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荒淫的明星聚会】

精彩内容:



  酒店對面有家不錯的中西結合的餐館,即有牛排、沙拉也有炒菜。

  “老板!一客牛排”小雄說。

  阿信:“老板我也要牛排”,小雄看一下四周,今天人很多,都沒位置了,幸好最角落那邊有個位置,他們趕緊去坐了下來,阿信:“我先去幫你盛湯”小雄邊等邊哼著歌,後面突然有個小孩的聲音:“媽媽!那邊有位置!”是一對年輕夫妻還有他們的小孩,他們在小雄的對面坐了下來,頓時覺得很擠,小雄開始觀察對面的那對夫妻,男的皮膚很黑,穿著很氣派,一坐下來就抽起煙。

  坐小雄對面的是他的妻子,看起來是屬于嬌小瘦弱型的,長的還蠻可愛的,帶著粗框眼鏡,束著馬尾,跟她丈夫坐在一起,感覺很不搭調,旁邊是他們的小孩,看起來大概才幼稚園大班吧!

  讓小雄驚訝的是那女人的穿著,她脫去外套後裏面的毛衫的圓領好寬喔!略可以看到裏面一點,她穿白色的內衣,在裏面就看不到了,這樣會更勾起小雄的欲望想看,但是她老公在旁邊,小雄動作不能太大,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偷看,“你的湯!”阿信回來了,這樣小雄就更不能偷看了。

  “來!牛排!”店員一放下牛排就匆忙的離去了。說也奇怪,他們夫妻倆坐下來那幺久了,但是卻一句話都沒說,就好像兩人是陌生人一樣,小雄猜想他們的婚姻並不美滿。

  突然!那男人跑走了,小孩叫道:“那是爸爸的朋友”小雄往小孩所指的方向一看,那男人旁邊站了兩男一女,他們談話談的好像很開心,應該是朋友,小雄想那男人應該是屬于浪子型的,就是有家不回,常在朋友家坐的那種,小雄看他妻子連看一眼都沒看,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對小雄很有利,小雄現在只要觀察阿信是否有在注意自己就行了,小雄繼續努力著,那少婦似乎也注意到小雄在偷看了,一不小時就四眼對焦,她匆忙地離開小雄的視線,似乎是害羞的樣子,小雄被她那幺看了一眼,感覺全身都觸電了,這少婦長的太像周迅了,嬌小玲珑。

  “來!我餵你吃一口”阿信的聲音嚇了小雄一跳,“喔!”

  少婦並沒有調整她的圓領口,難道她想讓小雄繼續看,不只這樣,她還不時彎下頭去吃面,領口更大,可以說是看的一清二楚,看她的胸部並不大,看她消瘦的身體也知道,但是看別人的總是特別刺激,小雄下面不知不覺開始充血了,小雄發現她有一只手一直放在下面沒有拿起來,不知道她在做什幺,小雄假裝叉子掉了,低下去檢,小雄看到讓雞巴徹底的勃起,她穿緊身的長褲,而且雙腳開開,她的手正隔著褲子在愛撫她自己的私處,小雄起身後,臉都紅了,阿信問:“你怎幺了?”

  “沒什幺我覺得很熱”

  “來喝紅茶”

  小雄喝了一大口紅茶,右腳脫下鞋子,伸腳去觸碰少婦的手,她嚇了一跳,並不作聲,小雄用腳輕輕在她手上碰兩下,示意要她手拿開,小雄幫她愛撫,她也知道,她手拿開後,小雄就趁虛而入,開始用腳在她私處愛撫,小雄注意她的表情,相當淫蕩,她現在一定很爽,小雄一邊幫她自慰一邊還注意她老公,她老公還在講話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老婆被調戲了,真爽!

  小雄一興奮,用腳拇指用力往內一戳,‘啊!’她叫了出來,小雄的腳立刻縮回來,小雄心裏一直狂冒冷汗,大家都看著她,她不慌不忙的跟她兒子說:“媽媽去上一下廁所,馬上回來,等等跟爸爸說一下喔!”

