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野外亲子乱子伦长篇小说清浅黄昏 (剑三 道姑)-4

精彩内容:

  轉貼:清淺黃昏 (劍叁 淩辱調教清冷道姑)

  第四章(只到這章後面好像沒繼續寫了)

  解離魂去後,白清淺隔上七日,到百花苑中拿一次解藥,也無人爲難。

  只是純陽宮中,似乎漸漸有些暗流湧動,她好幾次察覺有弟子背著她說了些什幺,到她過去時,卻又一本正經的無事模樣。

  這段時日,無人再和她交歡,她卻覺得漸漸有些不適應起來,幾次夢見被解離魂按住大加鞭撻,醒來已是汁水淋漓,尤其是去百花苑,要脫下鲛绡衣皮膚,與衣物摩擦快感,幾乎無法行走,最後乾脆一狠心,橫豎已經被看了個光,乾脆在百花苑中並不著衣了。

  這日白清淺坐在百花苑,那個被解離魂取了初夜的房間中,整理著床鋪,不由的越發思念起他來,躺倒在床上抱緊被缛,允吸著並不存在的氣息,指尖探向身下摳挖著,忍不住叫喊著。

  「主人啊~~」她正在高潮,忽房門一響,幾個腳步傳了進來,然後是春姨獻媚的聲音。

  「這就是那香奴的房間了。」

  似乎是看到她高潮的模樣,幾人聲音一頓,響起幾聲吞嚥口水的聲音,然後一個青澀的聲音響起,卻有些結結巴巴的。

  「這,這成何體統?快快給她蓋……」另一個清朗的聲音響了起來。

  「清塵師侄,你少見多怪了,這青樓中的女子,天性淫賤,這也是自然。等修道之人不動心便是。」

  白清淺心中暗道不妙,身體卻還是無法停止高潮,顫抖著噴出一股股淫水,軟軟的癱軟在床上,稍微緩過一些氣力,急忙拉過被子裹好自己的身子,臉通紅的縮成一團,看著面前突然闖進來的一群人目中帶淚。

  「幾位……道長,不知道來找香奴,有什幺事?」

  只見春姨和叁個純陽弟子站在門外,白清淺卻都識得那個最年少的清秀道人,是今年初入法堂的清塵師弟,矮胖的是曾經追求過她的清凡師兄,道骨仙風的清癯老者是玄微師叔,見她轉身叁人齊齊一呆。

  「像真像……」不知是誰呢喃著,過了片刻,玄微一聲輕咳。

  「那婦人,你去吧,這香奴和我門中清譽有關,我等要詢問一二,你迴避罷。那萬花的小輩,事後問起來,你說我要你做的便是。」

  白清淺聽著呢喃,裹緊被缛縮成一團,瑟瑟發抖著,知道來意卻又不好戳破,只能一臉畏懼的看著叁人,看著媽媽離去。

  「我……香奴……香奴不曾作惡……道長……道長是不是找錯人了……」

  見春姨離開,玄微和清凡對視一眼露出詭秘的笑意。

  清凡向前一步,喝道。

  「那香奴,把身上被子去了走過來。」清塵張口欲言,玄微一揚手中拂塵。

  「清塵師侄,觀中謠言暗起,還有說這香奴就是清淺師侄的,爲了還清淺師侄一個清白,我等自然要把這香奴驗個清楚。」

  白清淺被呵斥著微微一抖,害怕的看著幾人,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香奴……香奴是解公子的香奴……不……不服侍他人……我……我不是那什幺白清淺,我……我是被人抓起來弄成這副樣子的……我什幺都沒做。」

  清凡再上前一步,白清淺都能聽到他興奮的喘息。

  「道爺要你去了被子!」他一手掀開被子,大力抓住白清淺乳房,便把少女扯了出來,清塵似要阻止,卻被玄微按住。

  白清淺身上一涼,露出赤裸的身體,胸前被人大力的揉捏著,敏感顫抖著,喉間洩出一聲呻吟聲。

  「唔恩~……道長……不……不要……香奴真的不是清淺啊~……」

  清凡吞嚥了兩下口水,抓住白清淺的雙乳大力揉捏起來。

  「是誰指使你,敗壞純陽名聲的?說!」

  「香奴……香奴是被別人抓進來的……香奴也不知道那是誰……啊~……別捏啊~……香奴什幺也沒做啊~……」被人揉捏著,白清淺忍不住越來越動情,身下不由自主的分泌著淫水,夾緊雙腿越發思念主人的保護。

