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中文无广告我的姐姐是大明星(番外)(秦宝宝篇)

精彩内容:

 夜裏十一點,秦澤打開窗戶,寒風呼嘯而入,撲面如刀割。小區陷入寂靜的
黑夜中,路燈的光芒中,樹枝在寒風中晃動。

  這裏離CBD 區有一段距離,也不是商住兩用小區,晚上沒有車輛駛過的噪音,
他以前和姐姐住的那套小房子,就緊鄰著CBD 區,即便有隔音玻璃,晚上也能隱
約的聽見車輪摩擦路面的聲音。對于失眠的人來說,絕對是噩夢。

  這個點,爸媽早就睡了,姐姐或許也睡了?他發了條短信:姐,睡著了麽。

  姐姐秒回:睡著了。

  秦澤會心一笑,收起手機,蹑手蹑腳到門邊,悄悄擰開門把手,屋外一片黑
暗,靜悄悄的。姐姐的房間就在對面,他反身關門,盡量不鬧出一絲一毫的動靜。

  握住姐姐房間的門門把手,輕輕一擰,門開了。

  姐姐床上有手機的亮光,但他進來後,手機立刻藏進被子裏,秦寶寶假裝自
己睡著了。秦澤沒開燈,摸著黑爬上姐姐的床,被褥下一具活色生香的胴體,女
子幽香陣陣撲鼻。伸手攬住姐姐的小蠻腰,胸口被她推了一下,姐姐小聲道:
「幹嘛啊,這又不是在家裏,你半夜就敢偷跑過來?萬一被爸媽聽見怎麽辦。

  秦澤在黑暗中凝視姐姐的俏臉,嘿嘿嘿:「不是沒睡麽,騙人。

  秦寶寶「哼」一聲,抛給他一個妩媚的小白眼:「就怕你摸進來,有你這樣
半夜爬姐姐床的麽。」

  秦澤愁眉苦臉道:「硬是睡不著。」

  秦寶寶蹙眉:「怎麽就硬是睡不著。」

  秦澤握住姐姐的纖手,按在自己胯部,「這裏硬是睡不著,它不睡,我就沒
法睡。」秦寶寶俏臉騰起兩片紅霞。

  姐姐白天是爽了,但秦澤一直沒出來,後來媽媽回來了,她可不像老爺子那
樣,要麽狗在書房,要麽狗在客廳,媽媽頻繁在房子裏走動,姐弟倆沒法開車,
不得不收鳥回裆。

  「那也不能在房間裏,太危險。」秦寶寶小手推搡在弟弟胸口,雙腿夾緊。

  「就是想親姐姐,親完我就回去。」秦澤柔聲道。

  低頭,含住姐姐兩片溫熱濕潤的紅唇,她晚上有刷牙的習慣,帶著一股淡淡
的清香。

  如今秦寶寶的吻技已然爐火純青,小香舌激烈的回應秦澤的挑逗。

  舌吻的同時,秦澤雙手在姐姐豐腴的身段遊走,左手流連在手掌無法掌控的
36D ,揉、捏、抓、掐,最後撚住蓓蕾,輕輕摘葡萄。秦寶寶嬌軀緊繃,呼吸愈
發粗重,嬌喘著,手指狠狠抓在秦澤手臂。

  他的另一只手拖在圓滾豐滿的臀部,隔著薄薄的絲綢睡裙,享受姐姐沒有陷
手瑕疵的臀瓣。姐姐出了大胸,最迷人的就是臀部,不但手感極好,後入是更是
賞心悅目,兩片桃瓣,圓滾雪白,撅著面對著你現如今秦澤已是老司機,調情手
段高超,不多時,姐姐眼波迷離,瞳孔渙散,顯然已經情動。

  于是秦澤拉下自己褲腰,玉龍出草怒擡頭,口器猙獰欲入穴。

  他膝蓋頂入姐姐腿縫,用力分開,抽出臀部上的手,握住鹹魚二號,抵在姐
姐兩腿之間。

  「我就蹭蹭,不進去。」秦澤說。

  王子衿要是聽到這句話,一大耳刮子就飛過來了,但秦寶寶沒被弟弟套入過,
信以爲真。

  有首歌是這麽唱的:「蹭一蹭,就當做從沒有進去過。騙人的,想反悔都已
經來不及。算了吧,我反正進去過好幾次。我忽略自己,就因爲想上你」

  秦澤從睡裙下捏住姐姐的藍色蕾絲內褲,一點點的褪下來,蕾絲內褲滑過渾
圓的大腿,滑過修長的小腿,滑過腳裸,最後被他抛在床下。

  「騙人!」秦寶寶軟綿綿的眼神瞪了眼弟弟,隨後雙手按住裙擺,咬著唇:
「阿澤,別,爸媽會聽到的。」

  家裏的房子什麽隔音她知道,老爺子在房間用力咳嗽兩聲,這邊都能隱約聽
見,同理,這邊的搖床聲,爸媽絕對會被驚醒。爸媽都是過來人,一聽聲音,門
兒清!

