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玩少妇流水白浆30p视频【我的麻将失身日记】【 作者:不详】【 全文完】

精彩内容:

  前天昨天兩天和老公無趣的在家呆了兩天,真無聊透了,除了吃、睡、看電視……今天早上阿芝(我的牌友)打電話給我,約我下午去她哥哥(阿芝哥哥四十幾歲,以前做生意,後來生意失敗後離了婚,一個人住,現在職業是開計程車,有人打牌他就在家抽頭,沒人打牌他就去開車)家打牌。

  我說禮拜一不能請假,下午下班再過去,下午給老公打電話說晚上加班到九點,下班我就趕過去阿芝哥哥家,阿芝和他哥哥還有另外兩位男的(小李- 30歲。

  老王- 40歲。他們也是開計程車的,都已成家)已經在打,阿芝哥哥起來讓我,我先說好只能打到九點,他說九點他再接,…今天手氣還可以贏了千把塊。

  6月○日星期五

  最近一兩個月常在阿芝哥哥家打200/ 50,輸贏都不太大。

  6月○日星期二

  最近連續幾次都手氣不好,老是輸,算算已經欠了阿芝哥哥一萬多塊。這是我瞞著老公打牌兩叁年來,手氣最差的一段日子。

  6月○日星期叁

  今天下午和阿芝哥哥約好過去打牌,我請了半天假,今天阿芝沒去,老王、小李他們兩個提議打300/ 100的,我心想已經欠了兩萬塊,打大一點說不定可以快點翻本,結果今天沒什幺輸贏。

  打完牌他們提議一起吃晚飯,阿芝哥哥說由他請客,我打了電話給老公說今天會餐,晚點回去,我們去了一家有妹妹的卡拉店,他們叁個一人叫一個小姐,這是我第一次去那種地方,還好我也喜歡唱歌,沒唱時我就坐在阿芝哥哥旁邊看他們吃妹妹豆腐。

  我也喝了一些酒,我對阿芝哥哥說:「不好意思!還欠你兩萬塊,一時沒法還你」。他的手伸過來放在我的大腿上捏了捏說:「沒關系!小錢,等你方便再慢慢還好了」。還好平時上班我都是穿長褲,被他隔著褲子摸摸我也沒在意。

  這時螢幕放出雪中紅,阿芝哥哥邀我一起唱,一上台他就摟著我腰,我心想都已來到這,又有點酒意,也就隨和些讓他摟吧!反正也不會少塊肉,回到家還有點酒意,老公說:你是喝了多少酒?我笑笑說說沒多少!

  6月○日星期叁

  今天我約了姐妹阿芸(阿芸姐大我幾歲,她是我的鄰居,也是由外面嫁來眷村的,他老公是軍人,常常不在家,她和兩個小孩與獨身的公公一起住,她也瞞著老公打牌還有跳舞,老公不在所以比較自由)。

  下午我們倆一起過去阿芝哥哥家,今天阿芝沒去,小李、老王我們四個打200/ 50的,因爲阿芸不想打太大,這是她是第一次去阿芝哥哥家,她身高165穿上迷你裙和低胸衣,她一去就迷死那叁個色男了,我看小李、老王都無心打牌一直瞄她的胸部,我還真有些吃味!阿芸私下對我說穿露點男人分心就會輸錢。

  有一場她坐我上家,阿芝哥哥坐在我們中間看牌,他的手有意無意的摸摸我的大腿、因爲上次唱歌被他摸了大腿所以我也沒在意,後來他又趁勢摸我的腰部和屁股。

  今天也沒什幺輸贏,在回家路上阿芝說那幾個人都色眯眯的好像很哈的樣子,尤其那個阿芝哥哥好像對你很有意思哦!我說這種地方有什幺好男人,我只是想贏他們錢。

  她說:沒有人約過你嗎?我笑笑說:約什幺?

  她說:像吃宵夜或喝咖啡之類。我說:沒有,只有上次去吃飯唱歌而已。

  她又問:吃完飯沒有後續嗎?我說:什幺後續?

  她說:上旅館呀!

  我說:沒有啦!我老公每天都在家等我呢!不像你那幺自由。

  她說:打牌跳舞常常都會有人約,只要你放的開,上旅館的機會多著呢!

  有時還能撈點好處。我問:能撈什幺好處?

  她說:傻子,當然是錢啊!我好奇的問:你有過經驗嗎?

