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欧美人成A片免异界风云录

精彩内容:

 鋼鐵戰靴踐踏在雨後濕軟的爛泥地上,沈寂已久的廢棄墓園迎來一群不速之
客。

  一個衣衫褴褛的女人驚慌失措而奔跑于墓碑之間。

  她腳上的鞋子不知何時跑掉,白嫩的腳丫被泥漿染成漆黑一片。

  而在她身後,一群沈默無言,身披黑色鐵铠的武士正在飛速接近。

  樹枝上的烏鴉睜著猩紅雙目,它麻木的盯著那個被人群包圍的可憐女人,也
許在那些人殺死她後,它可以得到一頓飽餐的機會。

  「伊利亞,你已經無路可逃。」

  領頭的武士摘下頭盔,他擁有一頭英氣十足的金色短發。剛毅的面容滿含怒
火。

  「你要爲一百二十五名被你殘忍殺害的村民們償命,接受正義的制裁吧!」

  女巫銀牙緊咬,她從懷裏掏出一把匕首。

  「你們這些該死的驅魔人,爲什幺要壞我的好事,我只是,殺了一些愚昧的
凡人罷了。」

  她將刀尖對準自己的心口。鋒利的刀刃穿透衣服,雪嫩的肌膚感受著森森寒
意。

  與其被這群驅魔人殺死,不如將自己的血肉當做祭品,交給偉大神明,換來
一個強大魔物爲自己報仇。

  怨毒的看了一眼這群驅魔人,伊利亞高呼古神之名,刺穿了自己的心髒。

  她的血肉以心髒爲中心,快速塌縮。

  漩渦之中,一道詭異傳送門緩緩浮現。

  「驅魔人!列陣,準備迎敵。」

  在金發領頭人的帶領下,十一名武士分成兩列,半包圍住傳送門。

  半分鍾過後,一個黑發黑瞳的青年男人撲通一聲,從傳送門裏摔了出來。

  「草,我怎幺從床上掉下來了?」

  惡魔說著他們無法理解的亵渎之語。雖然並未從他身上感受到強大威壓。

  但驅魔人們還是不敢掉以輕心。

  因爲,擁有人類外表的,往往是領主級以上的強大惡魔。

  張奇擡起頭,有些迷糊的看著對面這群怪模怪樣,穿著铠甲的人。

  他看到領頭的黃毛隊長,突然感覺非常眼熟。

  思考片刻,他一拍手,大叫到:「對了,你不是灰燼之刃,麥克斯嗎?」

  諸神紛爭是一款自由度極高的全息單機遊戲。

  玩家可以自定義人物角色,背景,家庭,屬性,天賦。

  超過700種職業,30000種隨機事件。

  玩家可以通過自己的行動和選擇,改變世界創造曆史。也可以順應時代潮流,
沿著曆史主線,體驗絢麗燦爛的奇幻史詩。

  而張奇,正是一名忠誠資深的超級玩家。

  灰燼之刃麥克斯,是一個小有名氣的驅魔人。

  在完成一條支線任務後,他會成爲玩家的追隨者。

  雖然他天賦不怎幺樣,最高只能達到大師級。

  但在前期,可以說是一股不小的助力。

  「所以說,我是穿越在遊戲裏喽?」

  嘗試著呼喚系統界面,然而令人尴尬的是,什幺都沒有發生。

  不過好在語言模塊還能正常使用。

  他張開雙手舉過頭頂,字正腔圓的帝國語從他嘴巴裏清晰吐出

  「先生,我是帝國公民,一覺醒來就出現在了這個鬼地方,你可以對我使用
邪惡偵測,如果沒有問題,請不要拿劍指著我好嗎。」

  麥克斯對對友使了個眼色

  如同閃光燈一樣的白光一閃而過。

  在驅魔人特殊的視界裏,張奇身上冒著淡淡藍光。

  「隊長,不是邪惡陣營的生物。」

  麥克斯輕出一口氣反手將武器歸于劍鞘。

  他從懷裏拿出一個銀制項圈:「我們正在追殺一名邪惡的女巫,她使用不知
名的召喚術將你拉到這裏。可能是出現了什幺失誤。不過爲了安全起見,請你主
動帶上封魔環。跟我們返回雄鹿郡複命。在主教大人確定你沒有任何嫌疑後,我
們會支付你一筆補償,並送你回家。」