  小孩點頭說:“好!”

  她拿著皮包就走向餐館的洗手間了。

  小雄對阿信說:“你等一下!”

  “幹什幺!”

  “你別問了!”小雄笑著站起來也向洗手間的方向走去,阿信想了想有點明白什幺了,罵了一句:“死相!”

  小雄走進女洗手間裏面並沒有別人,只有那位女人,女人正照著鏡子,用水潑洗臉龐,女人一看到小雄進來,緊張的說:“你幹什幺?這裏是女洗手間耶!”小雄快步走到她身後,抱住她,雙手繞過她的腋下,愛撫著她的雙乳,小雄硬挺的雞巴在屁股後不斷的摩擦,她更緊張了,掙紮著:“你想幹什幺?別這樣!我有老公的,被看到就慘了”

  “你老公才不會理你呢!”小雄順口接上了她的嘴巴,她掙紮了一會兒,就不掙紮了,她轉過身來抱著小雄,小雄也抱著她,兩人擁抱在一起,兩條舌頭纏綿在一起……他們邊接吻邊往廁所進去,雙方都不肯先放開,小雄把門上鎖,這裏邊並不髒,有人定時在打掃而且這邊又是女廁,小雄迅速脫掉她的衣服和胸罩,小雄張開嘴壓在乳房上,把乳頭含在嘴裏吸吮著,一只手用力搓揉著她的乳房,“看你看人的眼神就知道你是個色狼!”她說著幫小雄解開褲腰帶,掏出小雄硬梆梆的雞巴,上下套弄……“我果然沒有看錯,你的雞巴真是極品啊!”

  “大嗎?”小雄把她按坐在馬桶上,“給你品嘗品嘗!”

  她沒有吱聲就把小雄的雞巴含入嘴裏,幫小雄口交,本來已經很粗壯的雞巴,把她吸了後,感覺更加粗硬,女人小聲地:“你有戴套子嗎?”小雄從口袋拿出保險套來,剛才在酒店肏林姐的時候他從衛生間拿了兩個套子,用了一個,另一個扔到床上,洗完澡穿衣服時候,隨手就放到了口袋裏。

  現在派上用場了,小雄把套子遞給了少婦,少婦撕開包裝,把套自戴在小雄雞巴上。

  “你想怎幺弄?”她問。

  小雄扶她起來,自己坐在馬桶上,讓她背對著他,那小翹又集中的屁股激起了小雄征服的欲望,小雄迅速把她的長褲連內褲扒到了膝蓋處,用手去愛撫她的私處,她的小屄陰毛很濃密,陰唇有些發黑,屄裏已經泛濫不堪了。

  她用手把自己的陰唇扳開,小雄扶住碩大的雞巴,他們兩人相當有默契,小雄的龜頭已經進了洞口,她慢慢的坐了下來,女人低低的叫了一聲:“啊……”

  雖然小雄沒看到她的表情,但是小雄知道她一定超爽的,小雄感覺到淫屄裏四周肉壁包覆的緊密感,深深的吐了一口氣,溫熱的肉璧包裹著小雄的雞巴,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興奮刺激不斷的升高、再升高……!

  小雄鼓起挺起腰杆,奮力地不斷挺進挺出的狂抽猛送,由于力道猛烈弄得女人整個人上下顫動,兩個乳房隨著身體作韻律的波動著,女人似乎有了快感,臀部有意無意的配合著深插淺出而時高時低,女人禁不起猛力的運動,開始淫聲連連:“噢……好舒服呀!”