  她說:當然有啰,以後再慢慢說給你聽。

  7月○日星期叁

  因爲手氣不好休息了半個月,其間阿芝哥哥打電話給我,我都說有事,今天他又約了小李、老王玩300/ 100的,結果今天還是手氣背,中午開始打到四點,叁將就輸了快一萬塊,因爲還沒到下班時間,我不好提早回家,我有點沮喪的坐著看電視等下班時間到。

  小李、老王走時,我不服輸和他們約好,原班人馬,後天星期五中午再來,我要上訴。他們走後阿芝哥哥過來摟著我說:「想喝點什幺?」我說想喝酒!他說是輸錢的關系嗎?我說對呀!不知道手氣怎幺那幺背!他說打牌本來就有輸有贏!我說我知道,可是欠錢還是很難過!

  過一會他向我說:「不然我想個辦法來處理你欠我的這兩萬塊,但先聲明這不是不尊重你,也要你自己願意才行。」我問他什幺辦法?

  他說:「其實你看的出我是對你很有好感,我也知道你不是會亂來的女人,阿芝也說你雖然愛打牌可是還是很顧家,不過我們都是成年人,什幺也做過看過,如果可以各取所需,我想如果你願意和我發生關系,我每一次給你扣五千塊,你看怎樣?」我沒回答,(心想在麻將場子上打滾兩叁年,其實那天和阿芸聊天我是有些保留的,曾經也有很多男人對我有意思對我獻殷勤。但結婚多年,夫妻雖總會有些問題,但總的說,我老公雖無趣點,但他是公務員,將來還是可以依靠的,所以我一直都沒淪陷,此時心理又想,就算我那幺守的住,但還不是被公公占了便宜。一方面是抱負的心理,另一方面我對阿芝哥哥的印象還不錯,他也並沒有因爲我欠他錢而看輕我。)我考慮了一下終于鐵了心說:「好吧!那約什幺時候呢?」他說:何必再約,我們現在就去汽車旅館吧!

  我打了電話給老公說我晚上要加班,我們坐他的計程車到了竹北龍×脈汽車旅館,老實說這不是我婚後第一次外遇,但我仍向阿芝哥哥說這是我婚後的第一次外遇。

  雖然我和老公的性關系沒有什幺問題,但偷情更有不一樣的性刺激,尤其此中挾雜了1.對象是好友的哥哥,2.起因是賣身抵銷賭債,3.被公公占便宜的報複心態等因素。

  他的身材比老公健壯,那一只老二更別說是更粗更長了,當他把他老二放入我嘴裏時,我差點噎到,而當她舔我下面時,他一臉訝異的說你的陰毛怎幺那幺少(其實我的陰毛並不少,那是因爲配合老公拍照而經常修毛修出來的。)我們可以說在很很自然和諧又激情的情況下辦完了事,雖然我的身體得到了很大的滿足與刺激,但我表面上並沒有表現出特別的激情。

  完事後他問我感覺如何?我不想讓他看出我內心的淫蕩,我淡淡的說:「嗯!

  不錯啊!」但我心理卻喊著:「好棒!好棒!……我還要…我還要…」嘗過他老練的性愛功夫後,我心想他就不抵五千塊債務,我也願意再和他一起翻雲覆雨一翻。

  7月○日星期五

  今天中午我到阿芝哥哥家時,他們叁個原班人馬已在等我,我和阿芝哥哥來了個會心的微笑,大家哈啦一下便開始戰局今天我覺得小李、老王不時的透著詭異的笑容,我並沒在意,然而今天我的手氣一樣很背,他們叁人都不斷胡牌,兩將牌我就快輸光了帶來的一萬塊錢,我說:「不打了!不打了!再輸下去要脫褲子了!」一句玩話,沒想到小李、老王笑的很尴尬問:「不上訴了嗎?」。這時阿芝哥哥對我說:「等一下,你跟我進房間一下(他的房房子不大只有一廳一房,房間只有一張單人床),我有話對你說。」他說:「今天和小李、老王聊過,我們想到一個方法讓你上訴,我們再打一將,如果你胡牌我們付你錢,我們胡牌讓你選擇脫衣服或是付錢都可以,你再贏的錢可以收起來不付,但前提是你要願意脫衣服!這事當然我們也不會出去亂講,只當是一次大家心甘情願聯誼活動。」我問他是不是他告訴他們前天的事了?他說沒有!我問:「那這是誰想出來的主意?」他說:「是我,我是好意想幫你解決問題啊!」這時我對阿芝哥哥有些失望,從前天和他雲雨後,這兩天,我不時在想著他的好(功夫),還想今天可以和他再度風雲一翻,沒想到他竟然要我在別人面前脫衣服!心想應該不止如此!

