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新破魔游戏》

精彩内容:



《新破魔遊戲》


正文 【新破魔遊戲】1-3

    作者:廉訪使
    2017年6月5日
    序章。(本文基本理念是屌絲扮豬吃虎以及被打壓後反殺收妹,不過主要女
    主不會很多,有些龍傲天劇情套路,另外妹子被收之前有可能(不是一定)會有
    破鞋被輪劇情,被收之後不會被NTR 或者出軌。有意者聯繫海豹)
    位于比特大陸的哈茲特王國的首都哈茲特城的哈茲特國立高等魔法學校內,
    今天是期末考試前的一個月,通過期末考試優秀(前50名)的人就可以進入破魔
    大會,雖然李可的成績在本年級只能算中等,但是心裏也不是沒想過自己有可能
    考試成績達到優秀來獲得參賽資格的事情,所以從上午開始就已經有些心不在焉
    的,心裏總是想著破魔大會的事情,反正今天已經是考試之前的最後一天上課期
    限了,接下來就是自主訓練時期,課上也不會有什幺可以多講的了,所以今天的
    課程差不多都是體術訓練這類的。
    心裏想著破魔大會的事情,李可的眼睛卻看向了班級裏有名的校花級的美少
    女司波深雪,本身是司波家的大小姐,無論外貌禮數都是學院第一流的,而且配
    上全學院出了雪凜和舞月冰清之外最出色的魔法能力,深雪在學校是被稱呼爲深
    雪女王大人的存在,而且不過是二年級生,卻已經可以多次在練習賽裏擊敗高年
    級的實力派選手,這樣一個近乎于完美的人,卻在自己身邊,有時候讓李可還真
    是自慚形穢。
    「李可同學,你在幹什幺?請你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就在李可還在望著司波深雪發呆的時候,忽然被艾爾莎叫到起來回答問題,
    只是已經大腦完全處于放空狀態的李可完全沒有聽到艾爾莎的叫聲,一直被反覆
    喊了好幾次之後,才在全班同學的哄笑聲中發現不對勁,一擡頭,原來艾爾莎已
    經帶著嘲諷的微笑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李可同學,雖然知道司波深雪的確很可愛,可以算是學院的前十美少女,
    而且還在你們那些無聊的榜單裏排到了第叁的位置,但是在我的課堂上竟然敢溜
    號到這個程度,看起來你是需要相當的被教育一番了呢···」
    「不···老師···我只是一時走神···沒有發現···我並沒有看司
    波深雪同學···」
    在學生們的起哄聲中,李可慌慌張張的擺手解釋,不過一邊的一貫氣質高貴
    的司波深雪只是白了一眼李可,看到艾爾莎已經掏出自己的利刃要親自教訓李可
    的時候,有著及腰的黑長髮的美腿美少女忽然主動站起來說道:
    「艾爾莎老師,雖然這是體術課,不過作爲承載魔法的身體訓練也是不容忽
    視的,所以體術也是魔法的一部分和基礎,既然李可同學這樣不聽講,是不是我
    可以代替老師用魔法來和李可同學切磋一下?」
    沒想到司波深雪完全把自己當做了暗地裏上課走神偷窺她而走神的變態了,
    李可心裏暗自叫苦不疊,雖然李可還算不上差生,可是憑借他的魔法能力,不論
    是對陣艾爾莎還是司波深雪,他都知道自己只有挨打的份,絕對沒有任何勝算。
    「哪個···老師···司波深雪同學···我現在可以道歉避免這次決鬥
    幺?」
    已經顧不上全班同學或者憐憫或者鄙視的目光,李可自己先認慫希望能夠得
    到原諒,畢竟看著司波深雪漂亮的大眼睛裏的鄙薄他就知道一會打起來絕對自己
    不會有好果子吃的,而至于艾爾莎嘛,那個家夥一向以玩弄對手的惡名著稱,即
    便是學生她也絕對不會手下留情,自己一定會在大家出盡洋相還被暴揍一頓吧,
    與其這樣還不如自己先丟臉認輸算了,起碼還能少挨一次打。
    「當然行了,如果這次不給你這種人一點教訓的話,恐怕以後還是會胡亂盯
    著別人看吧?」
    沒想到還沒等艾爾莎說話,司波深雪已經站起來,主動地來到了李可的面前
    遞出了自己的雪白的小手,這一下讓李可無法逃避,只能狼狽的接下了挑戰的握
    手,在魔法高等學院裏如果雙方同意決鬥,那幺在提出申請後,在老師的監督下,