  因爲沒有東西可以扶住,所以她彎下腰去,張開雙掌撐住廁門,這個姿勢小雄相當喜歡,因爲從小雄這個角度看下去,女人白嫩的屁股因爲肉體和肉體接觸的原因,變的更圓更大,小雄喜歡看著翹臀被肉體碰撞,一凹一凸的樣子,女人不斷的擺動臀部,那個曲線相當的美麗,越美麗的東西,小雄越是想征服。

  小雄奮力挺起身子,雙腳著地,站立起來,雙掌大張抓緊她臀部的兩塊大肥肉,更是奮力的撞擊她的臀部,女人小屄裏好多淫水,所以很滑,還很溫暖,被小雄幹到“滋滋”發聲,女人更是淫亂的狂叫:“唔……唔……唔……唔……噢…唔……唔……唔……啊…… 啊……啊……唔……好……唔……啊啊……喔……”

  小雄知女人好興奮,淫水流落在地上,慢慢小雄感覺到女人小穴裏面一下一下的收縮,全身起雞皮疙瘩,高潮來了,女人大叫:“啊……唔……好……唔……啊啊……喔……”全身痙攣,小雄感覺到小穴中一股濕熱噴向小雄的龜頭,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雞巴就像是正被一個小嘴不斷地吸吮著似的……女人高潮了,但是小雄還未高潮,小雄讓女人轉過身來,面對著他,女人臉頰泛紅,全身無力,小雄將她抱起,雙手緊緊抓住她的臀部,不讓她往下墜,讓她的背靠住廁門,可以減輕一些重量,女人雙手勾住小雄的脖子,雙腿勾住小雄的腰間。

  小雄使出渾身解數,更粗暴的穿刺蜜汁泛濫的淫屄,即使是幹穿了也無所謂似的,廁門被小雄一插一撞的,好像快被撞壞似的,小雄知道自己快射了,就在這個重要的節骨眼裏,他倆同時聽到一個聲音,“媽媽!媽媽!你怎幺了?你好慢喔!爸爸都在外面等很久了!”可惡她兒子進來廁所找媽媽了,她兒子敲著廁門說:“媽媽!快出來!”

  在這種節骨眼裏,怎幺可能叫小雄停下來,就算天崩地裂,小雄也要射精,小雄更狠更快速的抽插,他媽媽被小雄搞的要死,女人喊叫:“啊……我不行了……喔……喔……小鈞!…嗯……嗯……啊……先到外面等啊……啊……媽媽”

  小孩:“不要!我要在這裏等媽媽出來”

  女人:“不要這樣,小鈞乖!嗯……啊……聽……嗯……啊……聽媽媽的話……回……去…給…你…哎……唷……哼……唔……吃糖糖”

  她兒子似乎沒有想走的樣子,而且又在外面狂敲門,真煩!沒想到小雄必須在她小孩面前幹著她媽媽,在她的兒子叫聲之下,小雄更加興奮,抽插得五、六十下,小雄突然感覺一種麻癢快感,“啊……啊……”要射了!

  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你真厲害!明天給我打電話!”她把自己的手機號告訴了小雄,就急速帶著她兒子離開了,小雄在他們走後,才離開廁所,平白無故交到一位炮友,一位年輕因爲丈夫不常在家,而對性感到相當饑渴的少婦。

  “你可真夠嗆!看對了眼,一句話還沒有說,就能跑去打一炮!”阿信看著小雄搖搖頭說。

  小雄笑了笑又坐下來吃飯,吃了沒有幾口手機就響了,是宋祖英打來的,她說晚上有個聚會,想請小雄作自己的伴。

  小雄用眼神征求阿信的意見,阿信說:“你去吧!多認識些朋友也好,我明天還的起早,在說我也真累了!”

  小雄問清了宋祖英在什幺地方後就打車趕了過去。宋祖英在西單商場門前等他,小雄下了出租車就上了宋祖英的車,在車上宋祖英告訴他:“這是個性愛聚會,我老公到片廠去了,找你陪我,不介意吧?”

  “怎幺會呢?”

  “這是個秘密聚會,參加了可不許說出去,到場的人大多是明星!”

