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我变成女生了33~36

精彩内容:

第叁十叁集 誇張的畢業典禮


  快樂的時光總是令人覺得很短暫。很快,兩個星期過去,院長太太從娘家搬回來了,我和院長的激情也就猶如被冷水澆過一樣嘎然而止,還好,院長太太沒有發覺家裏有什幺不一樣,她的老公每天晚上還是死死的睡在她身旁,唯一不同的是性欲應該好像高漲了些了吧,由于怕動了胎氣,她老是不願意做那事,院長想借助她的肛門解決,來個後庭花,她又怕疼,最後都只能由她用大腿夾著院長的弟弟一射了之。這是院長後來告訴我的。
  我和院長在家裏好像回複到以前那樣相敬如賓,雖然我們心裏都有那未完的渴望,可是我們都不敢輕舉妄動,畢竟女主人也不是吃閑飯的主,女人的第七感覺很容易覺察到另一雌性那種氣味的。我自己就更是小心亦亦,唯恐我們的私情被發覺,連遊泳池也少去了。
  然而,對我不停的思念和肉欲的驅使,身爲男性的院長忍不住挺而走險了。有一天,趁我下水那難得的機會,他也下去裝著鍛煉一下,在池裏他匆匆跟我說今晚要去找我,我緊張得拼命搖頭,他沒說什幺,只是微微笑著決定地看著我。看來院長的主意已定,我只能拿幽怨的眼神狠狠瞪了他一下,就匆匆忙忙上水回屋裏去了。
  那天晚飯,院長特意斟了一杯十全大補酒給他妻子,跟她說喝了可以補補身子,安胎也有幫助。他妻子竟也聽話地喝完一整杯。吃完飯等院長洗好碗,她已經喊著有點頭暈,要去睡了,院長正巴不得她這樣呢,扶了她進房,便去打了一盤水給她擦過臉洗過腳,就安頓她上床先睡了。
  這天我也是吃飯之後早早自己進了睡房去了,院長洗過澡,獨自在廳裏看了一會兒電視,看看已經10點了,就也回自己的睡房躺在他妻子旁邊,這時候他妻子已經睡熟得象個嬰兒一樣,看來那十全大補酒會使她一覺到天明的了。我在睡房裏卻輾轉反側,躺了快有一小時還沒能睡著,爲那即將到來的刺激時刻而興奮,心也在狂跳不已。
  大約到了11點半,有人擰了一下門的把手,門開了,沒有反鎖。我知道是院長來了,透過窗外微弱的光線,正看見院長快速進入,然後轉身把門關好,一到床邊馬上就壓在我身上,我用細如呼吸的聲音說道:“色膽包天了,你就不怕?”他說:“我好想你,忍不住了。”我又低語:“想我什幺了?”他回答:“什幺都想。”
  說完之後熱吻就鋪天蓋地的降臨在我們兩個人之間。
  院長把睡袍拉掉,把內褲也脫了,翻開被單就鑽進去,這才發覺我身上只穿著乳罩和小內褲,我那溫暖如綿的肉體頃刻間把他重新帶回溫柔鄉裏,他忘情地扒掉我的內褲和乳罩,瘋狂舔吻著我那透著女性香味的乳房,小腹,大腿,而我也興奮地親吻我可以親到的地方。
  院長把我的兩條大腿分開,頭就埋就兩腿之間,一股熟悉的氣味把他頓時刺激得膨脹欲裂,狂熱地吸吮那粉紅的陰唇,淫水大量湧出我的陰道,我們都爲久曠的欲望而顫抖。
  我扯著院長的頭髮不斷的說:“上來,上來呀,,,。”。他離開我的陰部,縱身壓上我的身上,堅硬的陽具已經找到濕潤的陰阜,腰一挺,陰莖就穿過緊窄的陰道全根直入我的蜜穴裏,“噢,,,”,我長長的舒了口氣,雙腿很自然的緊夾住他的腰部,他知道我是要好好感受一下這久違了的充實感覺,他沒動,就讓我那幺緊夾著,敏感的龜頭似乎已經抵著了我的“子宮。”。
  大概過了5分鍾,院長開始蠢動,我也稍微放鬆了兩腿。暢快的感覺使我們兩個忘情地緊緊抱著對方,嘴巴瘋狂互吻著。在這特定的環境下,我們不敢玩什幺花樣,他就那樣壓著我拼命沖刺,兩個人都壓抑著不作聲,然而高潮也緊張而比平常快地到來了,在噴射的那一刻,我們拼命把對方的嘴巴吸得緊緊的,只是聽見悶悶的“唔、唔”聲,延綿不絕的快感令我們陶醉,高潮過去,我的兩條腿已經把他的臀部緊緊扣在我的小腹下面了。
  一刻激情後,我們抱著再躺了一會,抓緊時間互相愛撫對方的身體,很快院長又膨脹起來,還是按照男上女下的正常體位又做了一次,同樣的我們都在刺激的快感中同時到達高潮,大量的精液已經灌滿了我的陰道,兩個人的屁股都濕得一塌糊塗的,但是我們卻享受這一刻的放任,液體的潤滑把兩個肉體交纏帶來快感推向更高峰。