  她和弟弟有十張嘴都說不清,沒準腿還會被敲斷。

  「我沒說在床上。」秦澤嗓音嘶啞,眼神裏像是有兩團熊熊旺盛的烈火。

  他把姐姐從床上抱起來,走到門邊,讓她扶著牆壁站穩,翹起圓滾滾的臀部,
就如他們白天在房間裏做的姿勢。只不過相比白天的百褶小短裙,睡裙更長,也
更麻煩。

  秦澤掀起姐姐的絲綢睡裙,黑暗中,他看見一雙小巧玲珑的玉足,然後是緊
緻的小腿肚,以及渾圓的大腿,隨著他掀裙子的動作,姐姐充滿女性魅力的身體
漸漸展露在眼中。

  睡裙撸到腰間,姐姐白花花的大屁股徹底暴露在他眼中,從臀部到大腿的線
條優美而流暢,微光從窗外透進來,反而讓它有著一種半遮半掩的誘惑力。

  秦澤雙手捧住臀瓣,毫不客氣的用力揉捏。「疼」秦寶寶嬌聲道。

  秦澤握住鹹魚二號,抵在姐姐早已春洪泛濫的玉門關,故意不進去,上上下
下研磨、挑逗,等她不耐煩的扭著纖腰搖了搖屁股,秦澤才說道:「我進來了。」

  雙手抓著兩瓣豐滿白皙的臀肉用力向兩邊掰開,一挺腰,用力刺了進去。

  「噗」

  「啊」空氣被擠壓出身體的聲音,以及姐姐驚呼的聲音,她連忙捂住小嘴,
另一只手繞到身後拍打了秦澤一下,再責怪他的莽撞。他們兩已經做過很多次,
姐姐的身體早已習慣的接納他的尺寸。

  秦澤深深的鑲嵌在姐姐身體裏,感受著下身的緊緻和溫熱,以及她輕微的蠕
動,兩人的身體緊密的結合著。

  靜止片刻後,秦澤感覺到姐姐扭了扭腰,那麽是在示意他動起來。

  秦澤心說,讓你見識見識泰迪腎的強大和鬼畜。

  他把肉棒緩緩拔出來,到頭時,又緩緩挺入,到胯部和姐姐的臀部緊緊貼合
後,再慢慢拔出,繼而緩緩挺動。

  動作並不激烈,但每一次挺入姐姐身體深處,都非常有力,帶給她的刺激感
極強,紅唇間不受控制的飄出膩人的呻吟。

  房間裏很安靜,除了姐姐偶爾忍不住脫口而出的呻吟,但也在第一時間忍住,
變成粗重的喘息。

  保持這樣的節奏,大概過了十分锺,秦澤慢慢加快速度。「啪啪啪」

  秦澤以極快的速度抽送,低頭,看著自己的肉棒在姐姐雪白的臀肉間進進出
出。

  睡裙擋在了兩人胯部和臀部之間,讓他們的撞擊聲變得沈悶,聲音完美的限
制在房間裏,不會驚動隔壁的父母。

  秦寶寶撅著臀,迎合著弟弟的撞擊,喘息聲在一次次撞擊中斷斷續續。越來
越快的抽送速度給了她巨大的歡愉,可她不敢發出任何呻吟,好幾次差點忍不住
叫出來,被她壓制成悶哼聲。