    必須經過握手來確認,只要雙方握手,就代表了對決鬥沒有異議了。(司波深雪
    人設圖如下)
    沒有辦法,李可只能在大家的注視下戰戰兢兢地握住了司波深雪雪白白嫩的
    小手,不過黑長髮美腿美少女柔軟的小手握在手心裏還真的很舒服,細膩的手背
    蹭的自己手心也癢癢的,讓李可忍不住的多握了一會,等到發現自己似乎握的時
    間太長了的時候擡頭一看,發現司波深雪已經帶著嘲諷的微笑站在自己面前,紅
    嫩優雅的嘴角微微抽搐著,看著李可不知所措的表情,主動伸出自己的另外一只
    小手直接狠狠打了李可一個耳光,罵了句變態之後就自己轉身離開教室去了決鬥
    場,看起來一會有的李可受的了,居然得罪了這樣一個大小姐,雖然平日裏司波
    深雪待人非常有禮貌,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但是別人都清楚一旦這位高貴的黑
    長髮美腿美少女生氣起來是多幺的可怕,也因此大家才會稱呼她爲「深雪女王大
    人」。
    到了決鬥室,李可還戰戰兢兢的站在司波深雪面前,本來還想著趁著最後一
    次說話的機會向對方求饒,只可惜黑長髮美腿美少女根本不在給李可任何辯白的
    機會,直接舉手示意了一下,便讓艾爾莎開始了決鬥的程序,李可交涉無望,沒
    想到自己只能硬著頭皮和司波深雪對決了。
    「那幺···好色的李可同學···就請你好好的享受這次筆試吧···」
    聽到了艾爾莎幸災樂禍宣布比賽開始,司波深雪也懶得和李可客套,直接一
    上來就是用了冰霧神域使出了一大團冷舞向著裂開發動了進攻,這是一種振動減
    速系廣域魔法。無視于區域內所有物質的比熱與位相,平均予以冷卻的魔法。但
    也可以運用相同原理,製造鑽石冰塵、乾冰粒,甚至是包含液態氮的大規模冷氣
    團射向目標物攻擊。
    李可的劍術還可以,可是魔法只是會一些簡單的火球術和強化魔法這類爲近
    戰輔助的招數,面對司波深雪這樣的範圍魔法傷害一向就是自己的苦手,面對司
    波深雪的進攻,李可只能慌忙左躲右閃,可是在連續的進攻面前,李可的逃避只
    是愈發的狼狽,漸漸的已經開始艱難的喘息起來,李可再看一遍,艾爾莎老師已
    經在一邊帶著野獸享受小動物被捕獲之後在自己利爪之下掙紮的那種表情在微笑
    著看著決鬥場上不斷逃竄的自己的了。
    「這樣逃避可是不能取勝的哦···李可同學···」
    雖然在人前是一副完美大小姐的模樣,可是眼下已經看出來自己毫無還手之
    力的司波深雪簡直就如同玩弄獵物的獅子一樣不住地捉弄著自己,沒想到這個黑
    長髮美腿美少女還有這樣腹黑的一面,李可心裏叫苦不疊,決鬥開始除非到了20
    分鍾或者瀕臨死亡才能叫停,否則的話要一直持續下去,到了20分鍾不分勝負再
    由老師來決定,眼下先不說艾爾莎會不會判決自己勝負,自己能不能撐到20分鍾
    全身而退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吧?
    「現在老子可是還要參加破魔大會奪冠的人呢···怎幺可能被這種小伎倆
    打敗···看老子···」
    躲了大約十幾分鍾,就在李可還以爲自己真的能夠支撐到20分鍾,到那時候
    就是艾爾莎判自己輸自己也可以說出上面的話帥氣離場的時候,忽然司波深雪嘴
    角帶出鬼魅的微笑,直接使用了一招減速領域,讓李可再也行動不了,感覺這自
    己的雙腿如同灌鉛一樣的時候,李可大叫了一聲不好,再擡頭看的時候,司波深
    雪帶出的一團冷氣已經直接攻擊到了李可的身體上,感覺到自己身體被一陣深冷
    包圍,讓李可再也無法動彈,直挺挺的便摔在了地上,只聽到了艾爾莎的幸災樂
    禍的笑聲之後,李可就再也擡不起眼睛了···
    第一章。
    李可站在破魔大賽的榜單前,看來自己這次又沒有資格在假期裏參加破魔大
    會了。如果說去年自己還只是新生入學沒有狀態的話,那幺今年自己只能說是技
    不如人了。自從上次在和司波深雪的決鬥中失敗之後,李可重傷在醫院裏躺了一
    個月,在醫院的時候艾爾莎還帶著司波深雪所謂來看自己,當然在醫院裏又用魔
    法折磨了自己一番,李可簡直都不知道自己哪裏得罪了這兩個人,不過是課上溜
    號外加在偷看了幾眼,司波深雪和艾爾莎用得著要這幺折磨自己嗎?
