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在线综合亚洲欧美网站无弹窗暗黑破坏淫神系列共三部

精彩内容:

暗黑破壞淫神之野蠻的暴奸

發表于:情海
大踏步走在陰暗潮濕的廊道中,腐臭的氣味撲面而來,讓我直皺眉頭,在我這一生的戰鬥史中,雖然經曆過比這惡劣百倍的環境,但這股邪惡的味道始終是令人不快。
狹長的走廊在前方不遠處有一個轉彎,戰士的直覺告訴我,轉角後面隱藏著危險。我握緊了手中的戰斧,體內生出興奮的感覺。從一出生起,戰鬥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只有在戰鬥中我才能找到樂趣。
我叫卡奧斯,是一個野蠻人。
終于來到了轉角處,危險的感覺越來越明顯,我甚至嗅到了從黑暗羅格身上散發出來的臭氣。深吸了一口氣後,體內血液運行的速度立時加快,我猛地沖了出去。
「當……」
左手的盾牌輕松的擋住了一記標刺,持槍的黑暗羅格受到力量反震,踉跄後退,另外叁個黑暗羅格卻迅速結成了攻擊陣勢,叁支長槍從叁個刁鑽的角度向我刺來。
我仰天一聲長笑,一個撲步搶進,間不容發之際躲開了兩旁刺來的長槍,右手的戰斧向上一撩便格開了當面的一槍,順勢向前猛力一揮,「噗哧」一聲,硬生生將面前的黑暗羅格劈成了兩半。
兩片血淋淋的屍體在眼前分開,迎面就見那適才被我震退的黑暗羅格又挺著長槍向我沖刺過來。
我霍的轉過身來,身後的兩名黑暗羅格正急急收回長槍,准備發動第二次攻擊。我當然不會給它們這個機會,手中的巨斧帶著銳嘯聲劃出一個大大的半弧,由右向左砍了出去。
「喀哧、喀哧」兩聲怪響,厚重鋒利的斧刃似乎毫無阻礙的掠過兩個黑暗羅格的身體,將它們活生生砍成了兩截。與此同時後腰處傳來一陣刺痛,我迅速一個旋身,銳利的槍尖貼著我的腰部劃過,帶出一絲疼痛。
轉眼間已經與那個黑暗羅格再次正面相對,不同的是此時我與它近在咫尺,它的長槍對我再沒有半點威脅。看著它那血肉模糊的臉上隱隱顯出的茫然表情,我對著它咧嘴一笑,左手的盾牌毫不留情的向著面前的醜臉拍去。
一聲悶響,隱隱夾雜著骨骼碎裂的聲音,最後的這個黑暗羅格總算完整的飛了出去,可惜當它撞到壁上再彈落下來時,還是變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團。
輕松的噓了一聲,我收起盾牌。腰上還略略感到一些疼痛,不過我很清楚,剛才的那一槍並沒有對我造成實質的傷害。多年來經曆無數次戰鬥鍛煉出來的堅硬肌膚,決不是剛才那匆匆刺出,並且失了准頭的一槍可以傷害得了的。
「快要到了吧。」我暗暗對自己說道,不記得已經到了塔樓的第幾層,但是剛剛幹掉的幾個黑暗羅格力量明顯要比以前遇上的強得多,應該是邪惡女伯爵的親衛了。
暗黑破壞神的蘇醒使得無比強大的黑暗力量來到了這個世界,還帶來了無數的死亡。被殺害者的靈魂不但得不到安息,反而被黑暗力量所操控,成爲幫助黑暗擴張的幫凶。盤踞在這個塔樓內的邪惡女伯爵,就是一個殘害了無數生命,並操控了無數被害者靈魂的女魔頭。而我,就是來消滅她的。
當然,我還沒有那幺高尚,傻到想憑借一己之力來拯救世界。我只是喜歡戰鬥,而且聽說在女伯爵藏身的地方有不少的財寶和魔法裝備,這些對于我這個冒險者來說可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再走了一段路,眼前又出現了一個暗門,那是通往另一層的入口,我將盾牌斜舉在身前,向著入口走了過去。
眼前一黑,接著便來到了一個新的石室。並沒有受到攻擊,我放松了一下,向著前方走去。
才一踏出石室的門口,前方就出現了一群小惡魔,揮著手中的短刃,哇哇怪叫著向我沖來。我不由歎了口氣,這些小東西真的是非常的討厭,當然,最討厭的還在後面。
我彎腰向著前面沖了過去,直殺入小惡魔群中。一把把短刃砍在我的身上,只感覺到輕微的刺痛,大概只能在我的皮膚上劃出一條白痕。我手中的大斧隨意的向周圍砍出,一聲聲慘叫響起,不知道有多少個小惡魔被我砍飛,可是包圍著我的人數絲毫不見減少,眼前依然是密密麻麻的惡魔群。
「該死的巫師究竟躲在哪裏?」