  “是嗎?太好了!”小雄顯得很興奮。

  車子開了有半個鍾的時間,才到達了目的地。打開車門的時候,是一個容納好幾部車的停車場。一下車,就有兩位妙齡的少女把他倆迎到電梯。在電梯上,也見不到有第幾層樓的標志。當電梯的門打開時,小雄和宋祖英就被分開了。

  小雄跟著一位女侍走過一條窄窄的通道,到達一個更衣室,小雄在台面的盒子裏摸出了一把帶有項鏈的鎖匙,仔細一看原來是紫色膠柄的鎖匙,上面刻有一個“五”字。小雄按照鎖匙的顔色和號碼打開自己的儲物櫃,遵照年青女侍的吩咐脫光身上的衣服放入衣櫃。換上一件白色的毛巾浴袍。

  走出更衣室時,女侍給遞來一杯飲料,小雄在接飲料時故意伸手去撫摸她的乳房,同時笑著問道:“是不是春藥呢?如果是春藥,我喝了忍不住,可就馬上要和你在這裏玩一場 !”

  那女侍雙手都端著飲料,只有任他摸捏,笑道:“藥倒是春藥,不過並不是讓你忍不住的春藥。而是等一會兒讓你們表演時不會出醜的春藥,喝了這杯,你們很快就會硬起來,而且不過今晚十二點,都不會軟下去哩!”

  她又打量了一下小雄說:“你的家夥不小,今晚一定會最受女士歡迎了!”

  接著,她領小雄進入了一個迷幻的景界,這是一個圓形的空間。所有的燈光都是經過反射而透散出來的,所以到處充滿了柔和的光線。

  圓廳的中間有一個叁層梯級鋪著白色羊毛地毯舞台。周圍用沙發座位像梅花似的圍著五座花瓣形狀。每個花瓣的沙發大約可以坐十個人。那些沙發的顔色全都是黑色,沙發所圍著花瓣形的地毯也是白色的。但是在彩色的射燈照耀下,就顯出了紅、黃、綠、藍、紫,等五個顔色。沙發前面擺著放滿食物和飲料的茶幾。

  小雄依照膠牌的顔色坐到紫色花瓣的五號座位。向左右一望,不禁暗暗吃驚。原來在座的全部是女士,而且連宋祖英和陳小藝也在場。而且就坐在小雄的身旁。小雄望了望旁邊的花瓣, 見藍色花瓣裏有八男兩女,紅色花瓣裏竟是九男一女,小雄正在替那男仕擔心。

  忽然有一個女侍把那位女士帶到小雄這邊。同時,宋祖英也被調位了,她被女侍請到藍色花瓣,又把藍色花瓣裏的一個女士調到紅色花瓣裏。現在那裏除了她以外,其余的人全部是男仕。陳小藝低聲向小雄說道:“在這裏是不可以和自己的伴做愛的,所以宋祖英要調過去。看到紅色花瓣裏的女人了嗎?那是張靓穎,超女冠軍啊!今晚,她要對付九個男人,夠她忙的啦!而你呀!也要應付我和其他八位女士哩!你可得加油啊!”

  一會兒。女侍送來一本像餐廳裏的菜譜一樣的精裝冊,打開一看,原來是遊戲的指引。大致上要小雄以九種不同的花式與九個女人造愛。而且已經明文規定那一個號數的女人用什幺姿勢。小雄看完之後,便讓她們傳閱。並囑咐她們自己被安排的花式。小雄看看其他花瓣裏的人,她們也正圍著研究劇本。

  小雄這才細打量身邊的這幾個女人,就個女人有五個有印象,出了陳小藝外能叫上名字的有瞿穎、陳紅、田震、劉亦菲,其余四個不認識,他就問陳小藝,陳小藝告訴他那四個女士分別是謝東娜、葛優的太太、當地一個老板的夫人江太太,苗乙乙。

  又過了一會兒,大廳裏響起了動聽的音樂。有一位身穿旗袍的司儀小姐走到舞台中間,用她一把銀鈴般的聲音說道:“各位先生女士,今天晚上……”

  忽然台下有人嚷道:“餵!司儀小姐,請你把旗袍脫下來一會兒,讓我們先欣賞你的美妙的身材,然後才開始宣布都不遲呀!”

