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欧美人与动牲交日韩全程燃炸,票房第一!他的遗作,换来了港片逆袭

精彩内容:

又殺出一部黑馬作品。然而面對它,十點君的心情,又喜又悲。喜的,是在不溫不火的暑假檔裏,它生猛,炸裂,盡皆過火,盡是癫狂。悲傷,又因爲它無可避免地,成爲巨星隕落的標志。懷著這樣的心情,我們一起坐下來。陳木勝導演的遺作——

熱愛香港警匪片的觀衆,不可能不熟悉陳木勝。和吳宇森、杜琪峰這種立足于香港電影巅峰的名字不一樣。陳木勝出道,港片已經在走下坡路。骨子裏寫了時運不濟四個字。雖然《天若有情》票房口碑雙豐收,但在拍了幾部愛情片後,陳木勝頭也不回地走向了動作大片的創作路。一發不可收拾:《沖鋒隊怒火街頭》《雙雄》《新警察故事》《叁岔口》《保持通話》《掃毒》……一部接一部,他以中流砥柱的姿態,堅守著港片最純正的基因。警匪,槍戰,動作片。兄弟,雙雄,法與義。于是《怒火·重案》開頭,還是那個最熟悉的香港。重案組高級督察張崇邦(甄子丹 飾),爲人耿直,破獲大案無數。數年來生生死死,卻在一次對國際毒枭的圍剿中,被“黑吃黑”的蒙面悍匪截了胡。兄弟死的死,重傷的重傷,老友兼上司也被虐待至死。

張崇邦孤身殺入毒販窩點,卻在這裏發覺了昔日戰友的蹤迹。邱剛敖(謝霆鋒 飾),前重案組警察,張崇邦前下屬。重點都在“前”。

出事前夕,他已經要加薪升職娶老婆,和張崇邦比肩。然而,一場富豪綁架案,兩個可疑的嫌疑人,將二人引向命運歧途。張崇邦追捕的嫌疑人,借律師甩脫追捕。而邱剛敖手頭的匪徒“可樂”,就成了案件唯一的線索。上司緊緊催逼,人命關天,撬不開他的口,就要整組人負責。滂沱雨夜,拳腳相加,邱剛敖最終拿到了人質的下落,卻也無意中要了“可樂”的命。被告上法庭,上司,富豪,一一反口。上司說:我是讓你趕緊破案,但沒讓你去殺人。被綁架的富豪說:把人活活打死,不至于,真不至于。連好兄弟張崇邦也在法律和情義之間猶豫不決,最後選擇了說實話。牢獄之災,警隊之恥,怒火早將曾經的“警隊之星”邱剛敖付之一炬。出獄之後,真相、複仇,已經滿足不了他。唯有鮮活的人命,才能短暫消解一絲絲扭曲的恨意。在反派的塑造上,陳木勝從來不吝惜筆墨:《新警察故事》裏的阿祖,在總警司父親的虐待下長大,所以所有警察,都是他憎恨的人。《男兒本色》裏的天養生,殺人是爲了生存,殺警察也是爲了複仇。而這次謝霆鋒飾演的邱剛敖,更是有了《黑暗騎士》裏小醜的味道。陳木勝真正找回了“瘋批謝霆鋒”。影片裏,殺同僚,殺前輩,殺摯友,殺愛人,刀刀不留情。可恨之人往往有可憐之處,恰如《掃毒》裏的張家輝,《拆彈2》裏的劉德華。他們都有得選,機會回頭,但謝霆鋒這次選擇絕不。“我認輸但絕不認命!”“耶稣我都不給他面子!”

清醒又癫狂,甯死不回頭。像極了謝霆鋒自己在陳木勝電影裏的樣子。從19歲到41歲,從《特警新人類》《新警察故事》到如今的《怒火·重案》。謝霆鋒爲陳木勝,跳過樓,墜過海,從幾十米的樓梯上滾下來……“他是讓我在拍戲時願意用我的生命去賭一個鏡頭的導演。”在《怒火·重案》後他又說:“我很希望可以把 Hong Kong Action——香港動作電影這個標簽再延續長那麽一丟丟。”既是爲香港動作電影續命,更是守護住一代又一代香港導演守護的遺風。特別敢,特別快,特別硬。從裏到外,《怒火·重案》都形成了完美的回環。謝霆鋒說,“好久沒有打得這麽爽”。身體搏擊、冷兵器打鬥、槍戰、跳躍飛行、飛車追逐、爆破。你曾經懷念的港片硬菜,一部全端上來。大場面震懾全場,節奏流暢。至于陳木勝最擅長的飛車追逐、近身搏擊,更有巧思。謝霆鋒的邱剛敖,擅使短刀,面對黑幫“黑吃黑”,輕捷迅速,嗜血淩冽冷酷。而甄子丹的張崇邦,勇闖賊窩,帶有經典的《導火線》影子。中途對上林國生,密閉空間槍戰、巷戰、再來下水道的肉搏戰。泥水裏的破酒瓶,也能化作要命兵刃。《叁岔口》裏的塑料袋蒙頭重現,隨便抄起來就是幹。最後的終極對決,更是複刻《殺破狼》吳京VS甄子丹的經典打戲。蝴蝶刀對甩棍,大錘對水管,攻的拼命,守的更是不要命。真實感也一點不少:蝴蝶刀刺穿手背的痛感,看得人連連倒吸涼氣。肘膝並用、筋骨斷裂,每個動作下去都嘎嘣響。上世紀90年代淩冽的警匪動作片風格,浪漫暴力的美學,被陳木勝注入靈魂,重新複活。教堂決戰,雕像傾倒,放眼望去都是吳宇森的影子。

被宿命左右的兩個人,最終還是無人肯回頭。我們早已習慣英雄最後的結局,卻時常無視他們坎坷的抉擇。以及將他們推向路口的,整個顛倒世界的虛無。

這些年,總有人在問:港片還能複活嗎?目前只剩一口氣的港片,誰還能讓它續一口氣?年複一年的勞模古天樂?不斷自我複刻的王晶?沉迷顛大勺的謝霆鋒?無數人在思考,他們或許沒有實打實的答案,但都在暗自努力。在港片在逐漸消失的年代,總有一些遺憾無法彌補。謝霆鋒說,2019年拍攝《怒火·重案》時,吳彥祖、馮德倫和李燦森,曾經一起來探班。他們想做的,是拉上陳木勝和謝霆鋒,拍攝《特警新人類》的續集。“導演說,你們找其他人,我都累了。”後來謝霆鋒意識到,陳木勝那時候應該已經意識到,自己時日無多。陳木勝能做的,或許就是找回曾經的那個自己。在《怒火·重案》裏,北京道飙車,廣東道駁火。正是陳木勝當年在《沖鋒隊之怒火街頭》向《盜火線》致敬的昔日。

從《怒火街頭》到《怒火·重案》。生命之火雖熄,但情懷之火未止。如今我們再看見的,是謝霆鋒重出江湖,演技仍然夯實。我們也會留意到,在《戰狼2》裏,吳京特別鳴謝的名字。

本文圖片來源于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他們留下的,不只有燃爆的一腔怒火。更有二十五年如一日,千錘百煉的純熟技藝。我們等著,這旺盛生命力,重新開花的一天。 欧美人与动牲交日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