  張奇任憑麥克斯在他脖子上套了個環,做完這一切後,他聳聳肩:「你瞧,
我的確不是個黑暗生物。這下可以放心了吧。」

  麥克斯歉意一笑,他回過頭來大喊一聲:「蘭妮,蘭妮,一會你跟這位先生
共騎一馬。」

  一個身型嬌小的鐵罐頭從後排邁步而出。

  「是!隊長!」

  又是一個熟人。

  這個名叫蘭妮的小丫頭也是一個出現在麥克斯支線任務裏的角色。

  她摘下頭盔,精致而略顯稚嫩的素顔顯得格外清純靓麗。

  不過看她這模樣,誰能想到她會在未來成爲一名人盡可夫的妓女呢?

  「先生,請你不要把頭壓在我的肩膀上,抱住我的腰就好了,放心,不會掉
下去的。」

  蘭妮很苦惱,只有自己身材嬌小,可以和這個陌生男子共乘一騎。

  但他卻將自己死死抱住,嘴巴裏呼出的熱氣更是吹得自己耳朵很癢。

  「抱歉抱歉,我只是沒騎過馬,有些害怕而已。」

  話是這幺說,不過張奇還是伸出魔手,緊緊扶住女獵魔人纖細的腰肢。

  邦硬的雞兒更是氣勢洶洶的頂在了蘭妮富有彈性的翹臀上。

  麥克斯的任務背景是什幺來著?

  貌似是一次捕獵黑女巫返程的過程中,被一夥邪教徒伏擊。

  只有麥克斯一人殺出重圍,其他獵魔人除了蘭妮以外全部被殺,而蘭妮則被
調教成最下賤的妓女,她被改造成一個離不開男人肉棒的無腦母豬。

  而幫助麥克斯複仇,剿滅邪教團體則可以收獲忠誠。

  「等等,有什幺不對勁。」

  隊伍中間的麥克斯突然大吼一聲。

  張奇頓時雞皮疙瘩掉一地。

  他媽的,不會這幺倒黴吧,這就是麥克斯被伏擊那次!

  「嗷嗚~~」

  幾十雙綠的發光的眼睛突然出現在曠野之中。

  一頭又一頭,畸形而又扭曲的恐怖魔狼出現在衆人面前。

  「獵魔人!你們死期將至!」

  一個又一個,身著黑袍,頭帶兜帽的邪教徒出現在狼群之後。

  「小心!他們是心靈終結會的致幻者!」

  曾經剿滅過這個團體的張奇對他們稱得上是知根知底。

  作爲研究精神領悟的瘋狂教徒,心靈終結會研究出了多種直接攻擊敵人靈魂
的詭異技能。

  面對敵人突襲,獵魔人迅速鎮定下來,敵衆我寡,不可力敵。

  「叁人一組,集結起來,向著雄鹿郡的方向突圍。」

  麥克斯孤身一人護住隊伍尾巴,其他獵魔人沒有猶豫,撥轉馬頭迅速離開。

  「呵呵呵,愚蠢,你覺得我們會眼睜睜的看你們逃走?」

  黑袍人一揮手,狼群嚎叫著一擁而上。

  麥克斯長劍出鞘,一抹紅光流轉于利刃之上。

  長劍一揮,一頭魔狼在半空中斷成兩截,在它斷裂的腰部,並沒有鮮血流出。

  因爲它的傷口,已經被烤成焦炭。

  狼群衆多,盡管麥克斯發揮神勇,一劍一個。仍然是被拽下馬來。

  轉瞬之間,他已遍體鱗傷。

  正當他拼死相博,想要掩護隊友逃走之際。

  遠方同時響起好幾聲淒厲的慘叫聲。

  有埋伏!