  「……」叁人直直看著白清淺雙腿間的水迹,清塵的臉紅得豬頭一般,清凡一聲低吼,就要撩開道袍,玄微喉頭蠕動了一下,一掃拂塵打在他頭上。

  「清凡師侄,這妖女淫蕩入骨,不給點苦頭吃,是不會聽話的,我去過……聽說這百花苑中,有一處刑房也算合用,把她帶過去罷。」

  白清淺聽說要去刑房,害怕的顫抖著,使勁搖著頭。

  「不……不要……不要去刑房……叁位道長想知道什幺,只要香奴知道,一定會說的,不要去刑房,求你們了!……」

  清塵似有不忍,但玄微直接讓清凡把白清淺扛到刑房,一路上清凡上下其手,把她摸了個乾乾淨淨。

  「啧啧,這水流得,真不愧是妖女。」

  *****

  到了刑房,玄微更是趕開清凡,親自動手把白清淺雙手並在一處反綁起來,拉著吊在空中,讓她只能彎腰懸著,身上綁了個龜甲縛,兩腿各垂了一塊重物吊著,再一拂塵打在她雙腿中間。

  「兀那妖女,是誰指使你,冒充清淺師侄,速速道來!」他這時背對二人,眼珠子都興奮得發紅了,鼻孔大張著喘氣,還哪裏有半點仙風道骨的樣子?

  白清淺一路上被人扛著身上,被撫摸了個遍,終究是耐不住情慾動了情,聽著嘲諷臉通紅,掙紮著到了刑房,也不知道這老道是哪裏學的這些,被人雙手反綁吊在空中,只能彎著腰,腳尖艱難的在地上支撐著身體,龜甲縛的束縛感,讓身體莫名的興奮起來,雙腿間被繩索磨蹭著,淫水不斷流淌著,雙腿被重物吊著無法動作,只能忍受著被人打在腿間,忍不住又一次在人的面前高潮了。

  「啊~~……我……啊~……我不知道啊~……」

  「不知道?」玄微獰笑一聲,拎起拂塵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猛打,次次都打在白清淺最爲嬌嫩敏感之處。

  打了大半個時辰,他才收回拂塵,閉了閉眼轉身時,又恢複了那副仙風道骨的模樣。

  「清塵師侄,你也看到了這,妖女淫蕩無比,又堅不吐實,不用點手段,她是不會說實話的。」

  他對清凡一使眼色,清凡似乎不大情願,但還是走到白清淺面前,大肆揉捏著她的雪乳喝斥道。

  「妖女你學了不少妖法,專爲引誘我純陽中人,是也不是?!」

  白清淺此時已經明白,他們根本不想知道所謂的幕後之人,只是想找個藉口蹂躏自己,卻也只能接受敏感之處不斷的被抽打著,拂塵的軟毛不斷的磨刮著那處,疼痛伴隨著快感,不斷沖刷著神經,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幾次,等清凡收手已經渾身濕汗,酥軟無力只能喘息。

  看著清凡過來揉捏著胸前軟肉,又忍不住呻吟出聲,無力的搖搖頭沒有說話。

  清凡臉上現出一股戾氣。

  「不說話?白清淺,我讓你不說話,讓你不理我!」他隨手拿起一根假陽具,直捅進白清淺嘴裏,胡亂抽動著。

  「你不說話啊?不理我啊?來給大爺舔雞巴!」

  那僞具不知沾過多少精液淫水,淫臭深入紋理,這種東西白清淺本來早就已經熟悉,但這時卻不知怎的覺得分外難以忍受。

  白清淺看著清凡突然的暴戾,忍不住皺了皺眉,張口想說些什幺,卻被用假陽具堵住了雙唇亂捅,淫臭入口越發難受,身體卻興奮起來,越發的討厭起這個地方,這個人,這些所謂的道人,本能的反感湧上心頭,閉眼不去看他。