    國立魔法高科學校是一個衆多魔法士聚集的地方,這裏聚集著所有魔力高超
    的魔法士,從16歲開始共同學習,研究魔法,一直到20歲畢業後便會按照才能進
    入軍隊或者研究機構爲帝國皇帝效力。作爲二年生,李可只不過是自己年級這一
    批1000人裏很普通的一位,想想自己最近的遭遇,李可有些失望地看著破魔遊戲
    的選拔榜,只能搖搖頭走開。
    破魔遊戲是高科學園組織的魔法士對抗的一個比賽,爲淘汰制,在50位強手
    之中脫穎而出的第一魔法士會提前獲得高階魔法使的稱號,進入帝國魔法研究所
    從事魔法開創性的工作,爲魔法士的最高榮譽。
    當然,破魔遊戲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參加,每個年級首先會進行能力基本
    測試等組成的資格認證,只有每個年級的前300 位可以獲得資格認證,而後300
    位得到資格認證的魔法士分爲12個人一個小組參加選拔賽,總共25個小組,進行
    循環式實戰對抗,根據戰績,只有小組的前兩位才能入最終的破魔遊戲正賽。因
    爲選拔賽的殘酷和淘汰率,所以一般即便參加不了破魔遊戲,能夠進入選拔賽也
    算是一件榮譽了,如果能夠在選拔賽小組裏即便不出線但是拿到一個好名次也足
    以讓人刮目相看了。在破魔大會上揚名立萬是很多家境並不好的魔法士取得進入
    王室或者大貴族青睐而受到重用的最佳途徑。
    李可歎氣的正是進入高科魔法學園第一次考試的成績,排在382 位,成績並
    不算太糟糕,但是失去了選拔賽的資格,這讓李可還是覺得很不爽。懶洋洋的躺
    在長椅上發呆,既然參加不了選拔賽,那幺接下來的兩個月假期自己就可以很閑
    了。
    假期自己無事可做,最近聽說學校還發布了宿舍區假期安全的公告,因爲在
    這段時期期末魔法測試的時候學校裏突然産出了一個殺人魔活動,已經有好幾起
    學生在單獨活動時候遇害的消息了,甚至還有排名在270 名的一個可以算是高手
    的叁年級魔法士也同樣無可倖免,據說被害人腸子都流了一地,自己身體裏的魔
    法回路完全被人取走,看來這個殺人兇手專門盯上的魔法士們的魔法回路了。
    魔法回路可以産生魔力,如果移植別人的魔法回路只要不産生排異反應就可
    以速度增強自己的魔法能力,的確也有不少人铤而走險的做過襲擊他人來奪取魔
    法回路的事情,不過在高手雲集且有重重保護下的魔法高等學院也發生這種事實
    在太少見了,學校組織了討伐隊也沒有效果,案件反而變本加厲的在發生,這個
    襲擊者簡直來無影去無蹤,完全把校方當成猴一楊再耍了。
    看來學校裏也不太平了,這幺想著的李可從躺椅上做起來想要回到自己的宿
    捨去的時候,忽然碰到了教授自己體術的教師艾爾莎,艾爾莎是一個有著修長美
    腿以及飽滿的大奶子,將修長的黑長髮編成了長辮子搭在身體前,總是帶著捉摸
    不透,放佛在嘲諷對方的微笑的大美女,媚臉上右邊那只漂亮的大眼睛下有一顆
    淚痣,讓艾爾莎微笑起來的時候分外的誘人。(艾爾莎人設圖如下)
    「老···老師好···」
    雖然有著無可挑剔的美貌和纖細的黑絲美腿這樣出色的外表,但是那對散發
    著金屬光澤銳利的雙刀還是讓人感覺到她的恐怖,當然艾爾莎的武器一般都是收
    束起來的,普通的學生在她的手裏絕對走不過叁招。一想起一個月前這個美貌的
    老師還慫恿司波深雪狠狠教訓了自己一通,眼下李可就趕緊跳起來,畢恭畢敬的
    站在艾爾莎的面前,自己可以不想再被對方收拾一頓了,在醫院裏艾爾莎可是沒
    少折磨自己。
    「居然在這個地方偷懶,即便現在是放假期間了也不應該這幺懶散啊···
    看來上次打的還是不夠重嘛···」
    果然不管多幺美貌的老師都還是會說教,李可只好無奈的站起來聳聳肩,如
    果是別的老師也就算了,李可自問可絕對不是那對雙刀的對手,所以還是老老實
    實聽老師說教避免一頓懲罰比較好,他可是聽說過艾爾莎雖然笑起來比較美,可
    是生氣的樣子絕對是整個學院最恐怖的前叁名的。
    「總之···假期也不能放鬆鍛煉才行啊,尤其身體可是承載魔力的基本要
    素,身體都鍛煉不好的人,怎幺可能學習高超的魔法呢?上次被司波深雪那樣教
    訓,應該讓你有了經驗了吧?」
    輕輕地用自己嫩白纖細的手指劃了一下李可的胸膛,艾爾莎媚笑著從李可的
    身邊走過,留下了一股甜膩的香氣飄散在空氣中,雖然是被說教了大約二十分鍾
    的時間,可是李可到時並不覺得煩躁,畢竟能和這幺誘人的大美女待在一起這幺
    長時間的話,無論做什幺都很開心吧?只是一想到自己上次被司波深雪那樣教訓,
    忽然心裏又有了不甘心,爲什幺自己會被這這種人這樣對待。
    回頭看看艾爾莎漸漸遠去的倩影,李可忽然很好奇艾爾莎在已經是要傍晚的
    是要去做什幺,難道是去約會男朋友幺?要知道學院離市區比較遠,這個時候出
    去的話恐怕要到坐馬車才能到城裏了,據他所知艾爾莎一直都是住在學校裏的,
    這幺晚出去的話,也許這一夜都不會回來了吧?
    李可忽然心裏湧起惡作劇的想法,會不會是這個美豔的老師去見約會的情人?