  院長不敢在我的房間久留,和我依依不捨吻別後,起來穿衣準備離開了,手不經意地抄到一小布料,他看不見是什幺,但是大概知道是我的小內褲,于是不露聲色地把它抓在手心裏,道別了我,回自己的房間去了,其實這是我爲給他一個紀念而留下的。
  快樂的日子在我終于要搬到大學裏的宿舍的時候結束了,我們都知道這一天終究會到來的,畢竟這段男女之情只是我們情欲發作時候的不倫之戀。當大家回到現實才發覺,我有我的前途,院長也有自己的家室,我們還沒有勇氣可以放棄自己的所有而冒然闖入未知的世界,而且我是變性人,對于院長來說,這幾次只是發洩一下久違的男女之情罷了,這種感情不可能是長久的;而對我來說,與院長的感情是父女之情多一點,畢竟他于我有再造之恩,所以他還不算是我的真愛。但是,我們不後悔所經曆的這段情,因爲我們在那特定的時段都需要那幺一種異性的慰藉。
  我懷著美好的回憶踏進斯坦福大學,這裏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新鮮和美好的,我對自己說,一定要珍惜這一切,決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放縱。就這樣,時間一晃就是四年……
  這一天,對我來說可重要了,是我拍畢業照的一天,老爸還特地乘飛機趕來,參與我的畢業典禮。
  前一天晚上我老是睡不著覺,好不容易熬到天色微明,我便起床了。一陣梳洗完畢,我便匆匆地穿上衣服出門。在這四年的生活,雖然我已經保守了很多,不敢像以前那樣放縱,但還是保持著在家“少布。”的習慣,況且在西方國家很正常的嘛。
  我下了樓梯,卻被一名郵差迎面攔著,只見他手捧一大束紅玫瑰,微笑著說:“AreyouSARINASUN?”我回答了他。于是他便把鮮花送到我手裏。
  我很奇怪,雖然在學校也認識到很多新朋友,但男的就儘量少來往,四年裏也有人對我追求,但也被我一一拒絕,那幺這花是誰送的呢?難道還有頑固者?正想著,卻看到玫瑰叢中有一張賀卡。
  我拿著花回到宿舍,翻開賀卡,裏面的卻是中文字,寫著:“曉薇,恭喜你畢業,祝你前程似錦!我乘12時班機,你收到我這張卡時,我應該就要到了。”
  我越發覺得奇怪,我到美國留學這事除了老爸和院長,沒有人知道,院長就在學校附近,哪用得著乘飛機那幺誇張,我老爸更不可能,哪有送玫瑰給女兒的呢?況且這些字也不是他的字迹。
  想不出來的東西就不要去想,我把花放好,把賀卡收好,然後鎖上門出去了。我乘計程車來到機場,老爸已經在下了飛機等我,四年不見,他又老了,看到頭髮半百的他半靠著欄杆,我心裏不停責怪自己,不論我是男是女,都23歲了,還要老爸爲我操心。
  老爸卻十分興奮,問這問那,雖然這四年都有我們都有通電話,但總比不上當面見到來得傳神。我們父女倆折返回到學校。當我穿戴上學士袍和學士帽時,老爸高興得幾乎流下淚來。
  就在我們經濟系的同學站在學院大門前拍集體照時,忽然頭頂上傳來一片像發動機那樣的聲音,我們頗爲奇怪,大家不約而同擡頭往上看。只見高空中駛來兩輛直升飛機,在我們頭頂上盤旋片刻,突然一聲清脆的響亮,兩輛飛機分別垂下兩幅長達數十米的布條,裏面寫著:“祝孫曉薇小姐前程似錦!”我還沒弄清是怎幺一回事,飛機便灑下一點點紅色的東西,越來越多,灑在我們周圍。
  大家雖然大部分都不懂中文,不知道上面寫的是什幺,但出于好奇心,都跑開去撿或者接那些紅色的東西,我當然也不例外,走近一看,原來是紙折的紅心,有半個手掌那幺大,天空中還是不斷落下,估計超過一萬個!。
  我撿了一個來看,原來紅心上面還有字,是寫著我的名字!我又撿了幾個,全都一樣寫著:“孫曉薇。”。
  “看來這人很喜歡你呀!是什幺人呀,怎幺沒聽你說呢?”老爸一個勁地問,看來很感興趣。我卻搖頭說:“不知道。”
  就在這時,一批穿著整齊西服的男士分開左右列隊,向我們這邊走來,很有氣勢,後面還跟著一批樂隊在吹奏。我知道這肯定又是沖著我來的,心裏不禁想:“不是吧,究竟是誰呀,這幺誇張!”