  小雄扭頭看這喊話的人竟然是葛優。

  司儀小姐豔然一笑,果然把身上的脫下來勾在臂彎,讓大家清楚地望見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以及細毛茸茸的恥部。她轉了叁百六十度,向周圍的觀衆行過禮,接著宣布第一個節目由紅色花瓣裏的會員表演“九龍戲鳳”。

  紅色花瓣裏的男仕紛紛脫下白色的浴袍,張靓穎也勇敢地使自己脫得精赤溜光。那些男人其中一個托著張靓穎的頭,兩個托著肩膊,兩個拉著她的手,兩個托著她的臀部和大腿,還有兩個握住她的小腿和肉腳。九個男人合力把張靓穎一絲不挂的肉體擡到舞台上。

  首先是繞場一周,將張靓穎光脫脫的陰戶讓衆人看過清楚。然後讓她站在舞台的中間。接著,兩個男人擡起張靓穎雪白細嫩的地大腿向左右分開,另一個男人站在她對面,把粗硬的大陽具對准她兩片白嫩的陰唇中間的夾縫插進去。

  陳小藝附在小雄耳邊說:“第一次參加這個聚會的都會受到這種待遇的,你是第一次來,她也是第一次來,她是湖南衛視的台長帶來的伴!”陳小藝指指藍色花瓣裏的一個泄頂的五十左右歲的人。

  正在肏張靓穎的就是陳小藝的丈夫,小雄不其然地望了身邊的她一眼,陳小藝也正望著小雄。四目相對之下,她有點羞澀地低下頭。小雄小聲地在她耳邊說道:“你先生正在肏別的女人喲!”

  “那又怎樣呢?一會兒我還不是也要讓你肏嘛!”

  “現在可以先摸摸你的酥胸嗎?”

  “你最好也摸另一邊的陳紅吧!”

  “我不認識她,如果她生氣怎幺辦呢?”

  “傻瓜,如果你只摸我不摸她,她不生氣才怪哩!”

  小雄舒開兩條手臂,分別搭在陳小藝和陳紅的肩膊上,果然她們都沒有反對。小雄得寸進尺,就把手從胸口伸入,捉住了她們的乳房。

  小雄望了望陳紅,見她只是把嬌軀更靠近小雄這邊,仍然注視著台上的表演。

  這時,台上的男人一個接一個地輪流著把她們粗硬的大雞巴在張靓穎的屄裏抽送約摸十來次。

  小雄心想,張靓穎這次可吃不了兜著走啦!不過玩她的男人並沒有在她的肉體裏射精。倒是張靓穎自己被弄得淫液浪汁橫溢。每一個男人的雞巴從她光滑的肉洞裏抽出的時候,都見到她的陰道口閃亮著水漬的光彩。

  當台上九個男人的雞巴都插入過張靓穎的肉體後,他們的花式又有了變化,每一個男人輪流仰臥,粗硬的大陽具一柱擎天。那兩個擡著張靓穎的男人把她的嬌軀扛到躺著的男人上面,讓張靓穎的陰戶套上一柱擎天的肉棍兒。仰臥的男人們伸出雙手托住她一對微微向上翹起的奶兒。其他的男人也紛紛撫摸她滑美可愛的肌膚。

  後來,張靓穎伏在台上,讓男人們輪流跪在她後面把粗硬的大雞巴塞入她的陰道裏抽送。小雄知道張靓穎一定很滿足了,不過爲了遵守遊戲規則,她仍然要乖乖地挨插。好在這一輪之後,紅組的表演也結束了。

  紅組的男仕們擡著張靓穎下台後,黃組的表演緊接著開始了。

  黃組裏是兩男八女,他們分成兩部份,每個男人要應付四個女人。

  其中有一組中,女士們臀部相向伏在台上,輪流讓男人的肉棍兒去抽插她們的陰戶。

  另外一組四位女士手拉手,把男人圍在中央。男人則把她們逐一摟抱並將粗硬的大雞巴插入。

  綠組有五男五女,輪到綠組表演時,她們成雙成對一絲不挂的登上舞台。以五種不同的姿勢造愛。她們有的站著、有的坐著、也有的躺著。有時男性做主動,有時女性作主動,玩了一會兒,又交換伴侶繼續做愛。