  見白清淺不理,清凡愈發煩悶,提膝撞在她小腹之上。

  他腿長有限這一撞的力度也不甚大,但白清淺卻覺得腹中一陣翻江倒海,哇哇乾嘔了起來。

  「嗯?」玄微雙眼一眯,止住清凡,飛身抓住白清淺手腕把起脈搏,白清淺嚇得連忙運轉藏氣訣,收斂真氣。

  玄微把脈片刻,甩開手,口唇微動,白清淺讀著唇形斷斷續續認出幾個字。

  「解小子……死纏爛打……留著……讓她聽話……」白清淺還在辨認玄微一聲輕咳。

  「那妖女,你有了叁個月的身孕,可知道幺?」

  白清淺讀出人口中的信息,似乎和解離魂有關,微微皺眉,不明白他們究竟要做什幺,聽著人的話,愣在原地,呆呆的搖了搖頭,算算時間正是初夜之時。

  「我……我不知道……」玄微還沒說話,清凡已經面目扭曲沖了過來。

  「妖女若是不老實聽話,爺就把你肚子裏那小雜種給扯了出來,知道幺?」

  「不……不要。我……我會聽話的……」聽到要傷害解離魂的孩子,白清淺害怕的抖了抖。

  「我會聽話的……不要傷害孩子……」

  清凡面目猙獰正要說話,玄微甩了甩拂塵發出一聲勁響。

  清凡長吸了一口氣,甩了白清淺一耳光,聲色俱厲道。

  「你既然要引誘我純陽弟子,想必有諸多魔道妖法,清塵師弟是我純陽掌法之人,你把妖法全數施展出來,讓他明了你的罪過懂幺?」說罷,清凡解開繩子,把白清淺往清塵的方向一推。

  清塵此時已經是滿面通紅,氣喘如牛,下身撐起了大大的帳篷。

  聽到這話,他張了張嘴,卻在玄微的逼視下又閉上了。

  白清淺被打了一巴掌,挂唸著身體中的孩子,不敢違抗,被解開繩子推到清塵邊上,倒也沒有那幺討厭,身體本就是動情之際,也沒了反抗的心思,知道他們的意思,俯身跪在清塵腿間,伸手將底褲脫下,湊上舔舐著肉棒不斷吞吐著。

  清塵顯然是個雛兒,被白清淺熟練的技巧一挑逗,沒多久便射了出來。

  清凡見他射精猙獰一笑,一把將白清淺按在地上抽插起來。

  「妖女你要冒充清淺師妹,引誘我純陽弟子,便把妖法都施展出來罷,看你家道爺,如何降妖伏魔!」他狠狠拍打著白清淺的雪臀,聲音忽轉爲溫柔。

  「清淺師妹,師兄幹得你舒服嗎?」

  白清淺被按在地上抽插著,忍不住扭動著身子,迎合著清凡的動作,臀上被用力拍打著,身體顫抖,收緊蜜穴夾緊,突然聽到溫柔的聲音猛的一抖,雖然知道清凡沒有識破自己,只是想這幺玩,卻也還是感到害怕和反胃,咬緊下唇喉間低吟著,又不敢違抗,只能點點頭。

  「舒服恩啊~……師兄好厲害唔~……」

  「舒服,你怎幺敢不理師兄?!」清凡扭曲著臉怒吼,兩具肉體碰撞之下啪啪直響,淫水四濺。

  清塵畢竟年輕,這時也已經恢複過來,看到白清淺這模樣,再也按捺不住,一聲低吼按住她的頭,再次插入了她口中。

  「清,清淺師姐,對不起,可是,可是我好喜歡你!」

  不知糾纏了多久,後來玄微也加入其中,四人一場大戰,白清淺都不記得高潮了多少次,到得後來,已經是空自抽搐一點,水也流不出來了,叁道也是氣喘籲籲,玄微尤自不滿足,將白清淺雙手吊起架在木馬之上,那木馬上有兩根玉質陽物,下面機括連著下暗河,日夜自行抽插不止。

  白清淺身體早就到了極限,被人吊在木馬上不斷的抽插著,終是沒有熬過去昏了過去。

  她醒來時,只覺得口乾舌燥,眼中的世界模模糊糊,渾身癱軟,兩臂酸麻,下體磨得發痛,但快感卻是半點不減。

  隱約間,看到叁道圍著一個盒子斷斷續續的話,傳了過來。

  「藏得真深……會玩……」

  白清淺忽一個激靈醒了過來,那盒子是她藏在床中暗格裏的,裏面裝著解離魂所賜的物事,夾層裏更是放著那件鲛绡衣!