我艱難的一步步向前挺進,目光向著各個角落打量。每一群小惡魔都有一個惡魔巫師帶領,這個巫師一般不會加入戰鬥,而是躲在遠處不斷的將被殺死的小惡魔複活。這些小惡魔雖然沒什幺攻擊力,而且不堪一擊,可是仗著惡魔巫師的複活,永遠都消滅不掉。消滅它們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殺掉帶領他們的惡魔巫師,否則只能被他們活活累死。
踏著一個個倒在腳下的屍體,我緩慢的前進著,終于在一個黑暗的角落中發現了我要找的家夥。手舉一根冒著火光的法杖,那家夥正對著我這邊念念有詞。
似乎察覺到我已經發現他了,這個惡魔巫師一揮手中的法杖,一團火球從杖端噴出,向著我激射而來。
「好家夥!」
沒想到他的反應這幺快,倉促之下我只能一偏身,那團火球呼的一下擊中了我的左肩。強烈的燒灼感由肩頭傳來,我知道傷勢不重,但再多來幾下也會受不了。
我猛地站定下來,隨手擊飛了身周的幾個小惡魔。那個惡魔巫師已經再次揮杖,又射出幾個火球。
看著火球向著我飛來,我大吼一聲,突然雙腳一頓,身子淩空飛躍而起。轉眼間掠過腳下的惡魔群,迅速來到惡魔巫師的上方。人在空中,我將大斧對著下方的惡魔巫師,借著落勢狠狠的劈了下去。
「過~空~斬!」
伴隨著我的大喝聲,惡魔巫師就此了賬。我一轉身,向著蜂擁而上的小惡魔們再次揮起了手中的大斧。
這次沒有人幫你們複活了。
提著血淋淋的大斧,我又闖入了一間石室。嘿,地上居然滿是閃亮的金幣,看上去可著實不少。向四周看了看,確定沒有敵人之後,我放下盾牌,蹲下身子去撿金幣。
幾枚金幣入手,一股不安的感覺忽然掠過心頭,一霎那間我想到一件事情:室頂!
一道銳風就在這時從頭頂傳來,單從風聲就可以聽出,這是極具破壞力的一擊。匆忙間我全力向前撲出,背上一陣劇痛,接著就有一種粘膩膩的感覺。
我在地上接連幾個翻滾才站起身來,目光到處,只見原先停留處正站著一個女人。
漆黑的長發披散肩頭,一身閃著幽幽藍光的輕便盔甲包住一個曲線玲珑的身子。豐胸隆臀,細腰長腿,再加上一張妖豔的臉龐,與那些滿臉血肉模糊的黑暗羅格不同,這女人竟是出乎意料的漂亮。
想不到在這個地方竟會見到這幺一個美女,我微微一愣,隨即想起適才那氣勢逼人的一擊,不由心中一凜。
「你就是邪惡女伯爵?」
我上下打量著她,一邊暗暗收緊肌肉,控制背部的傷勢。
「身手不錯啊,」這美女慢慢揮動著手中的小斧,上面還帶著血迹,「能夠進入這遺忘之塔,直入我的居所,果然不是普通人物。」
「好說了。」
我漫應了一聲,背上的傷口似乎仍在滲血,不過已經得到了控制。眼前只有速戰速決,否則繼續失血的話,即使以我的體質也絕對受不了。
在這一刹那我也明白了女伯爵站在那兒跟我說話的動機,心中一邊暗罵,一邊凝聚起力量。女伯爵似乎感應到了我的動向,目光一寒。
下一刻她已掠至我的身前,手中的小斧劈向我的頸側。由于失去了盾牌,我只好後退一步,拉開距離後才揮起手中的大斧,硬擋來斧。
「呼!」
大斧擋了個空,這女人顯然不想和我比力氣,手腕靈巧的一轉,小斧便改變軌迹,斜斜劈向我的肋下。
「媽的!」
暗暗咒罵了一聲,我不得不再退一步。這女人手法之靈巧出乎我的意料,要速戰速決似乎也不是那幺容易。
接下來的幾下交鋒,我吃虧在不敢大力動作,以免牽動背上的傷口,竟被逼得手忙腳亂。連退幾步之後,還是被她在肩上再砍了一斧。
狼狽的退出老遠,看著女伯爵臉上得意的笑容,我只覺得一股怒氣從心中升起。事到如今,已經不能再顧及傷口,而且必須使用高級戰鬥技能了。
「以勇者卡奧斯之名,祈求無上之神力,憤怒精靈之複蘇。」
隨著我的唱詞,強大的力量由體內深處湧出。與此同時,我的思想被一股狂暴的意念所控制,我成爲了狂戰士。
「哇啊啊~~~」
雷鳴般的吼聲由我的口中發出,女伯爵的笑容轉化成驚恐之色,不自覺地向後退開,我已經對著她沖了上去。
面對著我瘋狂的沖擊,女伯爵急忙砍出幾斧。我全然不做抵擋,任由斧刃在我的身上留下幾處傷口。狂戰士是絲毫不受疼痛與恐懼影響的戰士,肉體與精神都是無懈可擊的。
「當啷」一聲,女伯爵的小斧終于被我擊飛出手。她還來不及驚呼,已經被我撲倒在地上。
看著身下美妙的胴體,我的獸性絲毫不受控制的爆發而出。雙手在女伯爵的身上一陣亂扯,將她那件輕便的盔甲生生扯脫。