  輪到藍組表演時,每一位女士應付四位男仕。她們像玩具一樣被傳來傳去,以各種不同的花式造愛。

  最後一組輪到小雄這一組表演。

  小雄和九位女士在座位上脫光了衣服,她們擁簇著小雄走上舞台。小雄第一次在衆目注視之下脫得精赤溜光,顯得很不自然。不過女士們倒很大方,她們一個接一個地向小雄投懷送抱。把她們的乳房接觸小雄的身體,也讓小雄撫摸過臀部。

  然後按照劇本的安排,順序和小雄開始表演花式性交。

  首先是葛太太,她仰臥著以最原始的方式,讓小雄壓在她上面弄。當小雄的雞巴插入她毛茸茸的陰戶時,她十分興奮,小肉洞裏淫水津津。小雄把她抽送了幾十下。

  輪到第二位是田震,她伏著,昂起白嫩的大屁股,小雄跪在她後面肏。

  第叁位是苗乙乙和小雄側身躺著玩。

  第四位是陳紅,和小雄站著做,因爲她不夠高,小雄要把她抱起來,才能把粗硬的大雞巴插入她的肉體。她低聲在小雄耳邊說道:“好舒服喲!不過夠喉不夠肺,一會兒自由活動的時候,記得給我吃一餐飽的啦!”

  小雄當然是滿口答應了,並讓她的雙腿垂下,她也讓小雄的雞巴抽離她的小肉洞。

  接著輪到了陳小藝,她躺在一張兩尺高的台上舉高著雙腿讓小雄玩“漢子推車”。小雄握住她一對小巧玲珑的腳兒愛不釋手,幾乎忘記把雞巴插進她的陰道,她輕輕踢了踢,小雄才把她的粉腿分開,將粗硬的肉棍兒塞進她的玉洞。

  第六位瞿穎也是像陳小藝那樣躺在台上讓小雄玩,不同的是她的雙腿垂下來。

  第七位江太太,小雄躺到台上,她站在地上表演“床邊搖蔗”。

  最後兩位是劉亦菲和謝東娜都是蹲坐在小雄身上,用她們的陰道套弄小雄的雞巴。所不同的是一個背向小雄,另一個面向小雄。

  試過了九位女士,覺得她們燕瘦環肥,那銷魂的洞眼也各有特色。回到座位後,她們個個意猶未盡,不過表演尚未結束,衆人只有坐下來觀看。

  壓軸的好戲是會所請來作真人表演的一隊叁女九男的組合。叁個女孩子每人以一對叁,一絲不挂地讓男孩子把雞巴插入她們的陰道、臀眼和嘴巴裏。她們不停地被插在肉體裏的肉棍兒抽送著。男孩子到了射精的時候,紛紛拔出雞巴,把白花花的精液射在她們的肚皮、屁股和臉上。

  十二位表演嘉賓退入後,司儀上台宣布表演結束,開始自由活動。于是,大家開始狂歡了。小雄身邊的女士紛紛離開去尋找新的男伴。

  只有陳紅卻向小雄投懷送抱,她小鳥依人在小雄的臂彎,情心款款地望著小雄沒有說話。小雄輕輕地吻了一下她的香腮,伸手去撫玩了她的乳房,又摸到她毛茸茸的陰戶。柔聲說道:“這兒是不是想吃肉啦!”

  陳紅嬌聲說道:“你剛才答應過我的呀!”

  小雄笑道:“你想怎幺玩好呢?像剛才那樣嗎?”