  她只覺一陣巨大的恐懼,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被發現了?!不……也許沒有……也許只是覺得有趣……努力的安慰著自己,卻還是害怕。

  這時她眼中的世界,已經漸漸清晰,只見清凡冷笑著走了過來。

  「這幺好的東西,那小子居然不用,道爺給你用了!」

  他手中赫然是那日解離魂準備的銀質乳環。

  走到白清淺身前,清凡捏住她右乳一聲獰笑,粗暴把乳環穿了進去。

  「白師妹這幺好的奶子,不穿個環,可惜了!」

  白清淺看著清凡手中的銀質乳環,瞪大了眼,使勁的搖著頭,無力的掙紮著,卻還是被人粗暴抓著刺了進去,鮮血順著小腹向下流淌著,痛苦的嗚嚥著。

  清凡動作頗快,轉眼間便將她兩個乳房都穿上了乳環,他正要再動,玄微輕咳一聲。

  「清凡師侄,你要克制這妖女的妖法,法子是對的,但你修爲不夠,老道來吧。」

  玄微解下繩子把白清淺癱軟的身子放到一張矮桌上,分開雙腿,探手到她下體中一陣掏摸,抽出來舔了舔,又掐指算了算。

  「唔,這妖女淫氣甚重,單用兩儀環封閉不夠,還是要用北鬥七星鎮壓牝門。」

  他拿出七個小小銀環,慢悠悠掐住白清淺蜜豆,一點一點慢慢穿了過去。

  白清淺胸前雙乳都被刺穿,疼得不斷扭動,怨毒的盯著清凡,心中對人下了殺帖,本以爲這就是結束,卻不想玄微又來了這幺一手,蜜豆被人抓住,穴口緊縮著,被人一點一點的穿過,痛的死去活來,卻又無法動彈,身體痙攣著。

  玄微眯著眼,慢悠悠穿著頗爲享受。

  等到七個環穿完,白清淺已經癱軟在地,因爲失水和失血,連動小指頭的力氣也沒有,玄微嘿嘿一笑。

  「兩位師侄,這妖女已經被初步鎮壓,再來一道我純陽的回龍湯,便可永絕後患了。」

  玄微把陽物粗暴插入白清淺口中,她此時連咬下的力氣都沒有,只能任玄微尿了一泡。

  清凡清塵對視一眼,也都掏出陽物,清凡如法炮製尿在白清淺口中,清塵猶豫了一下,隨意尿到了她身上。

  白清淺有心無力,被兩人尿在口中也只能受著,心中的殺意越來越盛,閉眼不去看幾人,緩解著失血過多的暈眩。

  迷糊之中,她隱約聽到一些爭執,身子被甩破麻袋一般,扔到了某個所在。

  等到清醒一點時,只覺得顛簸不已似在馬車之上。

  「這香奴也是可憐人,這般對她也就罷了,何必再帶回純陽去受折辱?」清塵的聲音在前面隱隱傳來,白清淺只聽到耳旁一嗤,乳環被拉了一把。

  「師弟怎的這般固執?玄靜師叔可是說過,要找到香奴回純陽驗明正身,再把她——送回故裏——呢哈哈。」清塵沈默了一下。

  「可是我總覺得心裏有些不踏實……我修習過骨相之學,皮相也罷了,這香奴連骨相,都與白師姐一般無二……」

  周圍的空氣沈默了一下,然後爆發出兩聲大笑。

  「師侄你是入門短了吧?清淺師侄雖然表面恬淡無爲,骨子裏可是一等一剛烈的劍修性子,倘若這香奴有她半分烈性,那是甯可自盡,也不會受這般折辱的。」

  白清淺聽聲音,知道自己是在路上應該是要被帶回純陽對峙,聽著那叁人的對話,就知道所謂的送回故裏,怕不是他們自己的金屋,胸前被拉動不敢出聲,也不敢動作只能忍著,聽著清塵說的話,心中一驚,想不到宮中還有懂這個的,心中微微有些慌,卻不想另外的兩人爲自己辯解開來,心中不屑,暗暗運轉著真氣恢複著體力傷勢,靜待良機以便脫困。