「啊……」
女伯爵發出驚懼交集的喊叫,手腳亂舞,死命的掙紮著。然而在我龐大無匹的力量面前,她的掙紮沒有任何意義。
她的雙手不住擊打在我的身上,甚至用力去拉扯我的傷口。可惜我已經沒有了疼痛的感覺,察覺到傷口鮮血的流出,我變得更加興奮。
「吼………」
女伯爵身上的衣物在掙紮中終于完全被我扯下,一個豐滿性感的成熟肉體完全呈現在我的眼前。一對圓滑飽滿的乳房在盔甲的束縛下仍然顯得高挺,這一解開束縛更是不得了,隨著她身體的掙動在胸前顫巍巍的直晃蕩,兩顆紫紅色的乳頭接觸到室內陰濕的空氣,微微的硬起。
她的皮膚光滑細致,聽說是一直用鮮血沐浴的關系。纖細而有力的腰肢正在拼命的扭動,一個圓滾滾的臀部也隨著左搖右晃。
我雙手分抓她兩條緊並在一起的大腿,向左右一分。女伯爵一聲哀呼,腿間的神秘之處已向我完全打開。在稀疏的毛發遮掩下,兩片粉嘟嘟的肉唇緊緊夾合著,只露出中央的一線鮮紅。隨著女伯爵雙腿向兩旁分開,肉唇也微微的張開,露出了一顆小小的突起。
說實在的,我可沒有心思去仔細欣賞眼前的景象,既然已經打開了門戶,那就不必再等了。將女伯爵的大腿用膝蓋壓住,我解開了下著。
「啊~~~」
激烈掙紮中的女伯爵再次發出驚叫,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根大得出乎她想象的巨大肉棒。充分勃起的棒身上纏繞著虬結的青筋,頂端的龜頭大得賽過她的拳頭。
「粗若兒臂?」
開玩笑,小孩子能有這幺粗的手臂?
在女伯爵的驚叫聲中,我挺著這根巨棒,對著她略略張開的肉洞頂了過去。
「不要~~求~~求你~~。」
面對如此巨大的威脅,這女魔頭終于向我發出軟弱的哀求,可惜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這都是她自找的。
巨大的龜頭頂開了兩片肉唇,向肉洞中陷入,才進入少許便感覺到極大的阻力。
我用力將女伯爵的兩腿分成近乎一條直線,不管叁七二十一向下猛力一挺。
「……」
這次沒有尖叫了,巨棒在我以狂戰士之力猛力一挺之下,根本無視于任何阻力一刺到底。這種沖擊力就算是族中那些幾乎和我一樣強壯的女戰士也受不了,更別說眼前這個女伯爵了。肉棒插入,她立時便昏了過去。
「嘿喲,嘿喲…。」
我只是忠實于自己的欲望,對于她的反應根本毫不在意。我緊緊壓著身下的肉體然後開始一上一下的提動臀部,巨棒像打樁一樣一下下對著肉洞抽插著。
相對緊小得不成比例的肉洞哪堪如此巨物。肉壁緊緊的包著棒身,承受著劇烈的摩擦。沒有幾下,棒身上已經沾上了鮮紅的血迹,隨著粗大的棒身抽出,女伯爵肉洞內的陰肉被卷帶翻出,一絲絲鮮血滴落在石室的地上……
就在這狂暴的沖擊下,女伯爵漸漸蘇醒過來,臉上顯出痛苦的表情。看來她的體質還是非常不錯的,在以往的經驗中,很多女人都是直接被我奸至斷氣的。
可惜這對她來說並不是什幺好事,只能令她更加痛苦。
「呼哧,呼哧…」
我發出野獸般的吼聲,女伯爵就在這時睜開了眼睛。眼中再見不到初見面時的陰狠與自信,滿是痛苦與哀求之色。
「唔…」
她的小口微微張開,還來不及說話,我一伸手,將她的嘴巴牢牢的按住。女伯爵雙手攀住我的手臂搖撼,可惜紋絲不動。石室內充斥著一聲聲粗重的喘息低吼以及微弱的悶哼之聲。除此之外,便是激烈的肉體碰撞聲。再過了一會兒,又響起幾聲骨骼斷裂聲…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于從狂亂中恢複了清醒,面前橫陳著一具淒慘的肉體。手臂與大腿都呈現出不自然的扭曲,大大分開的大腿間,一個肉洞不合比例的開著,粘稠的鮮血猶自源源不斷的向外湧出。原本光滑細嫩的嬌軀上滿是可怕的傷痕。蒼白的臉上,一對無神的眸子空洞的張開著,已是全無生氣。
女伯爵被我活活奸死了。
我並不意外,這本就是必然的結果。就在同時我感覺到身上的傷痛,不覺咧了咧嘴。沒有關系了,已經消滅了女伯爵,再在她這裏搜索一番後就可以用回程卷軸返回營地,阿卡拉自然會幫我把身上的傷治好。

在线综合亚洲欧美网站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