  麥克斯目眦欲裂。

  他掄起長劍,一記圓斬。

  火焰月牙將狼群皮毛點燃。它們哀嚎著,驚慌失措的逃離著,轉眼之間,麥
克斯就從狼群中潰圍而出。

  剛跑兩部,麥克斯就感覺到仿佛有一柄大錘迎面痛擊。

  他一個踉跄,鼻孔中滲出兩行紅血。

  在他遠處,黑袍人們雙目放著詭異藍光。

  「多關心關心自己吧,驅魔人。」

  麥克斯頭痛欲裂,腦海裏仿佛有一柄鈍匕首在緩慢而殘酷的攪拌。

  他的口鼻,雙目,耳朵,齊齊有血迹溢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張奇心髒快完蹦出嗓子眼了。雖然暖玉在懷,可他卻面如死灰。

  他可是知道,自己懷裏這小妞沒能逃出去,反而是被抓起來調教成肉便器。

  「聽我說,我們應該去幫助麥克斯,只有幫他擊敗敵人,我們才能逃出生天。」

  蘭妮眼眶通紅,她說話時不免帶上哭腔:「不,我們不能讓隊長的犧牲白費,
如果我們回去了,隊長就白死了。如果他願意,他可以抛下我們所有人跑的。」

  張奇恨不得一巴掌甩在她清純的小臉上。

  可他能怎幺說,難道他要告訴這個傻姑娘,你的隊長其實沒事,反而是你這
個臭丫頭被人折騰的求死不能?

  他忽然眼前一黑。抱著蘭妮腰部的手猛一用力,兩人就從疾馳的馬匹上摔了
下來。

  「啊!」

  蘭妮一聲尖叫,她趁勢在地上滾了兩圈。

  雖然滿臉灰塵,模樣狼狽,但沒有受什幺實質上的傷害。

  在她不遠處,張奇手臂不正常的扭曲著,應該是落馬時摔骨折了。

  她伸手從腰間抽出一柄鍍銀短劍。警覺的環視四周。

  而馬匹,隊友,甚至昏迷不醒的張奇都消失不見。

  怎幺回事?蘭妮忍不住害怕起來。

  一根木棒重擊在她而後腦勺上,隨後,一只大手提著她的脖子,將她軟綿綿
的身體扛在肩上,吹著口哨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這是,回到登錄頁面了?」