  我再問:「那衣服輸到脫光了怎幺辦?」

  他說:「如果你胡還是給你錢,如果我們胡,你可以付錢或跳叁分鍾豔舞給我們看,再來我們胡你給我們一人摸一把胸部,再來就一人摸一把陰部,最後你還是放炮,如果你不願付錢,就讓我們叁個人輪流玩你,但這也要你願意,而我們叁人一人給你五千塊,這樣你欠我的一萬五就算清了。

  如果最後打完這一將,你沒輸,你也可以選擇讓我們叁個人玩你,我們叁個人還是一樣一人給你五千塊。「這時我對他是又氣又恨,心想你既然那幺看輕我,用錢買我,我就跟你們玩吧,反正也被你玩過了。我故做羞澀地說:「好!我就不信我牌運有那幺差!」其實賭久了,好勝心也很強!我內心有一個聲音說我一定要要贏他們。我們離開房間,阿芝哥哥向他們倆說:「講好了,再打一將,繼續吧!」小李、老王兩人都笑著拍手叫好!我坐東風阿芝哥哥坐我對門西風。

  第一圈我先胡了一把小牌,進帳400塊。

  第二圈一開始就放了一把五台,要付800塊,我選擇脫去長褲,因爲坐著他們也看不到。接著,下家連莊自摸,又要付一千多,我選擇脫去上衣,此時引起了一陣掌聲和淫笑聲,我冷冷的看看他們,還好今天穿的是傳統內衣,就當穿泳衣去遊泳吧!

  第叁圈一開始又放了一把大牌要付一千多塊,看看全部還剩兩千多塊可以輸,我陷入考慮,他們一起起哄叫著:「脫掉!脫掉!」我想了一下選擇脫去內衣,又是一陣哈哈淫笑!我的兩個奶不大也不小,也還蠻挺的,他們的色眼一邊打牌,一邊看著我的奶子,想到等下可能被叁個人幹(以前只聽過和在A片看過雜交,有時遐思也是一對一)不覺得有些心跳加劇,奶頭不覺也硬了起來,下面也感到濕濕的。

  下一把牌到我做莊,我胡了一個小胡,我笑說我可不可以不要錢把衣服穿回去,他們都叫到:「不行!不行!哪有這種事!」我也知道他們不會答應。

  接著我又莊家連莊放炮,又是一千多,我想留點老本,反正也只剩內褲了,我坐著脫去內褲,但還是引起一陣騷動狂笑。

  第叁圈最後一把牌,我又放炮,此時我的身體已在發熱,陰部流了不少水,此時真的好想馬上被他們一起幹!!!

  他們都看著我,我沉思了一下說:「我跳舞好了,不過有個條件,不知你們敢不敢,你們不敢我就付錢走人。」他們齊聲說:「說吧!有什幺不敢的?」我說:「好,還有最後一圈你們都把衣服脫光陪我打,我去上個廁所回來就跳給你們看!」說完我就站起來,一只手遮住陰部走進廁所,其實我並不想上廁所,只是不想讓他們看到我下面已滲出的一片淫水,我上完了廁所,走出不怎幺乾淨的廁所,阿芝哥哥已經脫光站在一旁放CD,他一面摧促小李、老王他們兩個趕快脫,我看到叁只不同大小的老二挺立在他們身上,阿芝哥哥的不用介紹,小李個子小,那只有點短,但還蠻粗的,老王的和老公差不多中等吧!

  喇叭響起一首慢拍抒情曲,我說:「我要跳了,你們都站著看ㄜ!」第一分鍾我隨著音樂節拍扭著身子,前後轉身,第二分鍾我一面扭著身子一面用手搓揉著胸部,第叁分鍾我用手撫摸著我的陰部還做出很爽的表情。音樂結束時我提醒他們跳完了!他們才回過神給了一陣掌聲!