    也許這個情人就是這個學校的某個掌權者也說不定呢,李可倒是很想去見見,到
    時候也許還能掌握點這個美女老師的秘密來報複上次的事情也說不定,這幺想著
    的李可還沒等艾爾莎走遠便抄小道到了艾爾莎預先達到的路線之前,平日裏經常
    逃課的李可對學校早就了如指掌,基本每條路會通向哪裏心裏都有個大概了解了。
    不過李可抄了近路卻並沒有發現艾爾莎的行蹤,覺得有些奇怪,往後又走了
    幾步,發現居然在通往學院後山的小路上發現了疑似艾爾莎的披風的黑影一閃而
    過,轉入了拐角,消失在了小路上。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居然艾爾莎獨自去了後山,到底她要做什幺呢?難
    道她要幽會的情人是本校的老師?甚至是學生?李可咂咂嘴,完全沒有意識到什
    幺危險,悄悄跟在了艾爾莎的身後,一直跟著走到了一個隱秘的山洞,沒想到艾
    爾莎只是左右看看便走了進去,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跟著的李可。
    李可到現在越來越相信艾爾莎一定是去見什幺秘密情人這類的了,看到艾爾
    莎走進了山洞去之後自己也跟著靠到了山洞邊上,這是後山裏常見的無人洞穴,
    如果在冬天的話裏面也許會有野熊出沒,所以一般的學生是不會進來的,不過依
    照艾爾莎的能力來說,即便裏面有熊也會輕鬆解決掉吧。
    這個山洞漆黑深邃,李可慢慢地摸進去,能聽到在自己前面不算遠處的地方
    高跟鞋踩在地上的聲音,看起來就是艾爾莎了,這個山洞七拐八拐的,沒想到還
    有這幺多岔路,甚至李可已經打了退堂鼓,要幺就不要跟進去了把,不過隨後想
    了想,都已經追到這裏了,不好好看看艾爾莎的秘密情人實在太可惜了。
    好容易艾爾莎的高跟鞋的聲音在不遠處停了下來,似乎已經到了山洞的最內
    側,而李可特意等了一分鍾之後才跟上去,正好是一個轉角處裏面有一個小小的
    開闊地,宛如走廊盡頭的房間裏一樣,李可還想著看看艾爾莎到底在和誰見面,
    誰知道稍稍側過眼睛朝裏面看的時候,李可卻看到了震驚的一幕,只見略微點著
    蠟燭的洞穴之內,四處都是散亂的人的屍體,雖然因爲浸泡在福爾馬林液裏味道
    小了不少,可是眼前這幺多屍骨展現眼前,活生生猶如地獄一般的圖景讓李可差
    點喊叫出來,如果仔細從地上散亂的幾件衣服來看,都是本校學生的校服,這時
    候李可才想起來最近有襲擊本校學生獲得魔法回路的事情了,難道說兇手就是艾
    爾莎?
    李可自己捂著嘴拚命不發出聲音,看著背對自己的艾爾莎似乎在專心的進行
    肢解屍體的活動提取魔法回路,李可好容易才邁起猶如灌了鉛的雙腿,哆哆嗦嗦
    的倒退幾步,強忍著想要大喊的沖動,趕緊離開這裏,好容易倒退走了十幾米,
    忽然不小心在黑暗之中踢到了一個小石子,發出了清脆的響聲,沒想到洞穴深處
    的作業聲似乎停止了,這一下李可再也忍不住,直接邁開冰冷的雙腿,直接頭也
    不顧的連滾帶爬的朝外跑去,簡單憑藉著記憶的路一直向前跑,來時候走了大約
    五分鍾的路,跑出去李可叁十秒都沒用到,不過即便這樣李可還覺得有些慢,一
    直跑出了洞穴口幾百米,到了有路燈的地方李可才敢回頭,似乎艾爾莎沒有追過
    來,這才讓她鬆了一口氣。
    趕緊跑回了自己的宿舍,因爲是臨近假期的時候所以宿舍的同學不少都已經
    離開了學校回老家住了,李可因爲家裏很窮所以假期也要待在學校打工,所以現
    在宿舍裏就他一個人住了。
    第二章。
    沒想到今天在山洞裏看到了那幺驚險的一幕,李可回到宿舍之後才發現自己
    臉色慘白,沒想到艾爾莎就是最近連環殺人案的殺人魔,自己接下來該怎幺辦,
    是保密還是去告發她?不過會有人信任自己這一個普通學生去告發老師的事情幺?
    李可不知道該怎幺辦好,自己目前看還是先保護自己的好吧,今天艾爾莎應該沒
    有發現自己,以後裝作什幺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樣子最好了,否則被艾爾莎盯上可
    就糟糕了。
    這幺想著的李可在浴室裏簡單沖了個澡就上床睡了,這個宿舍總共2 個人住,
    一年級的時候李可還是住四個人的寢室,到了叁年級以後才會有獨立的臥室。
    半夜2 點的時候李可起來想要去喝口水,才發現居然自己忘記鎖門,不過高
    等魔法學校裏的治安一向很好,自己關門不鎖也沒什幺人能夠就進來吧,這幺想
    著的李可剛站起來去拿水的時候,忽然一個冰冷的利刃已經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沒想到被你這種無聊的家夥看見了現場,我還真是倒黴,還有誰和你一起
    去了那個山洞,老老實實說出來,我可以保證不殺你。」
    又是那股甜膩的香氣,即使不回頭李可也知道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刃是屬于
    誰的,沒想到艾爾莎這幺快就知道了自己去過山洞的事,難道她早就發現了自己,
    怕只是要等到深夜才來動手幺?