  在張奇面前,一個容貌英俊,衣著華麗的年輕人如同木偶般站在那裏。

  這正是他以前建立的遊戲角色。

  張奇伸出手,想要摸摸自己角色的臉。

  「對不起,該角色數據丟失,請重新建立角色。」

  機械而死板的系統提示聲驟然響起,不過對于張奇來說,這可真是天籁之音。

  平複好激動的心情,張奇沈聲道:「創建角色。」

  一面鏡子出現在張奇對面。

  「請創立角色姓名。」

  「張奇」

  「請設定角色種族」

  我需要力量,外面還有一衆邪教徒虎視眈眈。既然如此……

  「半神」

  「友情提示,半神種族過于強大,將大幅度降低用戶體驗,是否確定。」

  如果是玩遊戲,天下無敵固然不錯,但這疑似穿越,自然越強大約好。

  「確定」

  「種族已確定,是否自定義背景,是否創建家族勢力。」

  張奇沈默片刻。

  他玩這個遊戲已經有十年了。

  他在遊戲裏也曾建立過家庭,在他眼裏那些不是虛擬的Npc角色,而是自
己自己的家人。

  母親,妻子,姐妹,女兒。這些都是他這個孤兒夢寐以求的存在。而她們,
也帶給張奇無數的溫暖和感動。

  「取消自定義背景。是否修改角色容貌。」

  鏡子中的張奇還是他的地球上那張普普通通的樣子。

  他自信一笑,來都來了,爲什幺還要頂著一張陌生的臉,闖蕩這個世界。

  「保持原樣」

  「角色建立已完成,由于使用者爲半神,天賦已調至頂級。特殊能力已加載
完畢是否進入遊戲。」

  張奇深吸一口氣。

  「來吧,我已經準備好了,開始吧。」

  登錄界面瞬間化爲烏有,他的身影出現在萬米高空之上。

  極速墜落的身體沖向大地。

  張奇習以爲常。他順手打開角色界面。

  「角色:張奇

  壽命:25/∞

  等級:75/∞

  種族:半神

  神性:60/100」

  還可以,75級已經是站在凡人頂峰的聖域了。

  沒記錯的話,這群邪教徒最強的也就是個大師級水平,不到50級的弱者。

  空曠的荒野,一個本應死去的屍體翻身坐起。他胸口的傷痕飛速愈合,幾息
過後,完好如初。

  雖然他容貌普通,但那神聖不可侵犯,讓人欲要頂禮膜拜的氣質,卻是如此
耀眼。

  「哼哼,邪教徒,來嘗嘗我複仇的鐵拳吧。」

  心靈終結會據點,五名邪教徒脫的光溜溜的圍在一名全身赤裸的少女周圍。

  而這少女正是被抓走的女獵魔人蘭妮。

  她其實年齡不大,只有十八歲。稚嫩的身體還有沒完全長開。兩顆櫻桃般的
蓓蕾點綴在兩座矮矮的小山包上,稀疏的陰毛根本藏不住姑娘粉嫩的鮑魚。

  她雙目迷離,顯然神誌不清。

  「爸爸,爸爸,你要話給蘭妮吃什幺好吃的呀?」

  一名邪教徒淫邪的拉著少女玉手握住自己硬邦邦的肉棒。

  「乖女兒,爸爸請你吃肉棒,好不好?」

  蘭妮有些掙紮,她可能有那幺一瞬間恢複了清明,但還是被強大的精神控制
抹除了理智。

  「爸爸真好,蘭妮要吃肉棒。」

  少女垂涎欲滴的跪在地上,雙手捧住肉棒。

  她小巧玲珑的鼻子湊到龜頭前不到一指的距離,深吸一口氣。

  男人腥臭難耐的騷臭味卻被扭轉成一種令人心醉的少女方向。

  「诶呀,真好聞啊,爸爸對蘭妮真好,那幺,我可以吃它嗎?」

  邪教徒得意的同周圍的同伴笑笑,他輕輕按住蘭妮的小腦袋:「吃是可以吃,
不過千萬不能咬,要像吃棒冰一樣,讓它融化在你嘴巴裏,明白嗎?」

  「知道了,爸爸。」

  蘭妮歡快的說到。

  她小心翼翼而伸出小舌頭,賊兮兮的舔了龜頭一口。

  「哇,好甜啊,好好吃!」

  蘭妮擡起頭,她可愛的俏臉帶著紅暈,幸福的咪起的雙眼如同一只快樂的小
貓咪。

  邪教徒再也忍不住,他抱住蘭妮的腦袋,狠狠的將肉棒插進女孩的喉嚨深處。

  「小婊子,你可真騷,老子今天要肏哭你。」

  「嗚嗚嗚?嗚!嗚?」

  蘭妮瞬間被插的喘不過來氣,她小手拼命推著「爸爸」的雙腿,想讓他把肉
棒拿出來。

  她知道錯了,再也不敢吃肉棒了。

  然而,她的雙手忽然被人捉住,接著,兩根熱乎乎的肉棍子也被送進了她的
手中。

  她用眼角的余光一掃。

  怎幺回事?怎幺會有好幾個個爸爸呢?真是奇怪。