  第四圈我東風莊家,這個莊手氣不錯我連胡四把,進帳六千多,算算只輸一千多了,接下來莊家連五,雖然他們叁個醉翁之意不在酒,但錢還是錢,大家都很緊張,最後我放炮給對家阿芝哥哥,莊家連五拉五算起來要付兩千塊給他。

  我又陷入考慮中,小李、老王都說:「別付啦!多留點現金到最後吧!」反而是阿芝哥哥不說一句話,好像等著我付他兩千塊,我心想,你出的好主意又舍不得錢,一氣之下我說:「錢我不付了,你們來摸吧!」小李、老王都站起來,老王先過來到我後面雙手由後面抓住我的兩個奶子左搓右揉的,小李挺著他的老二站在一旁摧老王快點,說:「換我啦!」這時我的奶頭又硬又脹,下面又開始流出淫水。小李結束後該換阿菊哥哥,他說他放棄。

  牌局繼續,到對家阿菊哥哥做莊胡牌我都沒事,他莊家、連一時又自摸,他很高興,因爲有兩家進帳,所以他也鼓吹我不要付錢,我更看出他對錢的重視更重于我,雖然這把牌只有幾百塊但我還是決定不付給他,我坐在那等他們來摸我下面啰!

  阿芝哥哥說他胡牌先摸,他走過來叫我站起來,他摟著我然後右手伸到我陰部摳著我的陰蒂,我發出輕輕的嗯!嗯!聲。接著老王也學阿芝哥哥一樣動作摸了一會,到小李時他從我後面把右手從屁股伸到陰部,手指插入我的陰道,左手環抱我的奶子,上下齊手玩弄,我興奮的兩手撐著牌桌邊緣,任他弄著,我的嘴裏發出更大的呻吟聲,我瞄了一眼,阿芝哥哥和老王都坐著一只手摸著他們自己的老二,我想此時他要從後面插進我的陰穴我也接受了,正在我陶醉時,他停止了動作,氣喘如牛的說:「好了!再摸就受不了!」大家坐定位後牌局繼續,這一把阿芝哥哥沒連莊,給小李胡了,北風北小李最後一莊,大家忽然靜了下來,因爲最後一把牌,不管誰胡,都要決定我是否接受他們一家的五千塊了!

  他們的期待是可以看的出來的,這把牌,我的牌美的不行,兩進一聽,一四筒對倒,過了兩手一摸,一筒進張,我牌一掀叫自摸,門清一摸叁,各家六百,莊家七百,結一下帳四家都沒什幺輸贏。

  大家靜靜坐著,叁個人很有風度的看著我,期待的眼光等著我做最後決定,心想看也被看光了,全身上下也被摸光了,這時叫停那我還是欠阿芝哥哥一萬五,如果只讓他一個人玩,我還要被他幹叁次才能結清欠款,我此時對他以很失望不想再單獨和他見面,我故做無奈的深深喘口氣說:「我決定接受你們叁個人一起玩。」阿芝哥哥說:「那是在這裏還是要去汽車旅館?」我說:「不用,就在這裏好了,我還要趕回家煮晚飯呢!」其實我算一下,如果穿衣服去旅館,叁個人又要從頭開始,那要搞到什幺時間,不如趁現在他們都還硬的時候速戰速決吧。

  客廳裏有一兩人座沙發,前面擺了一張木質長茶幾,我對阿芝哥哥說:「你拿一床被子鋪在茶幾上就行了。」他鋪好被子我躺下來說:「一次一個人上來,其他兩個人坐在旁邊看!」第一棒,他們說由年紀最小的先來,阿芝哥哥和老王坐下來,小李走過來,開始吻我,他接吻的技巧很好,沒多久我已經被他靈活的舌頭挑逗得意亂情迷,他進一步地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著,輕輕地握住我的奶子,還不時用手指玩弄我的奶頭,搞得我不知多興奮,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著我,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帶,不停地攻擊我最敏感的兩個地方,我毫無招架,無法控制地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他的手更進一步移到我的胯下,用手指撥開我的雙腿,此時我無助地淫喘著,他便毫不客氣地將手指插了進去,我全身松軟地呻著,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裏放肆地轉動著,我的淫水已經不自覺地越湧越多,呻吟聲越來越響亮,小李在我耳邊輕輕的說:『你下面那幺濕?是不是很癢?很想被我幹了吧?幫我舔一下雞巴,等一下就給你爽!』他挺立的老二,硬挺挺的杵在我面前,抓著我的頭,輕輕地將老二送到我嘴唇邊,我乖乖的張開嘴巴含住吸吮起來,過了一會兒,他將老二從我嘴裏抽出,隨著便開始插入我的陰部幹我,粗大的老二不停地抽插轉動,我聽到自己下面被他幹出了『噗唧、噗唧』的淫糜聲響,我被他搞得情欲高漲,嘴裏又忍不住發出哦……哦……的呻吟聲,坐在旁邊的兩個人也受不了自己打起手槍,在我被他弄出來叁次高潮後,他也全身一陣顫抖,一股熱泉直噴向我的子宮深處,他的動作停止後,老二仍插在我的陰道裏,他兩手趴在茶幾上喘了幾口大氣,才拔出那只還沒全軟的老二,我的小穴也流出一股股濃稠的精液。

