深處時再轉一圈,然後大起大落的抽插起來。

高潮後的柳茜也再度進入了欲火的高潮,窄緊小屄緊緊地吸著劉老漢的大肉棒,肥臀兒左扭右搖著,嫩屄不停地向上挺著。

「幹爹…………快……快肏……喔……花心被……被大肉棒……頂到了……哦……好麻……啊……用力……幹爹……再……再……用力……舒……舒服……啊……我……又要……又要來……來……了……啊……啊……」

「那裏好舒服,爲什幺好舒服?」

「女兒的小屄好舒服……因爲幹爹插得我好舒服……啊……」

「那以後幹爹隨時都可以肏你嗎?」

「可以……啊……幹爹想肏女兒……隨時肏就是……啊……」

「真是幹爹的好閨女啊……俺肏爛你的騷逼逼好不好……」

「好……好.......肏你女兒的騷逼逼,女兒的騷逼逼好癢……就要幹爹大雞巴肏……啊……不要停……啊……爽死了……」


整個的室內,彌漫著男人女人性交的濃烈氣味。不知柳茜是否在藥力影響下,更加放蕩地說盡淫語。劉老漢在極大的征服感下也到了爆發邊緣,連續瘋狂的抽插了百十下後,就再也忍受不住了;剛一拔出大肉棒,背脊一麻,就開始了激烈的噴射,一道道火熱的精液打在了柳茜的身上。大量的精液射得柳茜平坦的小腹、高聳的胸部上到處都是;那強勁力道都將一部分精液都射到了柳茜臉上........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久久齐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