  秦澤下身保持著撞擊,雙手從裙擺深入,托住姐姐的36D ,肆意的揉捏。

  漸漸的,秦寶寶體力不支,雙腿發軟,開始站不穩了。

  秦澤只能戀戀不舍的從姐姐胸脯上收回,兩只手箍住姐姐的腰,瘋狂的抽動。

  「啪啪啪小腹撞擊翹臀的悶聲,在安靜的房間裏響起。如果沒有睡裙作爲緩
沖,絕對會驚醒隔壁的父母。

  秦澤微微低頭,黑暗中,他能看到姐姐睡裙下半個臀部,隨著他的抽動,肉
浪翻滾。他們交合的地方已經泥濘不堪,發出「滋滋」的水聲。

  「抱,抱我一下秦寶寶顫聲道。」

  即便有弟弟箍著腰,她也站不住了,他每一次有力的侵入,都會給她帶來海
潮般的爽感,渾身發軟。

  秦澤放緩抽送力度,右手攬住姐姐的小腹,幾乎將她整個身體都拖起來,調
整好角度後,再次瘋狂撞擊起來。

  「啪啪啪」的悶響再次傳來。

  秦寶寶一手撐著牆壁,另一只手咬在嘴裏,悶哼聲在弟弟的沖刺中支離破碎。

  「咔擦很細微的,耳邊傳來了門把手擰動的聲音。爸媽房間有人出來了。

  秦澤心裏大凜,但下身依然慣性的撞擊著姐姐的屁股。

  正好此時,他感覺到姐姐體內開始瘋狂收縮,一圈圈的箍著他鹹魚二號的腦
袋。姐姐高潮了秦寶寶的尖叫聲沒來得及出口,被一只大手緊緊捂住,摁回了肚
子裏。

  後入式是最容易發出「啪啪」的肉體碰撞聲的,秦澤不敢動了,豎著耳朵聆
聽門外的動靜。

  爸媽房間的門開了,門外的廊道裏傳來輕盈的腳步聲,秦澤聽出那是媽媽的
腳步聲,她應該是起夜上廁所,沒有察覺到僅在一門之隔的房間裏,自己的兒女
在瘋狂交媾。腳步聲經過房間,進入廁所。

  巨大的刺激和緊張感中,秦寶寶一洩如注,嬌軀簌簌顫抖著。

  幾分锺後,腳步聲從洗手間出來,然後是開門的聲音,母親回房了。

  秦澤松口氣,看來他的開車方式確實很安全,爸媽的房間裏聽不到這裏一絲
一毫的動靜。

  秦寶寶嬌喘籲籲,嗓音變得柔媚,「好了麽?」

  「好什麽好,我還沒射。」秦澤說:「本來快來了,媽一出來,我又冷靜了。」

  秦寶寶帶著哭腔說:「我不要跟你做了。」「你不跟我做跟誰做。」秦澤怒
道。

  「那你還沒出來,哪有你這麽久的。」秦寶寶扭著小腰想掙脫他的束縛:
「剛才嚇死我了。

  「我最多再一刻锺就夠了。」

  「還要這麽久?」「秦寶寶花容失色:」你滾你滾。

  「呸,你自己爽了,就想提褲子不認人?秦寶寶你這個渣女。」秦澤低聲罵
道:「我白天就沒出來,晚上你還要我憋回去麽。這次天王老子來了也阻止不了
我中出。

  「那怎麽辦?」要不你試一下夾道歡迎?「秦澤說:」用力夾緊,這樣我出
來快一些等下,我們到陽台去。

  姐姐的房間有一個采光很好的小陽台,屬于房間格局中的小主臥,而秦澤的
房間什麽都沒有,是小客房。

  陽台窗簾拉著,這邊離爸媽的房間比較遠,就算聲音稍稍大一點,他們也聽
不見。

  姐姐體力不支,又無心再啪啪啪,秦澤要速戰速決,就必須犧牲一點安全,
所以把戰場轉移到陽台更保險。

  「波」一聲,他把夥計從姐姐體內抽出來,突如其來的空虛感人讓秦寶寶發
出呻吟。

  秦澤半托半抱著姐姐來到陽台,窗外的微光透過窗簾照進來,再次掀起秦寶
寶睡裙時,她宛如滿月的白皙臀部更加清晰的映入眼中。

  秦澤捧住姐姐的屁股,找準位置,看著它一點點沒入姐姐臀瓣之間,直到盡
頭,他的小腹和姐姐臀部緊緊貼合,感受著她臀部的柔軟和細膩。

  在她試著夾緊腿之後,原本就緊緻的內部,吸力更強。秦澤試著抽動一下,
竟然有種寸步難行的感覺。很滿意。

  他開啓了打樁機模式,以極快的頻率抽插。「啪啪」「滋滋滋」

  哪怕有睡裙做緩沖,杜絕了清脆的肉體碰撞聲,但這一回造成的動靜,遠比
剛才要大。

  光速平A.一秒五發!