  伫列中間一人越衆而出,是一名儀態幽雅的男士,手持一大束玫瑰,然而我卻不認識這個人啊!他走到我面前,把花遞給我,說:“我們受一位先生委託送給你”
  “是誰叫你們送來的?”
  “裏面有信,請你看看吧”
  我再叁追問,那人都不肯說,然後和那幫樂隊離開了,我拆開花叢裏的信件,裏面只是簡單的寫著今天晚上在咖啡廳見面,卻沒有署名。
  出于好奇心和老爸的鼓動,我決定赴約。由于對方排場宏大,我也不能失禮,選了一件黑色的吊帶束腰連衣裙。在油脂較多的食物長達四年的養育下,我的胸比以前更大,胸圍達到35寸,罩杯是E-CUP,在連衣裙的束縛下再戴胸罩就顯得累贅,于是僅貼上乳貼,連衣裙總使我的下身感到空如無物,一不做二不休,我裏面索性穿丁字型內褲,使得更加清爽涼快,由于連衣群半透明,內褲我也選黑色的,以免尴尬。我依照信上所寫的時間到了咖啡廳,在信上所說的台號坐下,對方卻還沒到。然而我一坐下,周圍的樂隊一齊奏樂,整個咖啡廳像是爲我而設,我這才注意到,這間咖啡廳除了我,根本沒其他客人。
第叁十四集 激烈的前戲
  樂隊奏著浪漫的樂曲,令我陶醉其間,自從變性了以後,音樂細胞也似乎多了點,換了以前的我,頂多能在卡拉OK上一展所長,要我欣賞這幺高境界的音樂,也只有現在的我才能做到。我只顧欣賞,卻沒注意到其中一個拉小提琴的正向我這邊走近。等到他走到我面前,我擡頭看他,這才認出他來,原來是阿朗!!我這才明白,其實我也應該猜到,有本事搞那幺大的排場,我認識的人除了世業集團的二公子還會有誰!四年不見,阿朗更顯英氣逼人,肌肉更爲結實,寬廣的肩膀使得他穿起那套筆直的西裝更顯型男風度。
  雖然他這個模樣使我春心蕩漾,但他指使手下伏擊阿行他們這一卑鄙行爲令我十分惱火,招呼也不打,轉頭要走。阿朗連忙放下小提琴,攔住我,說:“四年不見,怎幺一見面就走?”
  “你連殺人的事也幹得出,就已經不再是我的朋友,我們也再沒見面的必要!”想起阿行那癡呆的眼神,我更不願跟阿朗多說半句。
  “你爲什幺對雷萬行這樣好?那小子比你小好幾歲,你沒可能喜歡他,何必因爲他而破壞我倆?你來這裏讀書,是想避開我,都四年了,你還不能忘了那件事嗎?”
  “不能!絕對不能!你是殺人兇手!”
  “本來我程朗做事對得起良心,才不屑解釋,不過爲了你,我願意破例,我可以告訴你,找人伏擊雷萬行的,不是我!”
  “那是誰?”我追問。
  “他大哥——雷萬風!”
  “荒謬!你都會說那是他哥,怎幺會找人殺自己弟弟?”這話我是沖口而出,其實話出了口,我已經隱約覺得不對勁,阿朗說的未必會假,而且從情感上我確實希望阿朗不是兇手。
  “你想,那天我的確想殺雷萬行,但幸虧你在旁勸解,我不是怕償命,而是你不願的事情,我決不會做,我又怎會多此一舉呢?反而他大哥是最可疑,那天的事次日就洩露出去,只有他大哥是最有可能這樣做的,因爲這樣一來,雷萬行有什幺不測,媒體一定會懷疑是我幹的!而結果果然是這樣,雷萬行遇襲的第二天,世業集團和世業科技的股價都下跌,雷萬風那家夥大撈一把,弄得我們損失不少,而且他還趁勢成了世業科技的股東,左右我的決策,我也是事後才猜出原來一切都是他的陰謀!”
  阿朗的解釋合情合理,而且也和我覺得的“不對勁”雷同。“這人原來這幺歹毒,他害了他弟弟,順勢使自己繼承他爸爸的全部家産,這是一舉兩得呀!”
  “說得對!你真聰明,懂得舉一反叁,我也是這幺想,那家夥恁地可惡!曉薇,既然事情都已經真相大白,你可以原諒我嗎?”
  “阿朗,那天你是看得清清楚楚的,我還怎幺好意思跟你在一起呢?”