    「沒···真的沒了···只有我一個,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所以艾
    爾莎老師···請你放過我吧···」
    「是嗎?真的這樣的話太好了···」
    艾爾莎趴在李可的耳邊吹著誘人的香氣,冰冷的刃具似乎也稍稍離開了李可
    的脖子,看起來對方對自己的求饒的話相信了,就在李可暗自鬆了一口氣的時候,
    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小腹一涼,耳邊響起了艾爾莎的一陣媚笑:
    「真的太感謝你告訴我只有你自己知道這個消息了,那幺爲了保護我的秘密,
    就請你好好的死去吧,作爲知情者這樣也是爲你好,如果被我身後的大人物知道
    了你的存在,你只會死的更慘,這個社會是強者的世界,沒有力量的弱者要幺服
    從要幺被消滅??總之弱者是不配合強者談條件的···那幺···再見了···」
    感覺到自己身體裏大量的力氣在流逝,李可低頭一看才發現不知道什幺時候
    起自己的小腹上已經破了一大洞,一灘灘粘稠的液體不住地流出,李可自己伸手
    摸了一下,一擡手,啊,原來是自己的血啊,怪不得帶著一股鹹腥味。
    只來得及想到這一句話的李可失去了生命力的支撐,直接摔倒在地上,看著
    李可不甘心的閉上眼睛,艾爾莎只是嘲笑一聲伏下香軟的身體,試了試李可的呼
    吸,確認沒有了生命的迹象之後,才轉身離開,不過她沒有走門,而是準備從窗
    外跳出去,儘管這裏是叁樓,對于艾爾莎的體術來說也絕對不是問題。
    就在艾爾莎剛要大開窗戶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自己纖細的黑絲腳踝被一只大
    手抓住,屋子裏明明只剩自己一個活人才對,嚇得艾爾莎趕緊轉頭一看,發現居
    然到底的李可,此時又重新睜開眼,正惡狠狠的盯著他:
    「你這個騷貨···居然把我太陽之神好不容易找到的容器給破壞掉了,害
    得我只能提前出現在現世裏,如果不好好懲罰一下你這小婊子,你這樣區區凡人
    是根本不知道忤逆了太陽之神的下場是什幺了吧?」
    「你這是什幺···難道在虛張聲勢幺?明明是一個弱小的家夥···」
    艾爾莎妩媚雪白的臉上有一絲絲驚訝,明明被自己殺掉的人應該已經斷氣了
    才對,沒想到李可居然還緊緊握住自己的腳踝,伸出一只纖細誘人的美腳想要甩
    開李可的手,沒想到一瞬間就被李可直接反過來一下子向外一扔,就猶如扔垃圾
    一樣直接將艾爾莎纖細修長的身體一下子種種摔落在牆上,啪的一聲,撞的艾爾
    莎感覺自己身體幾乎散架子了一樣,黑長髮大美女從地上喘著粗氣堪堪從地上勉
    強爬起來,不明白怎幺還不到10秒的時間裏,這個李可哪裏來的這幺大力氣。
    「弱小的家夥幺?沒想到現在的現世還有這幺蠢的人,居然面對太陽神還會
    這樣說話···」
    眼前的李可緩緩的站起來,剛才被利刃破腹的傷口早就已經自動癒合,看著
    到趴在地上的艾爾莎還想拿起武器反擊,李可不慌不忙的瞬移到了艾爾莎的眼前,
    卻不阻止對方拿著武器刺向自己,之間艾爾莎慣用的一只單刀直接貫穿了自己的
    身體,就在艾爾莎以爲自己得手露出微笑的時候,沒想到李可只是直接用單手將
    艾爾莎的一只刀折斷,直接扔在地上,而後一腳踢飛了艾爾莎,走到前面,看著
    已經幾乎再也爬不起來的艾爾莎,李可臉上帶著邪惡的笑容:
    「弱小就該服從強者對嗎?否則就該去死,你說的這點倒是不錯,算了,臨
    死之前再讓你看看你的弱小之處吧···」
    說著李可直接拉起艾爾莎的長髮,將她的翹首按在了床上,讓她睜眼看看眼
    前的漆黑的夜,忽然李可凝聚了一下心神,兩只眼睛朝著夜晚死死盯住了不到叁
    秒鍾,漆黑的夜一瞬間變成白晝,突然起來的光明晃得艾爾莎幾乎睜不開眼,連
    忙用雪白的小手遮住漂亮的大眼睛,這樣的景象足足持續了20秒後,李可才將艾
    爾莎仍在了地板上,宿舍外面已經叫嚷成一團,還在學校的學生紛紛跑出來驚訝
    于在午夜裏忽然出現的短暫白晝到底是怎幺回事。
    「你現在明白了太陽之神的力量了把?那幺···接下來我要怎幺折磨你這
    個對神明不敬的人呢?是把你淩遲一小塊一小塊而不破壞你的神經,大腦和心髒
    讓你永遠保持在痛苦之中呢?還是說反覆把你虐殺之後再複原,多次欣賞你甜膩
    的嗓音裏喊出的絕望哭聲呢?」
    看著李可的步步沖著自己緊逼,惶恐中的艾爾莎顫慄著纖細的身體,修長的
    黑絲美腿連站也站不起來,只能蜷縮在地上,眼睜睜的看著李可拿著自己的刀拍
    了拍自己那對大奶子:
    「就從你的奶子割起吧···」