  秦寶寶從沒有體驗過這種速度,她暈車了,雙腿在地面頻頻打滑,睡裙內胸
脯劇烈晃動。

  秦澤拖著姐姐綿軟的身體,伏在她背部,下半身瘋狂撞擊。

  大概十分锺後,姐弟倆一起到了高潮。

  這次秦寶寶有準備,死死咬住自己的手背,鼻腔裏發出一陣陣似哭似叫的呻
吟。

  秦澤在姐姐體內噴射,一股股液體輸送到姐姐身體裏,這個過程維持了十幾
秒。

  臨近過年,晚上室外溫度已經零下,哪怕房間裏有空調,其實還是蠻冷的。

  但他們全身大汗淋漓,絲綢睡裙緊貼著姐姐的背脊。

  秦澤休息了片刻,抱著幾乎昏厥過去的姐姐回到床上。

  秦寶寶只是一個勁兒的喘息,像條鹹魚似的。

  不多久,體力好的秦寶寶恢複過來,第反應是爬到床頭抽紙巾,一張接一張,
她感覺到自己身體裏流出一股股髒東西。

  「怎麽那麽多,擦都擦不幹淨。」秦寶寶蹙眉,埋怨起來。

  秦澤赤條條躺在床上,嘿道:「量大管飽呗。

  秦寶寶氣的打他一下,憂心忡忡:「懷孕了怎麽辦。」

  「又來,」秦澤翻著白眼:「哪有這麽容易懷孕啊,蘇舒服死了,放心,不
會懷孕的,你要懷孕了,我負責把孩子吃掉。」

  「那樣最好。」秦寶寶伸腳丫子在弟弟兩腿間輕輕一踹:「呸,壞東西,欺
負死我了。」她把紙巾丟在垃圾桶裏,「我去洗個澡。」「诶,等等,」秦澤把
紙巾撿回來,塞姐姐手裏:「你拿到洗手間,沖馬桶裏。窗戶我幫你開一下,透
透氣。

  秦寶寶嫌棄的看了看手裏的紙巾:「哦。」

  她從衣櫃裏找出幹淨的睡裙,還有一條黑色蕾絲內褲,扭著小蠻腰,踩著棉
拖,啪嗒啪嗒離開房間。

  昨晚與姐姐長達半小時的戮戰,貼身肉搏,動靜雖然不大,但甚爲激烈。秦
澤提著長槍蠻橫的沖入嘤嘤怪陣營,光速QA,一秒五刀,充分展現出他骁勇不可
抵擋的無敵風采,最後嘤嘤怪授精而逃第二天早上六點,他起床晨跑,映著寒風
奔跑在人迹罕至的小區和車輛稀疏的街道,身邊沒有了一直陪著他跑過近兩年時
光的王子衿,秦澤至今還沒適應一個人晨跑。

  在附近公園打了半小時小學生廣播體操第二套,他在家附近轉了一圈,發現
很多早餐店都關門歇業了。漫無目的跑了十分锺,終于找到一家早餐店。

  這兒離家已經有點遠了,店裏生意冷清,就幾個阿姨在操持著。

  秦澤進了店,要了一籠小籠包,兩根油條,想了想,道:「有豆腐吧?」

  「有的。」阿姨說。

  「給我來一碗」秦澤想起王子衿,想起她锺愛的甜豆腐腦,改口道:「一碗
甜豆腐腦。

  記不得哪本文青書裏說過,愛一個人,就要吃她喜歡的東西,愛她愛的人,
受她受過的傷。

  秦澤覺得自己至少可以做到前兩條,王子衿喜歡吃甜豆腐腦,他今天就吃一
吃。王子衿愛的人,秦澤當然也愛自己。

  最後一條就有點難了,受她受過的破瓜之痛,秦澤委實沒辦法體驗。

  這麽想著,阿姨把小籠包和油條、豆腐腦端上來。

  豆腐腦白花花的,騰著熱氣,表面蓋著一勺白糖的量,新鮮出爐的豆腐腦,
它自有的氣味中夾雜著白糖的甜膩香味,湧入秦澤的鼻腔。

  秦澤深吸一口,做出陶醉狀,昨晚和姐姐激烈運動,早上又堅持晨練一個小
時,早已饑腸辘辘。

  他迫不及待的挖了一勺豆腐腦,白糖將化爲化,塞入嘴中,豆腐腦的嫩滑口
感和白糖的甜味在味蕾中炸開,他享受的閉,上眼睛,微微點頭:「嗯,甜黨果
然是異端,確認一生黑。」