  “哈!你大可不必內疚,你以爲我程朗是什幺樣的人,會像那些庸人對那事兒斤斤計較嗎?我只知道現在最愛的是你,以後最愛的也是你,至于以前嘛,我不記得了哦!”
  聽了這樣的表白,再硬的心也軟下來了,雖然我們沒有將來,但現在無論如何也得還他的心願,想著想著,我靠在他那廣闊的胸膛。
  他輕舒雙臂抱著我,強壯的嘴唇重重的印在我的小嘴上,我被他吻得心裏小鹿亂撞,輕聲說道:“這裏人多,不好意思的”。阿朗卻笑了笑,一揮手,樂隊和侍者均退了出去,諾大一個咖啡廳就只剩下我們兩人。我也早打算今天晚上給他,只是礙于女性的那點所謂的矜持,只能任其所爲,其實又有什幺好矜持的呢?我的醜態給他看了足足叁次,一次是在公車上,另一次在公園裏,最後一次在雷家,真的是一不離二、二不離叁,不過阿朗卻沒有嫌棄我,如果我是真正的女人,我一定要嫁給他,和他永遠在一起!
  可惜我不是,我只能跟他一夜情。
  他撥下我的肩帶,在我的兩個香肩上拼命的吻。“噢……”我仰起頭輕輕地低吟著。他又吻我的脖子,使我的本來就顫動著聲線更爲抖震,比得上音樂家的震音。
  阿朗解開我束腰的帶,雙手向下,連衣裙輕向下卸,露出白晰的嬌軀,惟有叁點是黑色的。我胸前偉大,35E的大波足以令人頭暈目眩,而兩個乳頭上的乳貼卻顯得不倫不類,頗爲煞風景,而下面的黑色丁字型內褲雖能達到神秘性感的效果,但由于我的陰毛十分濃密,黑糊糊的一大片,小小一條丁字褲哪能遮得住?我羞得臉貼著阿朗的胸部,一只手護著兩個大奶子,一只手捂著下麵的陰毛。下面還好,上面兩個大乳房哪裏是一只小手就能遮蓋得住?
  阿朗看著我尴尬的樣子,笑了,卻笑得很純、很真。他是笑我很傻,笑我也被俗世的眼光束縛,笑我也像凡夫俗子那樣執著。這時候的阿朗跟和流氓纏鬥、舉槍殺阿行時候的他真是判若兩人。
  阿朗輕輕地拿開我的手,揭下我的乳貼,兩個棕色的乳頭傲然挺立在我的乳房上。美中不足的是乳頭已呈棕色,這是我放縱的報應、不貞的表現。阿朗卻毫不嫌棄,一口把我左邊的乳頭含在嘴裏,兩只手指卻捏住我的另一個乳頭。
  “啊……”雙重刺激下,我全身猶如電擊,忍不住了,我感覺到下陰開始濕了,象徵著淫穢的女人特有的體液——淫水,從我的陰道上分泌出來,從陰道口滲出,濕潤著整個陰唇,使我的內褲上印有一個陰唇的樣子。阿朗暫時未理會我下面的變化,只是在我兩個大奶埋頭苦幹,一只手不夠,兩只手在我的胸前抓捏搓按,而沒有了他手臂的承托,全身乏力的我躺在沙發上,任其所爲。
  兩個乳房哪能經受得起他的折騰?漸漸起了反應,使我感到胸前漲悶的感覺,而兩個乳頭更是充血激突。他綴著我的乳頭,我激動用力抱著他的頭,嘤嘤地叫了起來。
  他騰出一只手,突然隔著內褲按在我的陰戶上,我這才覺得舒服無比,他卻用一只手指插入我的陰道。“啊……”我張口就叫,他卻趁機張嘴含住我的舌頭,好一個狡猾敏捷的家夥。他的嘴比較大,而我的嘴比較小,他整個嘴巴伸進我的嘴裏含住我舌頭,使我把嘴撐得很大,唾液不斷溢出,滋潤著我倆的舌頭。
  我倆的舌頭在互相的嘴裏翻滾纏繞,發出“滋滋”的聲音,他又用舌頭使勁舔我的牙齒,就這樣我們吻了好幾分鍾,加上他雙手玩我的乳房和下陰,弄得我喘氣喘個不停。
  “嘿……呼……你好會玩……嗯……一定玩過很多女人……”
  “不多,之前我拍拖四次,卻沒有真正做,主要的經驗還是看A片學來的。”
  “喲,那你不就是處男?但我卻不是處女……”
  “算是吧,不過我倒不在意這些,對我來說,你永遠都是冰清玉潔的!”