    還沒等艾爾莎反應過來,李可一刀已經直接將艾爾莎的一只雪白的大奶子割
    掉,看著自己一只雪白的乳球被割掉帶飛到空中被李可直接捏在手裏,艾爾莎發
    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聲,立即疼的昏死了過去。
    不過艾爾莎的安甯只持續了不到叁秒鍾,太陽之神附身的李可用了恢複魔法
    再次將艾爾莎恢複原狀,睜開眼的艾爾莎發現自己的身體恢複了原狀還以爲剛才
    的一切都是幻術,不過看到了破損的衣襟上的破洞,艾爾莎才明白過來剛才的一
    起都是真的。
    「那幺···我接下來要割你什幺地方呢?這次要慢慢流乾你的血不能讓你
    昏死過去了把,恢複魔法使用起來還是有些複雜的,還是慢慢折磨死你這種弱小
    的家夥比較有意思吧···嗯?」
    漂亮的大眼睛驚恐的看著眼前已經是獰笑的李可,艾爾莎幾乎要哆嗦的手都
    擡不起來了,看著利刃有對準了自己的脖子,艾爾莎趕緊用雪白的小手抓住了李
    可的褲子哀聲求饒道:
    「神明大人···求求你不要殺了我···要我做什幺都可以···求求你
    了···」
    「哦?這時候終于承認我是神明了幺?」
    「是···是的···求求您太陽之神···請不要殺我···」
    沒想到一貫用傲人媚笑示人的艾爾莎居然這樣軟弱,這幺快就臣服了,不過
    李可爲了能夠讓她徹底認識到自己的力量,還是直接一刀捅入了她的小腹,看著
    艾爾莎猙獰著雪白媚臉一副不可思議的長大小嘴的樣子慢慢倒下身體,大概又過
    了叁分鍾,李可才再次用魔法將艾爾莎複活:
    「現在知道了我是代表掌管生命的太陽之神的能力了吧?」
    看到雖然複活但是卻一臉絕望的艾爾莎,已經被太陽之神俯身的李可淫笑著
    靠到了黑長髮巨乳美腿大美女的身邊,一只手直接握住了她才剛剛被自己割下又
    被複原的一只大奶子玩弄著嘲笑說道,太陽之神因爲掌管生命,所以生性喜歡女
    色,因爲女人是孕育生命的基礎,所以在諸神傳說之中,太陽之神也是最爲荒淫
    好色,而且作爲信奉人數之多的太陽之神,也是被供奉美女和美少女最多的神明。
    「知···知道了···所以請太陽神大人饒了我吧···」
    已經被割掉乳房又被殺死一次,艾爾莎早就已經被李可嚇得再也不敢有反抗
    的心裏,絕對的力量差距之下,讓這個高傲的黑長髮大美女也終于戰戰兢兢地,
    擡起那張精緻的媚臉上帶著哀求的表情,只希望李可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饒了你?看你的身材倒是不錯,長得也很美,你還是處女嘛?」
    「是···是的···艾爾莎是處女,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做太
    陽神大人的性奴侍奉您···」
    「做性奴?你有這個資格嗎?雖然你的奶子很大,腿也很長,身材很好,可
    是我的性奴只有月亮女神一個人,你這樣的賤貨還沒資格吧?」
    「那幺···如果可以的話,請問我能夠做您的什幺···做···母狗行
    嗎?」
    「養狗雖然不錯,可是你這樣的小騷貨也沒什幺得到專業訓犬的調教吧?算
    了,如果你不是處女的話本來想著把你淩虐一番然後殺了的,現在既然是處女,
    你以後就在做我的家畜吧···」
    第叁章。
    「是···淫畜知道了···艾爾莎以後···就是太陽神大人的淫畜了···」
    「以後好好服侍李可,李可就是我在現世的化身,知道了嘛?如果再有什幺
    不軌的行爲,下次可就沒這幺好運了···這次是看在你這個騷貨又是處女長得
    還不錯的份上才饒你一條命的···和我簽訂魔法契約,正式成爲我的黑絲美腿
    性畜的話我我可以反過這一次。」
    艾爾莎豈止是不錯,她可是學校裏著名的美女教師,也是學院十大美女排名
    第五的存在,有其那雙修長的黑絲美腿,早就被不知道多少個男生在廁所和寢室
    的被窩裏意淫過了,因此艾爾莎在學校裏的外號就是黑絲媚腿,現在能夠成爲李
    可私人的禁脔,讓一貫高傲目中無人的美女教室心裏也是一陣悲哀,自己本來想
    要奪取更多的魔法回路來短時間裏可以增強自己的魔法力,沒想到居然能夠陰差
    陽錯的去抓到太陽神的化身,不知道是自己的幸運還是不幸。
    就在艾爾莎還在和自己簽訂魔法契約的時候,太陽之神逐漸放棄了李可的身
    體控制權,並且將李可的意識直接拉到了體外,告訴他自己已經幫他收服了艾爾
    莎,並且還送了他一個禮物,李可則不明所以,原來自己的身體裏居然一直還寄
    居著太陽之神,在以前李可也只是偶爾會在睡夢中夢見一個奇怪的大叔,沒想到
    這個人居然還是神明。太陽之神也懶得理會李可,只是告訴他以後要多加小心,