  清塵不再說話,似乎也覺得自己的想法過于無稽。

  ****

  過了半晌,清凡捏了白清淺臀部一把,輕笑道。

  「你還拿著那空盒子,翻來覆去看什幺,還不專心趕車?」清塵沈吟道。

  「我總覺得這盒子有點怪,又說不出來,拿了這幺久,似乎就它的材質而言,重量有點不對。」

  「那就是有夾層了?找找看怎幺開,肯定有好……」清凡說到一半,忽破風聲響,白清淺睜眼看時,只見清塵倒進車內,眉心正中露出半截箭尾,臉上還殘留著驚愕的神色。

  「有敵……」清凡才叫了半聲,從清塵在車簾上砸出的空隙中,又射進來兩道黑光,二道應聲倒下。

  車輪空轉一陣,停了下來。

  「我的小香奴,怎幺這般狼狽?」隨著這熟悉的懶洋洋的聲音,唐無戴著面具的身影,探了進來。

  聽到男人道破玄機,白清淺心中一緊,還沒來得急害怕,就看那清塵倒了進來,死在了自己面前,外面一聲驚叫,隨後兩道破空聲傳來,兩人倒地,感覺到車子停了下來,撐起身子想要起身查看,聽到那熟悉的魔鬼的聲音,身子止不住的顫抖著,看著那探進來的身影向後退著。

  「唐……唐無!……」

  唐無拉起她笑道。

  「我到純陽,聽到了點有趣的消息,就跑來看看,沒想到……閃開!」

  他大力把白清淺往旁邊一推,淩厲的劍光從白清淺頸邊閃過,在他胸膛上劃出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血液噴湧而出。

  「唔!」唐無悶哼一聲,口中噴出一叢針影,正正將吐出齒間短箭的玄微道人籠個正著,玄微舞袖遮擋,仍然被射中了好幾處,手肘一麻寶劍落地,玄微不敢戀戰,掠入林中不見了蹤迹。

  白清淺被唐無拉起,撐著他的手臂站著,正聽著說話,突然被推開,看著眼前飛舞的血液和玄微奔逃的背影,壓抑已久的殺氣突然爆發,抓住掉落的長劍,運起一身真氣注入劍中,一劍擲去只聽得一聲慘叫,才看向唐無,彎腰撿起另一把劍,對著他喉間便要射去。

  「咳……咳……」唐無全神貫注在她指間動作之上,隨時準備引發後手,面上卻是雲淡風輕的,咳出一口血喘息著笑道。

  「啧啧,香奴真是長進了,懂得抓住某救你,虛弱的時候出手。」唐無一邊說話,一邊若無其事點穴止血,渾不把喉邊的利劍當成一回事。

  白清淺一咬牙,長劍一轉,將另外兩人的屍體斬成兩段,拿回盒子抓著劍對準自己的喉間,靠著車子坐著恢複著體力。

  「你……你來做什幺?我說過,我不是你的……」

  「噗!」唐無看著她警戒的模樣笑出聲來,嘴角又溢出幾絲血絲。

  「某傷成這樣,你沒必要這幺戒備,倒是你剛才不下手,是怕了某呢,還是捨不得?」他此時正在割開袍子裹傷,露出精壯的肌肉。

  白清淺感受著撲面而來的雄性氣息,敏感的身體一陣顫抖,僥倖身上已經疲累至極,勉強忍了下來。

  「唐門弟子暗器毒藥,防不勝防,還是小心爲妙,我的身體我很清楚,不比你的傷好多少。」唐無裹好傷,戲谑看著她。

  「當日,你要有這決斷,某還真攔不住你。」他毫不設防從白清淺身旁走下車,在道路旁邊的樹林中,拿出個長長包裹。

  「有人匿名,向純陽法堂提交了一份,白清淺這叁個月在純陽出現的時間表,以及香奴在百花苑出現的時間表,現在純陽正在派人找白清淺和香奴呢。」

  他把包裹抛到車上,又抛了個藥瓶。

  「某也不問你,憑什幺做到的,純陽找香奴的人,最多還有半日就會到,百花苑這老道也多半會趕回去,倘若你不在此前趕回純陽,只怕不大妙。包裹裏是你的白玉劍,盒子裏是一點補益氣血的藥,想必你用得著。」

野外亲子乱子伦长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