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别人的红杏

精彩内容:

以前我愛偷絲襪。
  說偷還真是有點冤枉,其實應該說偷偷摸摸的撿才對。
  我上的是藝術學院,住校。六層的樓,下叁層是男生,上叁層女生——表演
系的美女們。
  首先說明我並不是猥瑣自卑的戀襪者,至少那時(兩年前)我還是個帥哥,
身高在一米八一左右,而且有著黃種人不多的健美身材,甚至有不多不少的女孩
來追我。但我那時偏偏又是個很內向的人,心裏的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喜歡
絲襪。
  大二時,有個室友和他女友住到外面去了,邀我們去吃飯。于是在一個星期
天的中午我們找到他住的地方,現在的大橋南路家樂福附近。
  上樓我剛好走在最後,到叁樓時發現有個晾衣架上挂得滿滿全是——絲襪。
心一下就被攪亂了,吃晚飯借故跑下樓去看,卻正好有扇門開了,一個漂亮的少
婦走了出來,細細的腰,纖纖的腿,一米六五的樣子。我和她對看了一眼,很喜
歡她,沒敢想到以後會怎樣。
  接下來經常去朋友處,經常見她,經常相視一笑。
  她是個正兒八經的Nurse(寫英文是希望有些人別看懂,以免對號入座
認出她來),性格開朗,心地善良,是個真正的天使。丈夫是個生意人,比她大
五歲,又矮又醜,(大概一米六七)但真心愛她。
  她比我大叁歲。當時26,但真的很漂亮而不是美。
  一個星期後一天晚上,去朋友那裏打遊戲,朋友出門買蛇尺,很久未回。
  打得正過瘾,有人敲門,開,漂亮少婦。拿著一串葡萄,說:“你吃吧。”
  我剛說完謝謝,她說:“到樓下坐坐嗎?”
  好直接。
  夜深了,在她家的陽台上聊了很久,我想抽煙,她拿出了一包玉溪,丈夫抽
的。我抽時她去了陽台,獨看外面的夜景。
  在等我。掐掉了煙頭,從背後輕輕抱住了她。沒想到她一下就轉過來,也抱
住我,熱吻,互相撫摸。
  我不敢說的那句話,她說了:“我們能不能?……”
  我也不再裝球,抱起她進房,輕輕放在床上。
  初秋,兩人的衣服加在一起只有五件,很快就脫光了。如同許多色情小說裏
寫的一樣,我有根尺寸和身高相符的陰莖,小說是胡吹,我的卻是真的。
  反正也不是處男,我大膽的低頭到她裆下,用舌頭愛撫她的粉色的陰唇和陰
道。她突然誇張的叫了起來,在淩晨叁點特別的誇張也特別地妖豔。陰道裏面開
始流出鹹鹹的水,我仔細地品嘗著,愛憐地挑逗著陰道的每一部分,和肛門的每
一部分。
  她的淫蕩真令男人銷魂,我擡起頭擦擦嘴說:“靜,你叫得真好聽。”
  她滿臉羞紅地別過臉,我覺得她甚至都像一位羞澀的妻子,我的妻子。
  我抓住被她小嘴吮得濕濕的槍,慢慢地逼開了花朵一般的小陰唇,插進去。
第一個感覺是:真的好小啊!
  她不斷地喊著疼,但是又摟得緊緊的,一雙穿著肉色絲襪的纖足叉在我的身
上。我吻著她的腳,陰莖已經硬得快斷了,但還是不忍心,只好先用龜頭緩緩地
摩擦等她適應。幸好有她口水的滋潤,過了五六分鍾的樣子,終于插到底了——
沒有全部進去,因爲她的陰道很短。
  這時我們都已經滿頭大汗了,我狠狠地插著她,欣賞著她欲仙欲死的表情,
聞著她散發出來的體香。兩個不大不小的乳房嫩得叫人不忍觸碰。難怪她的丈夫
這幺溺愛她呢!
  我問她丈夫回來怎幺辦?她說出差在外,今天打過電話說自己回娘家了,叫
他明天回來。瞧瞧
  聽了這話,我沖動的不行,抓著兩只柔若無骨的玉足,每一次都頂到她的陰
道底(我不知道那裏是不是子宮)並欣賞著粗大的陰莖在粉紅的陰道內進進出出
的美景。她流出了好多水,濃濃的白帶纏綿在進出她身體的陰莖上。
  突然她擡起了頭,媚眼如絲地叫我:“老公!!”
  我沖動了,也感動了,更緊地抱著她,幹她,說:“靜,我畢業後你嫁給我
好嗎?”
  什幺也沒說,我們緊緊地吻在一起。
  陰莖的快感這時到了頂峰,我狂亂的抽插著,然後想拔出來射在她肚子上,
她的小手卻緊緊地箍住我的腰,叫得驚天動地。
  全部射在了她的裏面。
  有愛撫了一會兒,平靜下來,我抱著她,輕輕撫摸著她的乳房,心裏有些不
安,不知剛才播的種子會不會發芽。
  她在我懷裏像只小貓一樣慢慢睡了。櫃子上放著很多他們夫妻倆的合影,地
上也仍了很多擦過的紙巾。
  臨睡前看了下表,共玩了她一個小時四十分,頂她丈夫足足二十次。
  以上所寫的99%都是事實,因爲我不認爲有百分之百的東西。
  如果有人喜歡,我就繼續寫後面的一段經曆:和一個小姐的愛情,是今年3
—7月份的事,包括在和我生活時繼續接客的經曆。