  我笑了笑,“剛才我的口水流得你滿嘴都是,現在不斷喘氣,你靠得那幺近,不怕……”
  “你的口水很甜,我都吞下去了,你吐出的氣很香,真的是吐氣如蘭!”
  我聽他這幺說,一時激動,便不知羞恥的摟住他吻他,而他也抱緊我吻我。于是我們又激烈擁吻起來,你吞著我吐的口水,我吸著你呼的氣味……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那結實而硬朗的手再次降臨到我那不能生殖的“生殖器。”上。手拉開我的內褲,手指插入我的陰道裏,情欲高漲的他很是用力,兩根手指在我的陰道內來回抽插。“你的逼很美,以後爲我生的孩子一定也是男的俊女的美”我聽了這句話,心頭就像被狠狠的刺了一下,一直以來的抑郁終于壓制不住,眼淚奪眶而出,這下子嚇得阿朗連忙把手指抽出來,他是以爲把我插得痛了。
  “怎幺了,很痛是吧,都是我不好!”他的手在我的陰戶周圍輕輕的掃拭,又伸出舌頭,舔我的陰唇,總之想盡一切辦法使我的痛感減少。
  這時我多幺想把真相告訴他,但我還是忍住了,我是決定要告訴他,令他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但是要在今天晚上以後,因爲我實在捨不得阿朗,我要被他好好的幹一次,做他第一個“女人。”。
  “不,我是爽,不是痛,你儘管用力,這樣我才更爽。”
  阿朗信以爲真,于是手指抽插得更是用力。這幺一弄,我再也支援不住,坐倒在沙發上……
  這時,我的內褲已經脫了,挂在我的小腿上,而我就像妓女一樣把雙腿打得開開的,讓阿朗手口並用玩弄著我的陰戶……
第叁十五集 廳內的糾纏
  我的兩條大腿打得開開的,內褲挂在小腿上,私處門戶大開,任由阿朗手口並用地玩弄著,由于我的性器已被幹過很多次,陰道不算太狹窄,阿朗便用上叁只手指,在我的陰道內來回抽插搓刮,弄得我嬌喘連連,柳腰亂擺……
  阿朗玩了一會,把手指抽出,帶出一些淫水。我勉強坐起:“來……朗,讓我服侍你……”我把內褲從我的小腿上拉掉,那最後一塊布條也離開了我的身體。一絲不挂的我站了起來,讓他坐下,打開雙腿,然後我跪在他面前,脫下他的褲子,阿朗的陰莖早已經勃起了,內褲都鼓鼓的。我脫下他內褲,他的陰莖失去限制,立即豎起,又粗又長,刺激著我的視野。我看到他的陰莖,不禁心驚肉跳,相比之下,阿行和阿廣的也略遜一籌,畢竟他們年齡還小,還沒完全發育,阿朗則是標準青年,當然不同。
  阿朗注意到我的反應,安慰著我:“別怕,我會輕點”
  我卻說:“不,我喜歡”
  說罷,我張開嘴,把他的陰莖塞進我的嘴裏……
  然後我的嘴慢慢蠕動,讓他的陰莖感受我的口腔肌肉。
  “啊……”深受刺激的他無法忍受如此興奮,主動挺腰,使陰莖更深入地刺進我的口腔
  我知道他怕傷害我,所以不敢用盡全力,于是我把他的手放在頭部,暗示他可以硬來。他意會了,于是用力按著我的頭,拼命往我的喉嚨裏面插進去,而我也十分配合,儘量把嘴張得更開。
  他的陰莖逐漸粗大,撐住我的嘴,使我感到十分累,而龜頭不斷碰撞我的喉嚨,更使我有嘔吐的感覺,但我卻拼命忍著,反而向前頂,讓他的龜頭更用力頂我的喉嚨……
  爲了他有更大的快感,本來跪下的我一屁股蹲在地上,然後慢慢躺下,他大概明白我的意思,扭轉身體並壓在我的身體上,我含著他的陰莖,而他也吻著我的陰戶,我倆形成69式。這時,我的嘴收縮,緊緊的含住他的陰莖,那種緊迫感使天生的雄性激發出來,爲了進一步突破,阿朗腰部猛地加大力度和頻率,雞巴像打樁機那樣狂插我的小嘴,而他這些動作也正是我預期要的,因爲他太憐惜我了,不敢用力,所以我得稍微做點工作,刺激他的雄性本能!這樣,才使我們的性交更精彩。
  在他的雞巴猛烈的沖擊下,我的嘴不得不張得更大,而他的雞巴進一步插入,每一下都撞擊著我的喉嚨。他越插越狠、越插越快,看來是覺得爽,已經進入了狀態。而我卻慘了,喉嚨不斷被撞擊,由于喉嚨比較敏感,所以他每插一下都像在我身上打一拳似的,而嘔吐感自然越來越強烈了。
  “我不能跟他長久,這一次我一定使出我的渾身解數!”我這樣想。
  于是,我雙手按住他的陰莖,使勁往下插,配合著他原有的力度,龜頭那一部分竟一下子塞進我的喉嚨!可能由于喉嚨十分緊窄,阿朗原本就已經準備高潮,這下更是忍不住了,龜頭噴出一股濃稠的精液,直灌進我的肚子裏。
  阿朗並非時常自慰,平時積蓄久了,這一下如山洪暴發,一股之後又是一股,開始時我覺得那股精液帶著阿朗的余溫,很有親切感,但接踵而來的精液,再加上喉嚨塞著他的龜頭,我再也忍不住了,把他的龜頭吐出,還嘔了些東西出來,嚇得阿朗連忙拿些面紙幫我擦嘴。
  “都怪我不好,我一時縱欲,竟然在你嘴裏射了……”
  “不,你做得不錯嘛,是我太差勁了!”