    自己的性格會漸漸融合到他的肉體裏去,到時候兩個人就會變成一個人,而且隨
    著自己的力量恢複的越多,李可身體中性格像自己的部分就會越多,至于太陽之
    神爲什幺會囚禁在自己這樣一個凡人的身體裏他倒是沒說,最後只是丟下一句讓
    李可好好享受艾爾莎的肉體就可以而後就沈睡了,太陽之神還真是一個隨便的神
    啊。
    李可的意識終于重新控制了自己的身體,一睜眼就看到了艾爾莎還在瑟瑟發
    抖的跪在自己面前,魔法契約已經簽訂結束,從此以後艾爾莎的身體的所屬權就
    歸自己所有,如果敢于反抗自己的話只要自己念動咒語,艾爾莎就會全身潰爛而
    死,而如果叁個月之內得不到自己的精液澆灌,艾爾莎也會精神失常瘋掉,這一
    輩子艾爾莎都離不開自己的控制了。
    通過記憶分享李可大概知道了剛才太陽之神對艾爾莎做了什幺,從自己身體
    留下的記憶裏李可大體也已經知道發生了什幺,感覺自己身體裏的魔力不斷的湧
    現,看起來太陽之神那個家夥爲了能夠讓自己應付多發的局面分配了不少魔力給
    自己嘛,真是夠小氣的家夥,早知道的話就多分一點給自己,今天自己也可以參
    加破魔遊戲了啊。
    不過先不管哪個,李可看著黑絲美腿的艾爾莎跪在自己面前,從上往下正好
    可以透過艾爾莎低胸的V 字開領一直延伸到小巧的肚臍下面的衣襟裏,能夠看到
    那對雪白飽滿的大奶子的暴露出來的奶肉,偷偷嚥了一口口水,主動地伸出一只
    手直接按在了艾爾莎鼓脹的大奶子上,開始慢慢的揉捏起來。
    「啊···主人···這樣捏淫畜的大奶子的話···」
    艾爾莎的大奶子溫軟飽滿,捏在手裏有沈甸甸的感覺,肥嫩的乳肉卻並不顯
    得臃腫,反而會慢慢擴散在自己的手掌心裏,如果自己仔細一按的話,富有彈性
    的乳肉還會主動的定在自己的手指上,讓自己的手按在她的乳球上的時候可以留
    下一道道的指痕,而且無論自己怎幺揉捏,艾爾莎的大奶子都會很快的恢複原狀,
    放佛有記憶力一樣。
    「艾爾莎···你的大奶子簡直比巨乳魔女千鳥淵愛音的大奶子還要可愛啊···」
    「是···唔···是嗎···那幺就請主人多玩一會吧···」
    好不容易才從死亡的威脅中逃離出來,艾爾莎被李可捏住大奶子玩弄的時候
    只好裝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忍著屈辱盡量的夾緊自己的胳臂來將奶球上推,方便
    對方的手掌可以將大奶子盡量的拿捏在手裏,以往傲氣的大美女大概怎幺也不會
    想到自己也會有一天要跪在自己李可這樣一臉平庸的學生面前,曲意逢迎對方來
    玩弄自己的身體的一天吧。
    「你的大奶子真的怎幺摸也某不過過瘾啊···品嚐裏在講的時候,艾爾莎
    是不是就靠這對下流的大奶子色誘男生啊?」
    「不···啊···主人···請輕一點···淫畜以前···沒有那樣···」
    「嗯?還不說實話?」
    忽然李可淫笑著加重了自己手指的力度,幾乎讓自己的手指完全陷入了艾爾
    莎軟膩的乳肉值之中,撥開了艾爾莎高叉V 字領連衣裙勉強能遮住大奶子的的衣
    襟,讓她雪白的大奶子徹底暴露在空氣中,變成被自己肆意揉捏的麵團一樣,在
    李可手裏憑借對方的意志變化出了各種形狀。
    「啊···對···對不起主人···是淫畜平常···啊···喜歡穿低
    胸的衣服誘惑男學生···請主人原諒艾爾莎的淫亂···」
    聰明的黑長髮美腿大美女知道李可故意在捏住她的大奶子逼問她承認,于是
    爲了少吃苦自然要順著對方的心意,趕緊瞇著漂亮的大眼睛哆嗦著紅嫩的小嘴承
    認了李可的追問,一雙漂亮的湛藍色大眼睛裏閃爍著哀憐的目光看著李可,擡起
    雪白的媚臉,微微吐出自己的紅嫩小舌頭呼吸著熱氣,種種的媚態終于讓李可再
    也忍不住,捏了一把艾爾莎的大奶子之後命令道:
    「自己扶著床,將屁股擡起來,我要給你這個騷貨破處了···」
    之前從來沒有性經驗的李可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的交合對象就是艾爾莎這樣的
    一等一的大美女,心裏緊張的砰砰直跳,看著艾爾莎順從的掉轉過纖細的身體,
    將兩只纖細的黑絲美腿盡量外分,而後撅起豐翹的黑絲美臀對著自己,艾爾莎雙
    手扶著床的邊緣,將雪白的媚臉幾乎要壓到床上,深弓著美背,那只黑長髮編成
    的長長的辮子也垂搭在半空中微微的搖曳。
    「你這個騷貨以後不許穿內褲和內衣,而且必須將你的紅嫩的乳頭露出來,
    高跟鞋的鞋跟不許低于6 厘米,好好安心做我的黑絲美腿淫畜,接下來我還要給
    你加上跳彈,乳環和陰蒂環,要好好調教你這種下流性畜才行。」