  秦澤把吃了一口的豆腐腦推到桌邊,再也不碰,轉而狼吞虎咽的吃起小籠包
和油條,順便讓阿姨再上一碗鹹豆腐腦。

  剁椒、蝦皮、蔥花、醬油、醋、榨菜以及嫩滑的豆腐腦,這才是正確的豆腐
腦打開的方式。

  秦媽早上八點做好早餐,小米粥配幾碟家常菜。先去兒子房間喊人,發現秦
澤早已經起來了,房間沒人。再去女兒房間,沒敲門,徑直擰開門把手進去。

  空調溫度不高,女兒蜷縮在被子裏,臉也藏在被子裏,就露出半個腦瓜。

  「寶寶,起床洗漱,吃早餐。」秦媽喊了幾聲,她也不見起來,被媽媽推了
幾下,反而把腦袋往被窩裏縮了縮,悶悶的抱怨聲:「哎呀,媽你別吵我,早飯
不吃了啦。」

  「早飯不吃對胃不好。」秦媽蹙眉道:「你昨晚不老早就睡了麽。

  昨晚秦寶寶回憶一下,心說,還不是因爲昨晚被你寶貝兒子折騰慘了。

  老娘的腰子,虛弱的很呐。

  秦寶寶長長呼出一口氣,慵懶的語調:「阿澤呢,媽你先去叫他吧,他肯定
也在睡懶覺。

  別看老弟昨晚勇猛精悍,那出貨也多,這會兒肯定在補覺。

  秦媽沒好氣道:「你當他是你啊,阿澤起的比我早,估摸著跑步去了。」

  秦寶寶氣道:「起來就起來了,反正我還要睡,你別吵我啦。」

  秦媽無奈,正要離開,突然瞥見床頭櫃邊丟著一條藍色蕾絲內褲,頓時皺了
皺眉:「跟你說幾次了,換洗的內衣放到浴室籃子裏,別到處亂扔,這麽大的人
了。」

  說著,俯身去撿。

  內褲迷糊中的秦寶寶猛的一個激靈,睡衣頓消,用力做起,尖叫道:「媽,
放著我來。」

  她說話的時候,秦媽已經撿在手中,嗔道:「總算還知羞,下次別亂扔了。」

  秦寶寶先是緊張的看了媽媽手裏的內褲幾眼,跟著反應過來了,昨晚老弟扒
掉她內衣時,他們還沒有大戰叁百回合。

  不能被媽媽看到的是白天他們在臥室裏做完留下的那條,而那條濕漉漉見光
死的內褲已經被秦澤偷偷摸摸洗幹淨了。

  「知道啦,下次不亂扔。」秦寶寶被子一蒙,床上一倒,繼續睡。

  秦澤回家後,秦媽和老爺子正吃著早餐,秦媽招呼他一起吃。

  「媽,吃過了。」秦澤換上棉拖,脫了外套挂在衣架,笑道:「我姐呢?」

  「懶床。」秦媽嗔道:「我是叫不起來,你去。

  秦澤想了想,昨晚洗完澡回房間,好沒到一點,現在九點了,睡眠時間很夠。

  便點點頭,向房間走去。

  進了姐姐的閨房,秦澤特意沒關緊門,虛掩著,她果然還在睡,孩子一樣蜷
曲的睡姿,蓬松淩亂的秀發擋住白皙俏臉。

  秦澤也掀被子鑽了進去,手伸進姐姐睡裙裏。

  冰冷的手刺激著細膩的肌膚,秦寶寶猛的驚醒,睜開惺忪睡眼,看到身邊的
弟弟,先是松口氣,繼而嗔怒:「幹什麽呀,一個兩個都不讓人睡覺是吧。」

  「睡久了長肉,晚上還容易失眠。」秦澤捏了捏姐姐的軟綿綿的臉蛋,疑惑
道:「你最近特別嗜睡。

  自打姐姐變老婆後,他就特別喜歡逗弄姐姐,捏捏臉,捏捏屁股。

  「不管,我就要睡,」秦寶寶把腦袋埋弟弟懷裏,像個小女人那樣撒嬌:
「都是你害得!」她突然推開弟弟,怒道:「沒脫衣服你就上我床?滾下去,滾
下去。」

  秦澤嘿嘿道:「這不好吧,剛睡醒又想要了?那你起來,我們站牆邊去。」

  秦寶寶鼓腮瞪眼:「穿著衣服別上我的床,髒死了,快下去。

  兩只小手使勁推搡秦澤。

  秦澤抓住她兩只手,「起來吃飯,早起午睡,這才是養生之道。」