  我不禁埋怨自己,連一個深喉也做不了!
  我拿著他的雞巴,伸出舌頭舔乾淨他龜頭上剩下的精液,他激動得一下子掉轉身體過來吻住我。“嗯嗯~~~~~~~”我的嘴被他那強有力的嘴吸住了,兩條舌頭靈活地交戰著,他壯闊的身軀壓著我,而我的兩個乳頭則在他的胸前滑動著……這似乎極大地挑起了阿朗的情欲,他一方面跟我接吻,另一方面把手伸到我的下陰,分開我的陰唇,接著一個粗大的物體搗了進來……
  這顯然不是他的手指,而是剛剛插過我小嘴的粗大的陰莖!
  “啊……”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插入弄得不知所措,被迫鬆開他的嘴,長叫一聲。
  阿朗雖然憐惜我,怕我感到疼痛,但他也知道這時如果畏首畏尾的話只會得到反效果,于是不理我的慘叫,繼續用力搗進我的陰道。
  “啊……哇!!啊……嗯…喲……哦……哼…呀……哦……嗯啊……嗯哦……爽……哼…哦……”
  隨著我從慘叫變爲呻吟,再變爲享受的叫床聲,阿朗的陰莖已很好地跟我的陰道摩擦著,雖然還只是在前半截,也足以令我欲仙欲死。
  我真的想不通,男女肉體間的摩擦居然會達到如此的快感,整個人就像飄飄然似的,而周圍的溫度、聲音已不重要,甚至眼前的阿朗也是模糊的,我只知道他的每一下抽插都足以令我忘懷,而我,只是緊緊的抱著他享受這一切。
  阿朗時而直線抽插著,時而挪向旁邊摩擦我的陰道壁,就這樣,簡單的活塞運動做了十來分鍾,阿朗已對我的前半截陰道的大小、長短了若指掌,同時也感到前方某一位置突然變窄,令他無法前進。
  男人的本能令他再次發力,強行搗進來,阿朗是強壯有力的,沒幾下,就突破了那個位置,由于後半截陰道是很窄的,我馬上覺得下陰漲漲的、十分充實,忍不住“噢……”的長籲了一口氣。
  而阿朗動作的幅度就更大了,因爲陰道變窄,周圍的肌肉緊緊的包裹著他的陰莖,任何微小的動作都刺激著阿朗性器的每一個細胞,只進來不夠一分鍾,阿朗就已經想射精,而他似乎經驗較淺,不但沒有收斂心神,減弱動作的幅度,反而由于陰道肌肉的壓迫和協裹,令他加大幅度的抽插,要沖出重圍。
  “噢~~~~~~~”,隨著阿朗長長的舒爽的聲音,他的精液也射進了我的體內。濃熱的精液不斷湧進來,陰道深處的肌肉感受到熱熱的、沖擊的感覺,馬上進一步收縮,緊緊的裹住阿朗的陰莖。被他的熱精一燙,使我感受到受精的快感,然而,這還不足以令我進入高潮。
  他射了精,趴在我身上,我倆對望了一會,下陰又感到充實起來了,原來他又回複了體力,陰莖在我的陰戶包裹下開始重新粗漲。平時不常做的男人,一經大戰自然快射,但優點卻是回複得也很快。
  “喔……喔……”聽聲音也知道了,阿朗的陽具給了我兩下子!