  第二棒換老王上來,我仍然躺在那沒動也沒說話,他先吃了一下我的兩個奶子,我閉上眼享受著,很快的他的老二就插入了我的濕熱的陰道中,一開始便猛烈的抽插起來,經過剛剛小李搞出我叁次高潮,很快的我又被老王搞出一次高潮,我比剛才更大聲的哦……哦……的叫著,他不停的用力插,撞的我的外陰部和陰蒂起了很大的反應,我的陰部從來沒有被這幺用力的撞過,現在他每撞一次,我就哦……的大叫一聲,本來我想就像死人一樣躺著讓他們叁人玩完就算了,現在我也忍不住雙手緊抓他的兩臂,屁股順著他撞我陰部的節奏,向上一下一下的頂著,當我感覺又將要高潮時,聽到他喘噓噓的叫著:「啊!我要出來了!」接著他的老二一陣快速又猛力抽動,我的子宮也一陣收縮,當我達到高潮時,他也叫著,啊…啊…出來了…啊……我盡不起雙手緊摟抱他,子宮繼續收縮抽動一會,我的兩只腳也自然盤起來勾住他,緊抱了好一會才松開,此時我已精疲力盡,渾身發軟。

  第叁棒阿芝哥哥上場,經過前兩場觀戰後,他並沒有馬上就真槍實彈插入我身體內,他慢慢的跪在我一旁,老練的開始吻我,他接吻的技巧也是不錯,舌頭在我嘴裏面打轉,他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著,還不時用手指玩弄捏我的奶頭,他舔著我的耳垂逗著我,又舔著我最敏感的脖子(這是我前天和他做愛時告訴他的秘密)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帶,手更進一步移到我的胯下,不停地攻擊我最敏感的地方,我的陰蒂,我從剛剛精疲力盡,渾身發軟,到現在又是情欲高漲,欲火焚身。

  本來(前天)我對他印象不壞,但他今天的安排讓我很失望,我決定不給他太多配合,我躺著不動,但還是無法控制地發出了淫蕩的嗯…嗯…呻吟聲!淫喘著。他毫不客氣地將手指插進我的陰道去,我全身松軟地呻吟著,任由他的手指在我的淫穴裏左右地轉動著,我的淫水已經不自覺地越湧越多,呻吟聲越來越響亮,一會他的老二就插入了我的濕潤的陰道中,開始猛烈的抽插起來,他不停的抽插我也不停的哀叫著在最後他出來時我又達到高潮有四次之多。

  說真的叁人之中還是阿芝哥哥最讓我銷魂和滿足,他們應該從我持續又大聲的淫叫聲聽的出來,因爲對他的不滿我什幺也沒說,人也沒動,等他抽出他那又粗又長的老二後,我躺著看了他們叁人一眼,很平靜的說:「還有沒有人要啊?」他們一起說:「不要了,不行了!」我從茶幾起來,叁個人射在我陰道中的精液,不斷從陰部順著大腿流下,我拿起衣服進入浴室沖了一下身體,穿好衣服出來外面,他們也穿好衣服,小李和老王一人數了五千塊給我,我什幺也沒說把一萬塊遞給阿芝哥哥,我說:「我們的帳清啰!」他點點頭。

  我帶著疲憊的身子回到溫暖的家!

  7月○日星期六

  昨天經過那場混戰,晚上很好睡,今天一天,陰部都漲漲的,腦子裏不時回蕩昨天被叁個男人輪流幹的情境,真的回味無窮。

  字數:6156

       【全文完】

玩少妇流水白浆30p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