  一雙手將她高高抱起。

  一聲狼嚎從她背後傳來。

  「都讓開,讓我來給這個小婊子開苞!」

  猙獰的肉棒兇狠刺入少女未經人事的下體。

  「嗚?嗚!嗚!」

  撕裂般的痛苦讓蘭妮忍不住發出痛呼,只是卡在嗓子眼裏的大肉棒將聲音悶
在了她的喉道之中。

  殷紅的處女血在男人歇斯底裏的抽插中潺潺流出。

  不過在幾分鍾過後,疼痛感越來越輕,反而是一種讓身體熱乎乎,輕飄飄,
又酥又麻的感覺傳了過來。

  噗噗噗,邪教徒在蘭妮的嘴巴裏射出今天第一泡精液。

  蘭妮咕咚咕咚喝了個幹幹凈凈,她扭捏的低下頭,小聲道:「對不起爸爸,
牛奶很香很好喝,蘭妮還想喝,爸爸那裏還有嗎。」

  邪教徒略微有些萎靡的肉棒又在少女天真無邪的面孔刺激下膨脹了起來。

  「有!當然有,今天就讓你這個小騷貨喝個夠!」

  又一根肉棒插進蘭妮嘴巴裏,她嘟起嘴巴,拼命吸吮起來。

  「啾啾啾,真好吃。」

  噗嗤~~

  蘭妮看著自己小手上白花花的粘稠液體,情不自禁的展開笑顔。

  「诶呀,手上也有好喝的牛奶,不能浪費掉!」

  蘭妮吐出來肉棒,雙手合攏捧成碗狀。她像貓或者狗喝水一樣,伸出舌頭一
點又一點,幸福的品味著。

  盡管,她嬌小的身體正被男人抱在懷裏,一根熱辣的肉棒將她彈性十足的小
屁屁撞的通紅。

  但她絲毫沒有覺得有什幺不妥的地方。反而感受到無比的幸福。

  「射了,我要射了,懷上我的孩子吧。」

  奪走蘭妮處女之身的邪教徒一哆嗦,幾股渾濁的白液長驅直入鉆進她的子宮。

  「蘭妮,爸爸讓你懷孕好不好?」

  邪教徒咬著蘭妮耳朵,他變態的舔過少女羞紅的耳垂,天鵝一般的脖頸,以
及性感迷人的鎖骨。

  「啊?爸爸要讓蘭妮生寶寶嗎?聽說很痛诶。」

  「蘭妮怕痛嗎?」

  邪教徒用牙齒咬住蘭妮小小的乳頭,在她上面留下一圈牙印。

  「啊,爸爸不要咬蘭妮,很痛啊。」

  邪教徒微微一笑,他擺正蘭妮的頭,幽藍雙瞳死死地吸引住蘭妮的視線。

  「聽我說,好姑娘,你身體上的痛苦將會爲你帶來生理上的快樂,你其實是
一個喜歡被人虐待,可望被人傷害的女孩,你明白嗎?」

  蘭妮無神的眼睛盯著「爸爸」的眼睛,她重重的點頭:「明白了,爸爸,蘭
妮是個被虐狂,每次被爸爸傷害都會忍不住想要尿尿。」

  「是嗎?那我們來試試吧。」

  邪教徒反手一巴掌甩在蘭妮臉上。

  少女直接被打翻在地。

  但她倒在地上的身體卻如同被電擊的魚一般抽搐不已。

  「快看,快看。這個小賤貨真的又感覺了。」

  蘭妮面色潮紅,喘息身沈重。

  「站起來,站起來,把腿張開。」

  蘭妮哆嗦著爬起來,她流著精液和淫水的下體毫無保留的暴露在每個男人面
前。

  剛剛被中出內射的小穴還合不攏,紅腫的陰唇上來殘留著點點處女血迹。

  「爸爸,蘭妮,想上廁所,蘭妮想要尿尿。」

  少女帶著哭腔。

  盡管如此,她還是顫顫巍巍的站在原地。

  「想尿尿?那你就給我當場噴出來吧!」

  邪教徒拽下腰間的皮帶,對準少女粉嫩鮑魚「咻」的一聲狠狠抽去。

  「啊?!!!」

  少女瞬間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她雙眼上翻,眼淚鼻涕口水同時湧出,在她
向後摔倒的同時,她雙腿之間竟同時射出兩條水柱。

  一條帶著微黃,一條清澈透亮。

  「尿了,尿了,蘭妮受不了了,嗚~~」

  邪教徒們一擁而上,餓狼撲羊,徹底將少女粉嫩的身體壓的看不見。

  只有那只從男人腰間伸出來的緊繃腳丫才能證明,這群男人身下,正有一個
可憐巴巴的少女正在一波又一波的被送上快樂的高潮。

  木制大門被人一腳踹開,邪教徒們匆忙的回過頭來,看看到底是哪一個不速
之客敢來打擾他們的性質。

  來者身穿一套傷痕累累的破鐵铠,臉上還有幾道還在滲血的爪印。

  他長劍萦繞著不詳的火光,劍刃上吞吐的火苗正隨著主人的怒火俞燒俞旺。

  「人渣們,接受正義的制裁吧!」

欧美人成A片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