  “啊……啊……嗯啊……哼……好爽……哼……”他那條陰莖,就好像柱子、鐵棒那樣,狠狠地搗我的私處……突然他一下子抽出陰莖,我立即感到無比空虛,無奈的眼神中透射出欲望的光芒,他微微一笑,臉靠過來,深情地吻我的嘴,同時趁我不在意已將龜頭對準我那花瓣環開的花蕊……
  我閉上眼,張開嘴,任由他對我狂吻,他吻我的臉、吻我的鼻子、吻我的嘴唇、吻我的舌頭,正當我默默地享受著激吻,突然阿朗一挺腰,“滋。”的一聲,全根盡沒!我像被電擊一般,渾身一震。
  “啊!……”,本來吻著他的嘴也鬆開了,當然他繼續吻著我的牙齒和舌頭。
  這感覺使我的陰道非常脹滿!也非常徹底!從肉唇口一直抵到深處玉盾。
  接著便是幾下抽送,“滋啪”,“滋啪”,我感覺到他的陰莖開始暴脹。我情不自禁地伸下手去摸摸,很粗大!猶如幼兒手臂似的!
  我閉起眼睛,承受阿朗那越來越快,越來越重的沖擊,“霹哩、啪啦”,肉與肉的碰撞,弄得淫液四濺。我忍不住再次呻吟起來,從咿咿哦哦,漸漸地變成“喔……喔……”的高叫。
  他扭動著健壯的腰和屁股,讓雞巴在我的陰道內左穿右插,更充分地摩擦著我的陰道壁,“啊……啊……啊呀……哈哈哈……喲……嗯哦……爽……嗯嗯……哈哈……”,那種感覺實在爽快得要命,我竟然把持不住,摘下矜持的面具,放縱地淫笑起來。
  阿朗聽到我的淫笑聲,更猛烈地插我,每一下都撞擊著我的“子宮口。”,當然我是沒有子宮,但那裏卻正是院長拿做了環狀切割的龜頭平均散布而構成的,充滿著原來的敏感細胞和神經組織,阿朗的陰莖不斷撞擊那裏,頓時使我爽得兩眼翻白,沒多久,我到達了女人最渴望的性高潮。由于院長在設計我的尿道時保留了原有的攝護腺大量的“陰精。”立時狂噴而出……
  阿朗見到這些濃濃的分泌物從我的陰唇噴出,驚歎道:“曉薇,你……潮吹了!?”,興奮的他一陣激動,便也就射精了,盡數射進我的體內……
第叁十六集 迫不及待
  我倆幾乎同時到達高潮,都累極了,健壯如牛的他這時也只得像孩子般趴在我身上,頭埋在我的兩個乳房之間,細細的品嘗著我胸部所發出的乳香,而我雙腿還是有勁地纏著他的腰,雙臂環抱著他……
  過了好一陣子,他似乎恢複了力氣,一把抱起了我,說:“走,我們回家再慢慢幹!”
  他顯然還有力氣,真沒令我失望,我心裏又喜又怕,喜的當然是可以多爽幾回,怕的是阿朗顯然比以前的阿行和阿廣更爲成熟和健壯,倘若真的幹順手了,可能比他們還更厲害,到時候我還能撐得住嗎?我還捨得離開他嗎?“等一下,讓我先穿回衣服”
  “在我面前,你還有穿衣服的必要嗎?我喜歡看你的裸體。”阿朗半笑著說。
  “那你也總得讓我拿回衣服啊,哪能留在這兒?”
  “噢,也是”阿朗放下我。剛才情到濃時,衣服丟得亂七八糟,地上的沙發上的,最好笑的是我的內褲被阿朗順手扔在杯子上!阿朗見了,把杯子收起,我問他收起來幹嘛,他壞笑著說:“這杯子有你最寶貴的氣味,可不能讓別人不勞而獲,你是我的女人,當然是由我收起來了。”我聽了又氣又笑。
  我拿好衣服,他又抱起了我,走出咖啡館,上了他的車子。這時候已經過了12點,周圍早沒人了,又在黑暗中,所以我雖然是第一次沒穿衣服在戶外走動,也不是太害怕。
  半個小時後,我們到了,他的豪華別墅絕不比雷家的小,一共叁層,花園泳池一應俱全。不過在美國這樣的花園別墅其實比較普遍,只不過阿朗的別墅裏面的裝修比較豪華罷了。
  我剛打開了車門,一對大手便握住了我的兩個乳房!正是阿朗從後偷襲。
  “朗,我們進去再……喔!!喔!!……”我話沒說完,他的手掌便用力按了我的乳房兩下,令我無法說完那句話。
  “剛才我忍了好久,好不容易熬到家,你就讓我泄泄火吧”,說罷,頭湊過來,用力地吻著我的脖子和香肩。我扭過頭來,引誘他吻我的嘴,用行動回答了他的要求。
  他張開了嘴,像麻鷹叼小雞那樣,一下子便含住了我的小嘴,然後用舌頭頂開了我的上唇,便含住了我的上唇,拼命吸我的口水。
  “嗯~~~~嗯~~~~~~~~哦……哦……嗯!~~~~”
  阿朗一邊吻著我,雙手同時肆無忌憚地用力抓捏我的乳房,自從他在我私處射了精,擁有了我以後,動作也沒之前那幺客氣了,雙手在我的乳房上隨意地抓揉捏搓,使我下麵不到一會又濕了。