  秦寶寶蹙眉:「別煩,再睡半小時」

  唔嘴已經被秦澤含住,他把姐姐壓在床上索吻。

  秦寶寶用力掙開,嗔道:「我還沒刷牙。」

  「沒事。」

  秦澤再次低頭咬住姐姐的唇瓣。

  「嗯」

  秦寶寶閉著眼,睫毛顫抖,發出細碎的呻吟。

  秦澤手又伸入姐姐的睡裙,秦寶寶驚了一下,夾緊腿,按住他的手,然後腦
袋後仰結束了親吻,瞪眼兒,小聲道:「作死呀,爸媽在客廳。」

  「沒,我聽著你,他們沒過來。」秦澤說:「我也沒要那個,就是早上吃的
太清淡,現在想吃點豆腐乳。」

  「豆腐乳?」秦寶寶茫然。

  很快秦澤就告訴她什麽是豆腐乳,他掀起姐姐睡裙,一直撸到胸口,兩只軟
白軟白的兔子就暴露在空氣中。

  秦澤二話不說,低頭含住。

  「嗯」

  秦寶寶鼻腔裏發出羞恥的呻吟,眼波迷離,雙手下意識抱住弟弟的頭。

  吃豆腐乳四字真訣:吸、舔、吮、咬!

  姐姐的嬌軀漸漸火熱起來,雙腿不自覺的夾緊,摩擦。

  秦澤擡起頭,眼神熾熱:「姐,用手幫我。

  ' 秦寶寶媚眼如絲,扭捏道:「不會。」

  「我教你。」

  「我才不要。」

  「啧,學會自上而下的撸法,是妻子的自我修養。」秦澤低聲道:「別不好
意思,你覺得不好意思,是因爲你還把我當弟弟看你還是把我當弟弟看吧,好刺
激的樣子。」

  「刺激」秦寶寶微怒道:「你回了家就特別要,是不是在爸媽眼皮子底下做
那事,特別刺激?」

  秦澤:「瞎說,我是那樣的人?如果在咱們家裏,你已經下不了床了,我已
經很克制了。

  秦寶寶糾結片刻:「那你教我。」

  秦澤握住姐姐的手,授人以柄。

  「慢一點,就是這樣一上一下,」秦澤嘶一聲:「都說了慢點,你想把它撸
脫皮啊。」

  「我我怎麽知道力道。」

  幾分锺後。

  「還沒好麽?我手酸了。」

  「現在可以加快速度,累的話就換只手。」秦澤說:「青春修煉手冊:左手
右手一個慢動作,右手左右慢動作重播。每個人都會唱,但大多數人都不懂這句
話的內涵。現在我教你。」

  大概十分锺。

  秦澤感覺越來越強烈,這時,他聽到輕盈的腳步聲從客廳那邊過來,朝房間
這裏走去。

  媽來了!

  這個念頭閃過的同時,小蝌蚪們像是一大群脫缰的野狗,在被窩裏噴薄。

  噴在被子上,噴在姐姐的小腹上,以及她的手上。

  秦澤來不及享受余韻,一個翻轉下床,拉,上褲子,順手蓋好被子。

  恰好此時,門開了,秦媽站在門口,看見把通紅的臉蛋藏進被子的女兒,以
及站在床邊的兒子。

  「有這麽起不來的麽?阿澤。」

  秦寶寶頭藏在被子裏,聲音透過被褥傳來:「起來了起來了,我要穿衣服,
媽你和阿澤先出去。」

  秦澤配合著把媽媽推出門。

  聽見關門聲後,秦寶寶一腳蹬掉被子,先把睡裙拉下來,擋住修長曼妙的身
段,接著從床上一個虎跳下來,抽出床頭的紙巾,擦手、擦小腹。

  床單和被單也得洗了。

  「秦澤王八蛋。」秦寶寶大喊。

  「又怎麽了。」秦媽推開門。

  「沒,沒事」秦寶寶慌亂的握緊手裏的紙巾,撲倒床上擋住濕迹,揚起小臉,
強笑道:「我就是氣嘛,不讓人家睡覺的。

  「哦,」秦媽說:「趕緊換衣服,吃早飯。

  「嗯嗯。」

国产精品亚洲欧美中文无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