  “不要嘛!我想你像剛才弄小藝時那樣子玩我呀!”陳紅撒嬌地說道。

  于是小雄把陳紅的嬌軀放在沙發上,她也乖巧地舉高兩條雪白的嫩腿,讓小雄捉住小腳兒,把粗硬的大雞巴塞進她的屄縫中。

  陳紅長長地籲了一口氣,陰道的腔肉緊緊地包裹著小雄插在她裏邊的雞巴。小雄開始抽送了,陳紅顯得很陶醉,屄洞裏非常濕滑滋潤。

  小雄望望其他人,也是男男女女摟成一團,以不同的姿勢交合著。

  小雄在肉叢中找到張靓穎,她正在附近伏著讓一個男人從她後面插進去。小雄要陳紅也擺成這樣的姿勢讓他玩,她立即聽話地照做了。

  這時,有幾個下身穿圍著迷你裙的少女出現在肉叢中。小雄很快就知道她們的用意。

  原來她們身上端著熱氣騰騰的濕手巾。在場正在插女人的男士如果射精了,她們就會過去幫手揩抹沾滿淫液浪汁的部位。

  大概剛才喝下去的藥劑有效時間已經過了,在場的男仕們紛紛在對手的肉體射精。

  有的深深地注入陰道,有的把雞巴拔出體外,噴得女人的小腹和肚皮都是精液。受到當時環境的感染,小雄的雞巴也躍躍欲噴。這時陳紅也已被小雄玩得花容失色、手足冰涼,屄洞淫液浪汁橫溢。小雄狂抽猛插了幾下,便把雞巴盡根插入,暢快地射精。

  灼熱的精液,把陳紅燙得打了個冷顫。她肉緊地把小雄摟住不放。小雄又看看周圍,見張靓穎和宋祖英也已經被玩過了,她們正躺在不遠的地方稍作歇息。陳小藝的身上被男人噴了許多精液。張靓穎慢慢從男人的身上爬起來,光潔無毛的陰戶洋溢著白色漿液。

  兩位女侍把她們清潔完了。見到小雄和陳紅也完事了,便過來准備幫小雄們清潔。小雄把仍然粗硬的大雞巴從陳紅的陰道裏拔出來,一位年輕女侍用溫熱的濕毛巾揩拭。

  小雄見她暴露在外面的一對奶兒尖挺可愛,忍不住伸手去摸玩。那女侍望了小雄一眼,握住小雄粗硬的大雞巴微笑地說道:“仍然這幺堅硬,你真行!”

  “要不要試一試呢?”小雄一手撈向她迷你裙下的恥部,涎著臉問道。

  “你那幺大,要輕一點才好!”女侍風情萬種地望著小雄說。

  “那當然啦!男人應當憐香惜玉嘛!”小雄說著,就把她抱在懷裏,同時掀開她的迷你裙。 見那女侍陰毛稀疏,皮肉細嫩。雪白的肉縫裏微微露出小陰唇。

  女侍稍微挪挪身體,讓她的陰戶 觸小雄的龜頭。小雄雙手捧著她肥嫩的臀部一抱,粗硬的大雞巴即時納入她的陰道裏。

  “哦……好重啊……哦……”女侍呻吟著,很快的就求饒了。

  小雄又走到張靓穎身邊,張靓穎早就主意到這個英俊的小雄和他胯下的大雞巴,看到小雄向自己走來,就笑著把自己雙腿分開,擺出一副請君入“屄”的樣子。北京這幾天小雄對明星們表面道貌岸然,背地男盜女娼已經見慣了,所以也沒有留情,狠狠的就肏進了張靓穎的屄裏。

  小雄一直玩到淩晨兩點鍾,才在宋祖英的一再催促下離開了。

  小雄不記得自己今天晚上肏了幾個女人,只記得在陳紅屄裏射了一次精,在張靓穎的嘴裏射了一次,在劉亦菲的屁眼裏射了一次,在女司儀的屄裏射了一次,在陳小藝的腳上射了一次。

  這次聚會讓小雄對明星的腐化生活有了更深的了解,爲他以後玩弄女明星找到了很好的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