    「是···淫畜明白···謝謝主人費心了···」
    屈辱的瞇著漂亮的大眼睛答應著李可,艾爾莎感覺著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已經
    定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的美臀上,回頭一看差不多嚇得呆住了,沒想到是一個長
    度大約22厘米的巨大肉杵,正怒氣洶洶的盯著自己的美穴口,而且不僅如此,那
    根粗大的肉棒龜頭口上還布滿了肉刺,讓黑長髮美腿大美女大驚失色的磕磕巴巴
    的問道:
    「主···主人···那是什幺啊?」
    其實不光艾爾莎害怕,連李可都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肉棒已經變成這樣硬
    的發紫的怪物了,不過會想到剛才太陽之神消失時候送給自己的禮物那句話他才
    明白,原來說的就是這根肉棒啊,看來一定被太陽之神改造過之後才變成這種嚇
    人樣子。
    「當然是我大肉棒了,這種東西要是進入的下賤的小穴,一定會讓你很爽吧···」
    心裏大叫太陽之神簡直是最偉大的神明,李可的肉棒因爲充血的緣故漸漸勃
    起一直頂在了艾爾莎的粉嫩蜜唇口附近,戳動了幾下之後,便緩緩地撥開了她的
    粉嫩蜜穴口,直接進入了蜜道之內。
    「啊···主人···大肉棒···這幺大的話···請一會一定要溫柔一
    點,不然淫畜···會被大肉棒搞死的···」
    「怕疼是嗎?那看來有必要好好地調教一次你這只下流的淫畜了···」
    李可狠狠拍打了一下艾爾莎的凸翹的黑絲美臀,發出清脆的辟啪聲,忽然想
    起一個月前被這個騷貨折磨的事情,李可心裏就氣得不打一處來,于是忽然捧著
    艾爾莎的纖腰,傭金最大的力氣,直接將肉棒狠狠地貫穿進入了艾爾莎的緊湊濕
    潤的下體裏,直接貫穿了她的處女膜,讓艾爾莎在自己的胯下忽然發出了一聲撕
    心裂肺的叫喊聲,隨著撲哧一聲李可低頭一看,果然一陣象徵著艾爾莎處女貞潔
    的血漬溢出了自己的肉棒根部。
    「主···主人···好大···的肉棒···直接頂進來了···」
    「騷貨···怎幺樣啊···我大肉棒直接頂入你的賤穴裏?」
    李可得意的搖搖自己的腰部讓粗大的帶著肉刺顆粒的龜頭反覆在艾爾莎的蜜
    道深處反覆攪拌幾下,讓顆粒不停地摩擦著艾爾莎的蜜道裏的肉褶,再猛挺幾下,
    讓自己粗大的肉棒直接親吻住了對方的子宮口,讓黑長髮美腿大美女的纖細肉體
    不住地顫抖著,連帶小嘴裏也不住地發出了一陣陣媚聲的求饒:
    「啊···主人···請···饒了我吧···那幺大的肉棒···這樣動···
    會搞死我的啊···」
    「饒了你?你這騷貨,一個月前我是怎幺被你害到住院的?老子在醫院的時
    候你是怎幺整我的?還不給我吃飯,還用冷水淋我,害的老子剛住院就發燒了叁
    天,和那個司波深雪沆瀣一氣的針對我?」
    「啊···不···沒有···啊···淫畜···以前···只是···」
    「嗯?賤貨···還在撒謊幺?還有···爲什幺要襲擊那幺多人?真的要
    魔法回路嗎?」
    李可逼問著忽然一只手直接伸到了艾爾莎垂吊在半空中因爲被自己挺動肉棒
    而不斷的撞擊著美臀産生的震動而不住的搖曳的大奶子上的小巧紅嫩乳頭,用手
    指掐在上面漸漸拉長一點,痛的艾爾莎雪白的媚臉上都幾乎分泌出了冷汗。
    「啊···對不起···請···主人饒了我吧···那都是司波深雪···
    要我做的···因爲司波家···要發明···新的魔法,需要大量的魔法回路···
    所以···才指示我···」
    「可是爲什幺針對我啊···我身上又沒多少魔法回路···」
    「啊···嗯···因爲魔法回路啊···主人既然是太陽神的宿主,自然···
    有不少太陽碎片産生的魔法回路···司波深雪···一直···都垂涎···
    所以才讓淫畜一直針對主人···找機會···把主人趕出學校之後···再殺
    掉就方便···多了···不過這次···被主人發現了···啊···我奪取
    別人魔法回路的秘密···所以必須提前動手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司波深雪和艾爾莎才對自己這樣,李可惡狠狠的扇了幾下艾
    爾莎的大奶子,居然爲了一己私利就可以這樣迫害自己,對于這兩個賤貨,自己
    不好好報複一下怎幺行,司波深雪既然現在還不在自己身邊,那幺眼下李可,當
    然要火都撒在已經成爲自己淫畜的艾爾莎的纖細誘人的肉體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