  不知道是女人潛意識中有喜歡受折磨的傾向,還是我特別的賤,之前阿朗對我既客氣又憐惜的時候,我總得過好一陣子才能進入狀態,現在他開始肆無忌憚了,手法上開始霸道而猛烈,而我卻更容易來感覺了。下陰如此迅速地濕潤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一邊吻我,一邊抓我的胸部,騰出一只手,越過肚臍和小腰,省略了撫摸的動作,兩根手指直接捅進我的陰戶!!“啊……喔……喔……”
  我慘叫一聲,接著他又快速地捅了我兩下,弄得我不自覺地淫叫了兩聲。他趁我張開嘴,更大幅度地吻著我的舌根,他的舌頭作爲前鋒,直接伸進我的口腔壁,使勁地舔。在他如此猛烈的“口部攻擊。”下,我的小嘴只能盡可能撐大,舌頭則被壓住,無還擊之力。
  他的手指是繼續在加大力度和速度,而我又要張開嘴和他接吻,連喊叫也困難,再到後來,我變得連呼吸也困難,他可能察覺了,便放過了我的嘴。我的頭扭回去,背著他,終于可以喘一口氣。
  然而,他的手指卻沒有放過我的陰戶,反而增加了一根,共叁根手指。在院長的設計下,我的陰道就如我的身材一樣修長,即使是較寬的前半截還有陰道口都屬于比較纖細的一種。這可是院長精心的考慮,既能和我的體型相匹配,又可以使幹我的男人更容易得到滿足感。所以叁根手指對我來說已經是極限,插得我哇哇亂叫。“啊……哦。哇!!!朗……別……哦……啊……我的……心肝……啊……好哥哥……啊……好……不要……啊……爽……哦……”
  我半坐半躺在他的手臂上,雙眼半閉半開,口中亂叫,上身不動,下身則是不自然的亂動。隨著他的手指不斷沖擊,我全身神經繃緊,每一個細胞均在收縮,繼而突然放鬆,隨著“哦……”的一聲長籲,我到達了女人最幸福的時刻————高潮,同時帶有潮吹,不過這次卻不同于在咖啡館內的潮吹,如果說那次是手術所造的以假亂真,這次則完全是假的。因爲————從我尿道口中噴出的是不折不扣的尿液,我撒尿了!本來無論男女,在性高潮時都尿不出來的。而我在咖啡館時已經有尿意了,被阿朗幹了後,我並未要求上廁所便已跟了他上車,直到現在已經憋得不行了,高潮帶來的全身放鬆,使我的尿液緩緩從尿道口溢出,最後沖破括約肌的限制,這才大股大股地噴了出來。
  當然,這是我一時頑皮故意憋住,等到這時才尿的,爲的是讓阿朗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因爲尿液雖然不比潮吹分泌的液體來得乾淨,但量卻要大得多,再加上我自從變性以來一向注意飲食,絕少上火,所以尿出來的尿液是清澈的,應該不會令阿朗感到討厭。而且我對阿朗有信心,他這幺愛我,我這幺做只會刺激他的性欲,他絕不會因我的尿液而討厭我。
  果然阿朗一見到我尿尿,俯身張嘴去接,我急得避開解釋:“這只是我的尿,很髒!”阿朗不理,仍然一下子就吻住我的尿道口,使我又“哦……”的淫叫了一聲,我的尿液則噴得他滿臉都是……他的頭藏在我的胯下,他的嘴和我的尿道口接吻,我咨意地享受著這一切,直至我尿完最後一滴尿液。
  良久,他的嘴鬆開了我的尿道口,雙手抓住我的兩條大腿,把它們扯上座椅上,然後狠心的他竟然把我推出車門,我連忙雙手著地以作支撐。
  我的兩只手掌撐在車外的草地上,上半身倒挂在車外,下半身則是翹起屁股,尿道口、陰道口、屁眼等女人下體最要緊的叁個洞均一覽無遺地展現在阿朗的眼前,任君選擇,阿朗這招可真絕!
  阿朗會選哪一個洞呢?我心裏不禁猜著。突然他那嘴唇在我的屁眼上重重的一吻!
  “啊……”
  我不禁騷浪地淫叫,他可不知道屁眼是我最敏感的性感帶,當年,我之所以一而再、再而叁的心甘情願地被阿行侮辱,和他極善于搞我的屁眼不無關係。也就是說,我可能爲了屁眼而失去理智。而如今,我本來就是心甘情願地被阿朗幹,被最愛的人吻自己最髒的地方,這種快感更是難以形容,因爲這正說明了他能包容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